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醉了的女人
    许舒这一晚彻底喝醉了。

    陈远本来还真有些坏心思,想要灌醉许舒,然后和许舒发生一些美妙的事情。以前他在酒吧里没少和女生这样发生关系。

    但是这一刻,当许舒真正喝醉了。陈远却又有些下不去手。因为许舒不是酒吧里的那些女人,他心里对她还有尊重和怜惜。

    不过不管怎样,陈远还是要安置许舒去房间睡觉。他将醉醺醺的许舒抱到了她的卧室里。

    一进卧室,陈远就看见了床上的小内内和黑色的文胸。

    陈远看的心里那个火热啊!

    将许舒放到床上之后,许舒马上毫无形象的四仰八叉的躺着,身体的美妙处若隐若现的。

    她穿的是黑色套裙,肉色丝袜。黑色小西服下,她的腰身盈盈可握。实际上,陈远是知道许舒的腰上有那么一点小肉肉,挺丰满的,是陈远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陈远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他的心蠢蠢欲动,他已经按捺不住的燥热起来。陈远如此沉稳的人这一刻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可就在陈远打算进一步的时候,忽然发现许舒的眼角有晶莹的泪水。

    陈远不由呆住。

    顿时,就如一盆冰水当头泼下。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转身去打了开水。然后又找来脸盆和许舒的毛巾。

    等热水调好温度后,陈远细心的给许舒洗了脸,然后又给许舒洗了脚丫子。做完这一切后,陈远又找来薄被单给许舒盖上,并且将空调打开调好。

    随后,陈远离开了许舒的卧室,并关上了门。出了许舒的家后,陈远忍不住叹气,娘的,陈远啊陈远,你一向都是禽兽。今天装什么大白兔啊!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还能有下次

    想归这么想,陈远还是直接离开了,君子好色,也要取之有道嘛!

    待陈远走后,床上的许舒睁开了眼睛。

    她之前的确是喝多了,但意识还是清醒的。

    陈远给她洗脸洗脚,所做一切的时候,她心里是知道的。

    许舒的心中流淌过汩汩的暖流,她对陈远终于有了真正的信任。

    本来,今晚若是陈远强来,她也不会拒绝。就当是一次放纵,可陈远后来的举动让她对陈远再次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陈远回到租屋之后,一股子火气没法发泄。晚上又一次做了春梦,梦见了许舒。早上醒来,又是尴尬。

    这货好生懊悔,这是错过了大好机会啊!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啊!

    等整理好了个人卫生,又吃了早饭,方才开车去上班。

    不过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却是唐青打来的。接通之后,那边立刻传来唐青压抑着火气的声音。“现在几点了你人呢”

    陈远瞥了眼导航仪上的时间,却已经是八点半了。

    他马上想起宋妍儿是要自己七点半去接的。

    “我马上过来。”陈远说完就挂了电话。

    唐青那边顿时气个半死,这家伙,太尼玛拽了。

    陈远到达柳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他在别墅区的外面就看见宋妍儿和唐青两大美女寒着一张俏脸。

    陈远连忙下车,屁颠屁颠的开车门,笑呵呵的说道:“两位领导快上车。”

    宋妍儿与唐青上车。

    陈远便也上车,启动车子。

    “这车里有女人的香味。”唐青狐疑的说道:“你昨晚上干什么去了”

    陈远心里咯噔一下,自己昨天是和许舒接触了一下,难道就把香味带到车上了

    他马上呵呵一笑,边开车边说道:“青青,你的鼻子真灵啊,跟小狗似的。”

    唐青顿时鼻子都要气歪了,没好气的说道:“你的鼻子才跟狗似的,你全家的鼻子都跟狗似的。”

    陈远嘻嘻一笑,说道:“好好好,我是小狗,我是小狗。”

    “你别以为插科打诨就可以蒙混过关。你好好解释解释,这香味是怎么来的这是公车你知道吗”唐青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主要是早上等了陈远这个混蛋两小时,所以火有点大。

