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静心诀
    晚上,陈远买了份快餐,如此也算是解决了晚餐。

    随后,他打了桶水,直接在外面冲着洗了个澡。接着就到床上盘膝而坐。他修炼的是一门叫做日月静心诀的功法。

    呼吸契合日月,体内一股精气龙精虎猛的运行。

    这股气在全身上下行走,洗涤着他的骨髓和血液!

    真正的高手,练髓如霜,练血汞浆!

    日月静心诀并不是什么玄幻的功法,而是洗髓的法门。

    控制体内的一口气,在早上的时候,太阳升起,朝气蓬勃。练功者,心意跟着蓬勃起来。

    中午的时候,太阳猛烈,练功者心意刚猛,兴奋。

    傍晚的时候,心意沉寂。

    夜晚的时候,心意幽静。

    心意和日月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如此便也算是吸收了日月精华了。

    这是高明的养生内功。

    人,活的就是一口气。气在人在,气灭人亡。

    练武的人,练的就是一口气,气越强大,人越厉害。

    练功一周天之后,陈远身体上沁出黑色的汗液来。

    这是将一天所呼吸,所饮食的杂质毒素全部排出去,让体内神清气爽。

    陈远这种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生病的。

    练功完毕之后,陈远倒头就睡。他这晚上又该死的梦见了许舒。

    许舒的身材和成熟对于陈远来说,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啊!

    半夜醒来,陈远叹了口气,又得换内裤啊!

    陈远其实对许舒挺失望的,这小妖精,太不知道好歹了。陈远反正是绝不会主动去找她的。

    不过令陈远想不到的是,大早上的,陈远就收到了许舒的电话。

    陈远接过,他用一种奚落的语气道:“许舒,我可没主动招惹你啊。你联系我这种小人物不是太损了你的身份吗”

    从这句话就可以听出,陈远对许舒是有着满满的怨气啊!

    能不怨吗

    许舒那边的声音很急,又有些小,带着一丝哀求道:“陈远,你能不能到我小区里来接一下我。”

    “不来!”陈远拒绝的干脆利落。”

    “求你了,你来一趟吧,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错。可你这次不救我,我就完了。”许舒哀求道。

    她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要不然怎么都不会低声下气的找陈远,怪也怪她自己之前把事做得太绝了。

    不过陈远也不是那么铁石心肠的主,尤其是面对许舒。当下,他缓和下了语气,问道:“怎么了”

    许舒听到陈远这话,就知道他肯帮忙了。她忙说道:“刚才我前夫给我打电话,他欠了一笔赌债,要找我借十万。我不肯,他就威胁我说,要把我抵押给高利贷去做小姐。他这个人,卑鄙无耻,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我跟他离婚后,他从没给过一分钱我女儿的生活费。我现在又要还房贷,又要还车贷,还要供女儿上幼儿园,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更何况,就算是有我也绝不能给他呀。”

    “你还有个女儿”陈远不由奇怪。

    “我爸妈带着呢,五岁了。”许舒说道。

    陈远说道:“好吧,我马上过来。”

    随后,陈远洗漱完毕,迅速出了租屋。他搭了的士就前往北湖小区。

    十分钟后,陈远来到了北湖小区。

    小周看见陈远,开心不已,道:“远哥,你是要回来上班吗”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好马不吃回头草,哥哥已经到了更好的地方了。下次找你喝酒,现在来有正事。”

    小周说道:“好,咱们就这么定了。”

    陈远随后给许舒打了电话,许舒接到陈远的电话,道:”好,我马上下来。“

    许舒很快就下来了,她穿了黑色的小西服加套裙,脚下踩了一双高跟鞋,看一眼就让人想入非非。

    陈远的眼睛放在她的胸前傲人处就有些移不开了。

    “许舒!”陈远喊了一声,现在可不会喊什么舒姐了。

    许舒见了陈远,她微微松了口气。

    “我们先去取车吧,一起去公司。”许舒说道。

    陈远说道:”那倒是没问题,不过我得提前下车。万一被总裁她们看见了,又以为我纠缠你。“

    “对不起。”许舒说道:“我昨天的确过分了。”

    陈远大手一挥,说道:“算了,看你承认错误的态度还算端正,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两人很快就去车库开车出来。

    只是刚一出小区,前面一辆面包车启动,迅速的横了过来,将白色朗逸的路堵得死死的。

    随后,车里下来三个穿黑色太阳衫的大汉和一名瘦弱英俊的男子,这男子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他正是许舒的前夫杨文定。

