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女王
    “你什么你啊!”陈远呵呵笑道:“早说了这车很贵的,叫你不要拍,不要砸。哎,拦都拦不住,真是倔啊!现在好了吧,人家车主来找你麻烦了吧”

    “你陷害我。”光头怒道。

    陈远嗤之以鼻,说道:“切,我从来就没说过这车是我的。”

    一旁的唐青和宋妍儿心中好笑,但都强忍住了笑意。

    沐静带着两个保镖来到了车前,她美眸里蕴藏着怒火,先是扫视了车一眼,最后目光到了光头身上。“怎么回事”

    光头正欲说话,陈远抢先屁颠屁颠的道:“美女姐姐,事情是这样的。是这几个家伙砸了你的车,我都跟他们说了,这种捷豹很贵的,弄坏了,他们赔不起的。可他们就是不听,执意要给你砸了。”

    “是这样吗”沐静却不是傻子,也是个精明人物,而是看向光头,问道。

    光头深吸一口气,说道:“沐小姐,是这个家伙陷害我们。我们以为车是他的。”

    陈远嗤之以鼻,他对沐静说道:“美女姐姐,我可没陷害他们。我出来之后刚好经过你的车,他们就拦住了我。我看这家伙拍你的车,就好心提醒他们别乱拍,这车很贵的。但他们不听啊,哎,越拦着,越要砸。”

    沐静冷淡的看了陈远一眼,她随后又对光头说道:“车是你们砸的对不对”

    光头想说什么,但却发现这个事实怎么都绕不过去,只能兢兢战战的点头。

    沐静说道:“很好,在海滨市,还从没人敢砸我沐静的车。你是第一个,够种。”

    光头恨不得给沐静跪下去,哭丧着脸说道:“这都是误会啊!”

    沐静不理,说道:“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送两百万到我的茶庄,过时不候。若是你敢放我鸽子,后果自负!”

    她说完就带了两名保镖离开。

    陈远马上拦住沐静,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静冷淡的看了眼陈远,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小聪明。”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美女姐姐,你别生气。你这不是没车了吗就先委屈一下,坐我们的车走吧。”他说着就在前带路,来到宝马车前,将车门打开。

    “美女姐姐,请!”陈远这叫一个殷勤啊!弯着腰,跟个奴才似的。

    沐静沉吟一瞬,最后还是上了宝马车。

    陈远又将宝马车钥匙给了那两名保镖。

    宝马车很快启动,沐静等人扬长而去。

    陈远这才转身对唐青与宋妍儿嘿嘿一笑,说道:“咱们走吧。”

    “想走”光头凶光大怒,他带着一众小弟围了上来。

    陈远笑眯眯的看向光头,说道:“我看你还是快点去找你的金主凑钱吧。”

    “麻痹的,你给老子赔钱。不然今天弄死你。”光头暴躁的说道。

    陈远说道:“你有病吧,我为什么要给你赔钱又不是我让你砸的。”

    “找死!”光头勃然大怒,突然直接扬起钢管朝陈远的脑袋当头砸来。

    劲风呼呼!

    宋妍儿与唐青顿时骇然失色。

    但在下一瞬,那钢管已经到了陈远手里。

    陈远抓了钢管在手,跟挽麻花似的,直接将钢管揉成了一团。他冷笑一声,说道:“在我没发火前,赶紧滚蛋。”

    这一幕是颇为震撼的。

    几个人包括光头,全部看的呆若木鸡。

    宋妍儿与唐青也是傻了一般。

    随后,光头心有余悸的看了陈远一眼,带着众人迅速离开。

    陈远这才打了个哈欠,说道:“真是无聊,咱们回去吧。”

    宋妍儿和唐青算是真正见识到了陈远的凶猛。三人随后招了的士回公司,车上,唐青也不跟陈远抬杠了,只是忍不住说道:“死陈远,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啊”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床上力气更大。”

    唐青脸蛋一红,一把揪住陈远的耳朵,道:“死家伙,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

    陈远被抓痛了,连忙求饶。他是坐在副驾驶上,这样子还真是有些滑稽和狼狈。

    那的士司机都看的目光怪异,想笑却又忍住了。

    “好了,你们别闹了。”宋妍儿正色说道。

    唐青这才放过了陈远。

    宋妍儿沉吟一瞬,随后才说道:“陈远,那几个人是不是跟独眼齐娇娇有关”

    陈远点了点头,说道:“**不离十了。”

    唐青也是一点就透,不过她有些奇怪,说道:“独眼跟你交过手,他应该知道你的实力。这几个人明明不是你的对手,他派他们来干什么”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青青啊,人说胸大无脑,你这么聪明,看来你的胸肯定是垫了的。”

    唐青炸毛道:“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陈远呵呵一笑,随后才说道:“这几个人虽然不怎么厉害,不过啊,我要是跟他们交手,打了他们。那估计我就惨了。到时候,这几个人告我暴力伤人,我就会被抓进去。一旦被关进拘留所里,他们就一点顾忌也没有了”

    唐青与宋妍儿听的不由后背发寒,好歹毒的计啊!