    便在这时,宋妍儿开口了。宋妍儿淡淡冷冷说道:“陈远,我只希望你能有起码的时间观念。”

    陈远马上说道:“好的,宋总,我尽量啊!你应该多笑一笑啊,老这样板着脸容易老的快。”

    宋妍儿撇头看向外面,不再理睬陈远。

    陈远讨了个没趣,沉默下去。

    宋妍儿与唐青相视一眼,觉得有些伤陈远的自尊。

    宋妍儿正打算开口安抚陈远。

    谁知道这时,陈远突然哼起了小曲来。

    什么摸摸你的腿啊,好多水啊之类的。

    宋妍儿与唐青顿时呆住,我靠,这家伙是那里来的一个奇葩极品啊!而且,陈远也哼的太露骨了,两个小姑娘听得脸红耳赤的。

    陈远看两女脸色不太好,马上就说道:“两位领导,你们不喜欢听这个啊要不我再换个曲子”

    宋妍儿与唐青同时呵斥道:“闭嘴!”

    陈远心里好笑,没事逗弄逗弄两个小姑娘,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此刻,在海滨市的中央大厦。

    十八层楼的一间豪华办公室里。

    齐娇娇依偎在独眼的怀里,独眼的手摸索着齐娇娇雪白的大腿。不一会就让齐娇娇这娘们娇喘连连。

    齐娇娇到底是什么人呢

    她明面上是庆安集团的总经理,实际上是庆安集团董事长宋庆安的情妇。

    庆安集团在滨海市很有名气,明星企业。

    旗下各行各业都有涉猎。而为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宋庆安与滨海市的地下皇帝龙王爷有着亲密的关系。

    这也是许多家企业不敢和宋庆安对着干的一个重要原因。

    宋庆安让独眼成立的保安公司就是他的一支武装力量。

    齐娇娇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她很有心机,知道依靠宋庆安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自己早已经用宋庆安的钱悄悄开了一家属于她自己的西餐厅。只是最近宋庆安对她没了兴趣,所以她要趁着宋庆安没有甩了她之前,利用宋庆安的名头多赚点钱。

    这也是她将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

    并且齐娇娇还勾搭上了独眼。独眼虽然是宋庆安的手下,但宋庆安也要倚仗独眼,给独眼面子。因为独眼身手厉害,还有一帮师兄弟,个个都是厉害之辈。

    此时,齐娇娇抓住独眼作怪的手,说道:“眼哥,那个小保安到底什么来头”

    独眼闻言,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他说道:“我让人去查了查。那个家伙叫陈远,四个月前从非洲回来。然后就辗转到了雅黛公司做了保安。”

    “从非洲回来的”齐娇娇说道:“看起来有些来头啊,他那么厉害的身手为什么要来雅黛公司做一个保安”

    独眼说道:“哼,我还查到了一件事。宋妍儿有一个哥哥,不过很早就因为失手杀人逃出了国外。能够让陈远这样的高手来做一个保安,我看多半与宋妍儿的哥哥有关。”

    不得不说,独眼这家伙情报还是做得相当好的。

    齐娇娇说道:“这个陈远在非洲是做什么的”

    独眼说道:“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隐藏的杀意。这种杀意是杀过无数人后累积出来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当雇佣兵或杀手的。”

    齐娇娇不由吓了一跳,说道:“这么说,这个家伙是亡命之徒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雅黛公司这笔生意做成,我们两人私下里可以赚上五千万。难道就这么算了”

    独眼眼中闪过精光,说道:“当然不能这么算了。这里是海滨,他陈远就算是一头龙,到了我们的地盘,也得盘着。”

    齐娇娇说道:“就是,眼哥,你那么多师兄弟。实在不行,将你大师兄喊过来帮忙。你大师兄不是什么不动罗汉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