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8章 给你在家带孩子的机会……
    噗!

    车厢出的窗帘扑哧卷动了一下,那个白衣女子洁白长裙也摇曳了一下才静止下来。

    第一次交手试探,两人内心都暗暗吃惊不已。

    “对方的实力很强劲,比预想的要强。”

    这个结论同时出现在林臻和白衣女子的脑海里。

    马车夫惊骇不已,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会打起来,从刚才女子的话,眼前这个客人竟然是一个杀人凶徒。

    他哪里还敢呆在这里,急忙拔腿就跑,马车上面有编号和城主府备案的,只要还在东星城里,就能够再次找回来,现在他要保命离开这里。

    “难怪如此横行无忌,原来是有几分实力的……”

    “几分?”

    “十分减去一分吗?”

    林臻言语打趣着对方,此时他的眼眸里满是欣喜之色。

    这个白衣女子的实力很强,最重要的是身上竟然一股与其他女子不一样的气质,不仅漂亮绝美,身上那种出尘的气质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内心。

    现在他越发相信了,内劲气息越是强劲的人气质也会跟随改变,现在的白衣女子给人出尘飘逸的气质。

    白衣女子娇哼一声:你现在还有心情说些胡言乱语,待我将你抓拿回去之后,我看你还说得出话来。

    呛!

    长剑拔出,一股冷冽的杀气激荡出来。

    “出招吧!”

    白衣女子长发飘飘,微风轻轻吹摆着她的长裙,佛如一个九天仙女下凡。

    林臻扫了她一眼,左右看了看,淡然说道:“在这里打,会不会太过没有公德心了,把这么好的街道景色破坏了多不好,这是毁坏公共设施,是一种犯罪行为你知道吗?”

    白衣女子第一次听闻这种话,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局面,她的杀气竟然无法彻底释放出来,甚至,她听了对方的话,竟然有几分相信和认同。

    “你想怎么样?”

    “不是我想怎么样,是小姐你想要怎么样?”林臻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

    白衣女子冷声说道:“不想因为打斗破坏了这里,那你就不要反抗,让我抓你回去大牢里……”

    “好呀,那你过来抓我吧!”

    林臻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拒绝,直言说道。

    白衣女子又是惊愣住了,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说真话还是在说反话,说她靠近过去的话,突然出手偷袭,以对方的实力,她恐怕要吃亏。

    这令她越想越踌躇不前,站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林臻,似乎想从对方的眼里和表情神态看出蛛丝马迹。

    可林臻那无比单纯的目光,让她愈发的狐疑,不敢相信对方会这么顺利乖乖的跟她回大牢里。

    “你想要使用什么阴-谋诡计?”

    白衣女子冷声说道。

    林臻耸了耸肩说道:“你想太多了,我能有什么阴-谋诡计,既然你要抓我回大牢,那就过来啊,总不至于让我自己主动跟着你回去大牢吧,我可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怎么也要你把我抓住,我不得不跟你回去才正常吧。”

    他越是这么说,白衣女子越是不敢相信,甚至一度认为对方是在说反话。

    “那你下马车。”

    林臻摇摇头说道:“有代步的工具,我才不会走回去,除非大牢就在这里。”

    “你在胡搅蛮缠……”

    林臻冷笑说道:“我看你你在胡搅蛮缠吧,又要来抓我,又不过来,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我想要离开,你却阻拦我的去路,到底是谁胡搅蛮缠的?”

    “你……”

    白衣女子紧握手中的长剑,若不是发现对方的实力很强劲,有可能是老牌顶级高手,甚至是半只脚踏入了宗师高手的实力,她一定会直接出手,不再跟他在这里浪费口舌。

    “美女小姐,不如咱们约个时间,找个更大的空间,咱们好好打一架,谁输就跟谁走,你看怎么样?”

    林臻提议说道。

    “好……你,什么意思?”白衣女子刚应了一声好,突然发现对方的话有问题,冷冷说道:“什么谁输了就跟谁走,我输了要跟你走?”

    “对呀,这样才显得公平,你总不至于要空手套白狼吧?我输了跟你走,你输了我却一个人走,那多没意思……”

    “跟你走去哪里?”白衣女子柳叶眉微微挑了挑,眼眸里的杀意已经快要按-捺不住迸发出来了。

    林臻淡淡说道:“爷见你如此漂亮,若你输了,我给你一个在家带孩子的机会……”

    白衣女子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过了一会,她莫名反应过了,顿时一股滔天的杀意彻底释放了出来。

    噗!噗!噗!

    她手中的长剑接连激荡出来数道剑气,无形的内劲气息漫卷过了。

    林臻刚才说完那番话就预料到了后果,所以对方挥舞过了数道劲气攻击的时候,他衣袖也快速舞动之下,震荡出来一道道无形的气浪将马车置身在保护圈内。

    啵!啵!啵!

    一道道闷响在半空中爆炸开来,巨大的气浪撞击向四周,街道两边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墙壁轰然被撞碎倒地。

    噗!噗!噗!

    白衣女子身上的长裙急速抖动了起来,那是她刚才激荡出来的剑气被更为凝练的劲气反震回来的。

    噔!噔!噔!

    白衣女子一脸惊恐之色,她竟然被无形的劲气震退了数倍,从出道至今,她鲜少遇到这种局面,除非对方是老牌顶级高手或者是宗师高手,即便是老牌顶级高手,想要单凭内劲气息,是很难将她震退的。

    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年纪与她不相上下,可实力却似乎比她还有强上几分,这不可能,她一向比较到底,在家族里潜心练习生命能量,不断糅合内劲气息与生命能量对身体潜能的激发,二十年如一日,在外面,甚少有人知道她的真正实力。

    在熟悉她的圈子里的人,几乎都一致的认为,在同阶年龄段,她的实力应该是第一,甚至在三十岁以下的青年高手里,她比公认东星城第一天才司马南的实力还要强。

    这种实力上的差距,令她在年轻一辈里,找不到目标感和挑战感,她要冲击的是宗师瓶颈。

    “你是宗师高手?”

    “不可能……”

    “为什么每个人都说我不可能,难道宗师高手那么难吗?还是小觑我不能是宗师高手。”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