    许舒一见了这状况,脸色立刻煞白起来。

    陈远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拍拍许舒的香肩,道:“你怕什么,有我在呢来,你叫我一声远哥,我马上替你摆平。”

    许舒看了陈远一眼,她紧张的说道:“别闹了。”

    “谁跟你闹呀,你不叫我就开门走了。”陈远说道。

    “远哥!”许舒马上喊道。

    陈远呵呵一笑。

    他马上下车,许舒也跟着下车。杨文定带了三个大汉,底气十足。

    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架势,正准备开口说话。

    陈远先道:“你们这群小瘪三眼睛瞎了是不是,拦你爷爷我的车,找死是不是啊”

    杨文定这群人不由怔住了,靠,什么情况,这家伙还挺横,抢台词啊!

    杨文定看了眼许舒,又看了眼陈远。这家伙的脸色就很难看了。他冷冷的看了眼陈远,道:“你谁呀”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你又是谁呀,大早上的拦住我的路,好狗不挡道不知道吗”

    杨文定不由怒了,不过这家伙马上就沉住了气。他说道:“不关你事,我来找我老婆。”

    “哎呦,谁是你老婆”陈远顿时睁圆了眼珠子问。

    杨文定一指许舒。“她就是我老婆,怎么了,你滚一边去行不行”

    “我靠!”陈远说道:“你俩不是离婚了吗现在许舒是我女人,你来堵我女人,你找死是不是啊”

    杨文定顿时那个气啊!他干脆不理陈远了,而是冲许舒说道:“哟呵,许舒,你个骚狐狸,这么快就找了个姘头啊!不过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这样的银枪蜡头,估计满足不了你吧。”

    许舒立刻被气得七窍生烟,小西服里包裹的大白兔剧烈起伏起来。“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净点。”

    杨文定冷笑连连,说道:“我呸,你在老子面前就装的跟个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样呢。算了,懒得跟你啰嗦,赶紧把钱拿出来。”

    “拿你妈个头啊!”陈远马上说道:“我媳妇的钱都拿来养我了,干嘛要给你。”

    这家伙是逮着机会就使劲的占许舒的便宜,许舒偏偏还不能反驳他!

    杨文定彻底被陈远搞怒了,他眼珠子冒火,道:“你真是找死!”他说完之后,转头对后面的三人中为首的说道:“豹哥,麻烦你先教训下这小杂种。”

    豹哥点点头,随后就冲身后两名大汉道:“去!”

    “是,豹哥!”那两名大汉立刻就气势汹汹的过来。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直接伸出大手来提陈远的领子,想将陈远一下丢出去。

    陈远反手一抓,直接将这大汉的手腕捏住,接着一扭。

    大汉惨叫一声,痛得跪了下去。另一大汉见状,不由失色,他马上扬起钵大的铁拳,狠狠的砸向陈远的脸门。劲风呼呼,威势骇人。

    许舒不由失色。

    陈远呵呵一笑,突然之间施展出一招蝎子腿来。腿如蝎子钩,直接钩中那大汉,那大汉顿时重心不稳,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

    豹哥见状,微微失色,随后冷笑道:“哟呵,看来是个练家子啊!”

    陈远扫了豹哥一眼,说道:“练你妈个头啊,还打不打”

    豹哥面对陈远,忽然一抱拳,说道:“在下程豹,师承程派八极拳,便向阁下讨教几招。”他说完之后,身子便动了。

    动如雷霆,他的功夫绝对不是之前两个大汉能够比拟的。

    手肘之上,条条青筋爆起,犹如一条黑蛇缠绕,恐怖到了极点。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陈远嘀咕一声,见程豹拳肘如八极枪朝自己的咽喉扎来,他看也不看,一巴掌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而且快如闪电!

    啪的一声,程豹立刻被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圈。他满脑子都是金星乱舞,几乎被抽懵了。随后,他醒过神来,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他看了眼陈远,转身就朝面包车走去。

    因为程豹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高手。

    这样的人,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得罪的。

    两名大汉迅速跟着上了面包车。

    杨文定见状也有些畏惧,马上就要跑。

    “站住!”陈远冷喝一声。他这时候不再嬉皮笑脸。

    杨文定身子一颤,跟见鬼似的看着陈远,道:“你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