    不过马上,唐青就说道:“你也可以不将他们打伤的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陈远说道。他顿了顿,道:“不过啊,现在他们砸了沐静的车,自顾不暇了,呵呵。”

    宋妍儿与唐青想到之前那一幕,也不禁好笑。但同时,宋妍儿与唐青还是担忧不已。唐青说道:“齐娇娇与独眼勾结在一起,只怕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以后的麻烦会是不断啊!”

    “怕什么,有哥在呢。”陈远说道:“天塌下来,哥给你们顶着。”

    这话说的两女心中一暖,均是感激。

    别看陈远吊儿郎当的,但关键时刻绝对是个爷们。

    此刻,沐静坐在宋妍儿的那辆宝马车上。

    开车的保镖叫做徐东来,坐在副驾驶上的保镖叫做徐青。

    两人是亲兄弟,徐东来是弟弟,徐青是大哥。这两兄弟之前是在东南亚一带打黑拳。后来在黑拳场上打死了一个大宗师的徒弟,惹下了大麻烦。

    那个时候,是沐静出手化解了这场恩怨。

    从此以后,两兄弟就死心塌地的跟了沐静。

    此刻,大哥徐青忍不住说道:“静姐,今天这事摆明了是那个小子挑起来的。他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您为什么不让我们教训他”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怕你们教训不了他。”

    “啊”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吃惊。弟弟徐东来道:“难道他还是个功夫好手可是我们一点都没看出来啊!”

    沐静说道:“不止你们没看出来,就连我也看不透。那个家伙,应该是个绝顶高手。”

    徐青说道:“哪有那么多绝顶高手,我看他是压根不会功夫。”

    沐静说道:“你错了,阿青。如果他真是个普通人,不会功夫。他焉有胆子将火烧到我身上而且,这个家伙看我的时候,眼里有种**。你们应该知道,到了我这个境界,没几个男人敢对我有亵渎的念头的。他不同,他将我当做了女人。这也说明,他的境界不比我低,甚至有可能要比我高。”

    徐青与徐东来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徐青说道:“静姐,您的修为已经是化劲巅峰,再前一步就是陆地真仙。难道他能是陆地真仙不成”

    沐静说道:“陆地真仙应该不至于,这个人很有趣,我们可以多接触接触。”

    “是,静姐!”两兄弟立刻恭敬的说道。

    回到雅黛公司后,宋妍儿又给陈远安排了一台车,是奥迪6。

    “咱们那辆宝马车难道不要了”唐青不由问道。

    宋妍儿沉吟着说道:“那沐静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这次也是陈远引火烧到她身上。算了,那辆车就当是给她赔罪了。”

    “那怎么行。”陈远马上不干了,说道:“她的车被砸,干我们屁事。我这就去把车要回来。”

    陈远说干就干,马上就出去了。

    唐青与宋妍儿都来不及阻拦。

    不过这货出去之后,马上就回来了,探头问道:“那大胸姐姐住在哪里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唐青与宋妍儿不由扶额叹息,这家伙,真是太活宝了。

    不过不管怎样,陈远还是问出了地址,随后就屁颠屁颠的去找沐静了。

    独眼那边很快就接到了光头打来的电话,当独眼听到光头错砸了沐静的车,又被要求赔两百万后。他有种想将光头给活剐了的心,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不过,独眼还真不敢得罪沐静。

    沐静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在海滨市是超然的存在。就算是那位地下皇帝龙王爷都要卖沐静的面子。

    这样一个女人,独眼那里敢招惹。

    不管怎样,独眼都得自认倒霉,还要亲自上门去赔罪。

    且不说这些,陈远很快来到了沐静的茶庄。那茶庄是许式园林的复古风格,古色古香。

    陈远在外面就看见了那辆宝马车。

    进去的时候,有店里的旗袍服务员招待。

    这些旗袍服务员气质优雅,身材婀娜多姿,看的陈远心驰神摇的,恨不得去在人家的臀上摸一把。

    陈远说要找沐静,那服务员很客气的让陈远在茶厅里入座,并奉上了热茶。随后才表示可以去通传一声。

    陈远也就坐在那儿,翘起二郎腿,从口袋里拿了包瓜子出来磕着吃。

    不一会后,沐静就带着徐家两兄弟过来了。

    沐静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头发扎了个马尾。就是这样的装扮,依然显得大气优雅,高贵动人。

    陈远一见到沐静,马上就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静淡淡的看了陈远一眼,正欲说话。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也彻底无语。

    因为陈远很殷勤的抓了一把瓜子,递了过来。“美女姐姐,磕瓜子。”

    沐静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轻轻一笑,她接过了瓜子,然后说道:“坐吧!”

    两人入座。

    沐静还真就磕起瓜子来。别说,这嗑瓜子在这女神的嘴里,都显得格外的高雅。

    嘎嘣嘎嘣的,清脆而有韵味。

    陈远忍不住赞叹说道:“美女姐姐,你真漂亮。谁要是能做你老公,那真是给个神仙也不换。”

    沐静将手中的瓜子搁到了桌上,随后喝了一口服务员奉上来的香茗,这才正色说道:“好了,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远微微一呆,随后一笑,说道:“额,美女姐姐,我是来拿我的车的。我这不是将车借给你了吗我也就不要你去还了,我自己主动来开走就成。”

    沐静淡淡说道:“你害得我的车被砸了,你还想把你的车开走”

    陈远嘻嘻一笑,说道:“美女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车我是一直在保护的,只不过没有保护成功。你要说是我害的,这可就不仗义了啊!”

