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锋芒毕露
    第二天早上,陈远接到了许舒的电话。许舒说道:“今天你的比武,我也要去。”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那场面并不算好看,很可能会死人。你确定你要看”

    许舒心儿颤了一下,她突然说道:“我现在就来找你,你等我。”

    陈远呆了一下。而这时许舒已经挂了电话。

    许舒很快就开车过来了。今天她穿的是米色的小西服,米色套裙,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陈远也已经穿戴整齐,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有着布纽扣的大褂。

    “今天怎么穿这衣服”许舒觉得怪怪的。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这种衣服穿在身上轻便,而且便于发劲,袖袍一甩就能伤人!”他说着将袖袍猛一甩,顿时啪嗒一声,在空中发出巨响。

    跟鞭子猛烈击打在石磨上一般。

    许舒可以想见,这一下打在人身上该有多疼。她不由有些目瞪口呆,道:“你这功夫是怎么练的不比传说中的那些高手差了吧”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功夫的真意,一旦领悟进了门,是妙用无穷的。首先,练功要明真意,何谓真意,那就是炸汗毛,闭元气!猫儿受到攻击,尾巴一竖,全身炸毛,这就是很好的体现。你看我的汗毛,我要它们竖起来,就可竖起来,这是要心里有毛骨悚然,鸡皮疙瘩的感觉。”

    许舒立刻就看到了陈远的汗毛真的竖了起来。

    “这是第一步,汗毛竖了起来,闭住毛孔。这样不管我的动作多么激烈,汗水都不会流出来。汗水一旦流出,那就是泄了元气。”

    许舒顿时感觉到了其中的深奥之处。不过她也不会想要去学功夫。陈远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两人收拾一下一起出门。

    刚一出门,外面就来了一辆保时捷。保时捷轰然而停,带起滚滚灰尘。

    随后,车门打开。沐静手下的徐青钻了出来。

    徐青是个严肃古板,不怒自威的人。

    这样一辆豪车突然停下,徐青又是冲陈远而来。许舒见到了这个架势不由有些害怕和慌乱。

    “是朋友。”陈远意识到许舒的紧张,马上轻轻捏了下许舒的玉手,以示安慰。

    许舒闻言也就安定了下来。

    接着,许舒又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一幕。

    徐青来到陈远面前,语音尊敬无比。“陈先生,静姐让我来接您。”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沐小姐也太客气了吧。”

    徐青微微一笑,说道:“陈先生,静姐说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咱们这边也要拿出一些气势来。否则的话,难免被人看轻了。”

    陈远便也知道沐静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当下也就不再拒绝,说道:“好吧。”他说完就牵了许舒的手,道:“走吧。”

    许舒被陈远牵住手,脸蛋顿时红透。想挣扎,却又不舍,心中好生矛盾。

    陈远却是直接带着许舒上了保时捷。

    徐青也就跟着坐进驾驶位开车。

    车子启动后,陈远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许舒的手。

    许舒心中也有异样的感觉,今天的陈远与往日里又有不同,多了一份大气和沉稳。这个男人,不停的在让许舒改观和心动。

    沐静是在茶庄前等待陈远。

    那茶庄前停了一共六辆豪车,清一色的捷豹。

    捷豹车身的线条流畅完美,那烤漆更是透着尊贵。

    而捷豹车旁分别都站了一名黑色衬衫的大汉,个个气势凌厉。

    许舒见了这场面,不由自主的有些怯。还好,陈远立刻就牵住了她的手,这让她心中安定了一些。

    同时,许舒也意识到了一种宏大的沉重。

    她本来以为这场决斗是小范围的。但当她看到这个架势的时候,就知道只怕是非同小可。她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为陈远担心起来。想到这,许舒转头看向陈远。

    陈远却是轻松写意,他带着许舒来到了沐静的面前,咧嘴一笑,说道:“沐姐,你这架势搞的咱们不像好人啊!”