    沐静冷淡说道:“好了,你也别装疯卖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总之,你要把车开走是不可能的。”

    陈远顿时郁闷住了,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不是耍无赖嘛。”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耍无赖,怎么样”

    陈远摸了摸鼻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美女姐姐,这可是你逼我的。你不把车还给我,我就一直跟着你。你吃饭我跟着你,你上洗手间我跟着你,你睡觉我跟你一起睡。”

    沐静不由睁大了美眸看向陈远,她感觉得出这货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你就真不怕”沐静眼中有了一丝冷意。

    “怕什么”陈远莫名其妙的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么漂亮,难道还会吃人不成”

    沐静沉吟一瞬,随后就说道:“反正你随便吧,车你是休想开走。”说完之后,她转身就走。

    陈远立刻就跟了上去。

    那徐家两兄弟眼神寒冷,如两堵铁墙挡在了陈远的面前。

    陈远却是朝里面一撞,直接将两人撞开,然后跟了过来。

    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失色,原来在陈远撞来的一刹,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徐青与徐东来马上转身,便要攻击陈远。

    沐静淡冷说道:“好了,别动手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徐青与徐东来便也就只能老实的待着。

    沐静这一次却是直接去洗手间。

    她进了洗手间,然后回头面对陈远,淡淡说道:“你要进来吗”

    陈远脸蛋微红,他虽然无赖,但也没无赖到这个地步。所以还是转过身去,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沐静冷冷的关上了门。

    随后,沐静到茶庄的餐厅用餐,陈远也一直跟着。

    沐静对陈远还是有些服气,她见过不少高手。那些高手都是有着不俗的气度,自持身份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像陈远这么不要脸,厚脸皮的。

    沐静吃饭,陈远也跟着吃。有这么个狗皮膏药一直贴着,以沐静的涵养,也是不由烦闷,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哎,要脸的人遇到不要脸的人,总是会吃亏一些。

    下午五点的时候,沐静主动认输,将宝马车的钥匙还给陈远,说道:“好,你赢了。”

    陈远呵呵一笑,拿了钥匙就跑。

    沐静也不想轻易认输,但她也知道,这家伙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自己还真跟他耗不起。所以,沐静果断的认输。

    不过沐静对陈远则更加好奇了。要知道武道修为想要达到他们这样的程度,修身养性必不可少。真不知道那么个无赖功夫是怎么练的

    陈远却不管沐静怎么想,他开了车就去往雅黛公司。

    唐青与宋妍儿一直在锦湖大楼等着陈远。

    目前她们还不知道独眼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所以对陈远格外的依赖。

    陈远车子开来,两女上车。

    唐青不由惊叹道:“沐静还真把车子还给你了”

    陈远说道:“那是当然啊。我一去,她对我太客气了。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

    “感谢你什么”唐青没好气的说道:“感谢你害她的车被砸了”

    陈远说道:“当然是感谢我保护她的车啊,最后还硬是留着我吃了一顿晚餐,推都推不掉啊!”

    “你嘴里就从来没一句实话。”唐青无语的说道。

    好在她和宋妍儿也都有些习惯这家伙的风格了。反正车子回来就好。

    送唐青和宋妍儿回柳叶别墅后,陈远便驱车回自己的租屋。这时候是下班时间,陈远突然觉得就这样回家很无聊。

    心里还是有些期盼和许舒再发生点神马的。比如再喝喝酒,弥补昨天的遗憾之类的。

    于是,陈远拿出手机给许舒打了过去。

    “许舒啊,晚上我请你吃饭吧。”陈远说道。

    “没空!”许舒直接冷淡的拒绝了,而且挂断了电话。

    陈远一愣,娘的,这娘们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难道是怪老子昨晚禽兽不如,居然没有给她快乐

    他心里不由好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陈远也不是傻子,他明白很可能是许舒不想和自己发生什么交集。当下,他也就不多想了,直接去了个快餐店。

    他吃完饭之后,就回了家。

    陈远一般没事的时候,他是很能宅的。基本可以几天几夜不出去,每天就是盘膝打坐。

    夜晚九点左右,陈远本来是盘膝闭眼坐在床上的。这时候,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中闪现出一抹精芒。

    随后,陈远出了租屋,接着就如一头狸猫窜了出去。

    他没有开车,步履如飞。

    独眼今晚很不爽,教训陈远没有教训到,反而要赔两百万。

    想想都是肉疼!

    此刻,独眼就在自己的一栋三室两厅的大房子里。他喊了几个嫩模过来,又开了不少红酒。

    今晚,独眼要发泄,要开无遮大会。

    客厅里,灯光一片雪白。

    三个嫩模在独眼面前搔首弄姿,献着殷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