    沐静一身黑色劲装,显得英姿飒爽。配合她强大的气场,这让她有种让人仰视的冲动。

    沐静她淡淡一笑,却是看向许舒,说道:“不介绍一下身边的这位女士吗”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我的朋友,许舒。”

    许舒不好意思的抽开了手,她向沐静点首打招呼,说道:“您好!”

    沐静便伸手道:“许小姐,你好。”

    两人握手,随后分开。

    沐静又向陈远说道:“这一次,几位大宗师都来了。天忍那边架势十足,你如果寒酸了,他们那里会重视你说的话,不重视你说的话,你想要一劳永逸解决崂山内家馆弟子的纠缠又怎么可能”

    陈远也懂这个道理,人微言轻,大家都不会在意你的。陈远如果真的想着要在打前将一切后续可能给杜绝,那么他这边就一定要有分量。

    这一点,沐静要想的周到一些。

    陈远脸色肃然,正式抱拳说道:“多谢!”

    沐静也就不多说,道:“咱们上车吧。”

    一众人陆续上车。

    许舒和陈远坐了一辆,沐静单独坐了一辆。

    随后车子启动。

    给许舒和陈远开车的是一名黑衣大汉,他沉着冷静,不苟言语。

    许舒微微紧张,她看向陈远。陈远也看向她。

    看着陈远眼里的自信,许舒的心也平静下来。

    陈远忽然说道:“许舒……我听说女人的吻能给男人带来好运哦。我们是朋友,你能不能祝福祝福我”

    许舒脸蛋立刻红透了,她哪里好意思。

    那前面开车的大汉闻言顿时脸色古怪,这货,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泡妞啊。

    陈远马上就自怨自艾,说道:“哎,算了,我还是自求多福吧。”

    许舒看向另一边,不说话。

    陈远立刻就觉得自己玩笑开的有点过火了,忙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生气啊!”

    许舒娇嗔一句,道:“哪有这样开玩笑的。”

    佳悦击剑俱乐部今天处于封锁保护状态,不接待任何外客,会员。

    天忍一群人提前到达,目前全部在会所里休息。

    陈远一群人到达时还是引起了一些小小的轰动。

    至于唐青,宋妍儿还有霍雷自然也是来了的。三人一直在外面等待着陈远。

    当她们看见这清一色的豪车开来,陈远与许舒下车时,三人脸色都有些古怪。

    “陈远!”宋妍儿与唐青率先迎了上来。

    两女穿着美丽的裙子,露出精致的锁骨,美丽至极。

    宋妍儿喊了一声,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唐青目光复杂的道:“陈远,今天你若赢了,我向你赔礼道歉。”

    她这些天也是备受煎熬的。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咱们拭目以待吧。”

    许舒轻声跟宋妍儿和唐青打过招呼。

    而这时候,霍雷则是淡淡冷冷的说道:“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佛山霍家绝不会容你!”

    陈远不由愣住了。

    在他的理解里,霍雷应该对自己感恩戴德的呀怎么这货好像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啊

    面对霍雷的发难,陈远就不爽了,嘿嘿一笑,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三天前好像是你被天忍掐着像条死狗一样。若不是我出手救你,你早不知道哪儿玩泥巴去了,什么玩意!”

    “你……”霍雷被陈远如此侮辱,不由勃然大怒。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你想跟我动手”他的笑容中有一缕深不可测的寒意。

    霍雷马上捕捉到了,他心儿一颤,却是不敢动手。

    “送你一句话,人必自悔,然后人悔之。”陈远说道:“起码的做人道理你都不懂,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说完之后,他便痛痛快快的进入佳悦击剑俱乐部了。

    沐静在一旁微笑着,也跟了进去。

    许舒,宋妍儿则没有正眼看霍雷,也跟着走了进去。

    就连唐青也没有站在霍雷这边。因为不管如何讲,陈远是救了霍雷的。霍雷如此做,实在让人不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