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1章 收拾!
    不过林臻却笑意连连:“既然你要跪倒在我的面前,那我怎么可能不满足你的要求呢……”

    “小子,死去吧……”

    秦斯阚大吼一声,手中的长鞭怒攻向林臻,去势很快,一个箭步,整个身躯都有些腾空而起的节奏。

    可在四周的士兵和门口处的风林峻眼中,他是扑倒跪在林臻的面前。

    咚!

    沉闷的声响充斥在整个牢狱房间,闻着都为之心碎啊!

    更别说是秦斯阚猛然跪倒在林臻的面前,双膝盖重重地与石板强烈摩-擦碰撞,那股碎裂的声响,那钻心的刺痛,从他的双膝盖一直蔓延向大-腿,抽-搐中蔓延向身体,颤-抖中蔓延向脸部,顿时扭曲了起来,不一会,面容变得无比的狰狞。

    秦斯阚一脸懵逼的发现,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跪倒在林臻的身前。

    有时候旁观者清,这一刻,却也看不清楚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秦斯阚是扑死的动作,在半空中却变成了无比虔诚的跪拜动作。

    一瞬间,风林峻的脑海里涌现了几个字,内劲气息方面的高手,这个杀人犯,之前不是说战斗力彪悍吗?现在他相信了,对方分明就是内劲气息方面的高手。

    此时此刻,他心里感觉到一丝不妙,对方实力到底强悍到什么地步,他不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暂避锋芒。

    “撤退!”

    风林峻在门口处,没有再犹豫,转身就跑。

    可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莫名响起。

    “现在才想到逃跑,未免太迟了。”

    一道影子一晃而过,林臻已经出现在了牢狱房间的门口,抬起一脚,重重地踹在风林峻的腹部。

    砰!

    炮弹一样被踹飞,重重地撞击在冰冷的墙壁上。

    咚!

    风林峻摔倒在地上,身体好像要散架了一般,他从未想过,真正散架会是什么样子,不过想来跟现在的感觉应该是差不多的。

    噗!

    他愤怒的想要说话,刚开口,一股血腥不由控制吐了出来。

    林臻的一脚将他踹出来了一口鲜血。

    一瞬间,这个牢狱房间死寂一般,所有人此时看着林臻,就像是看着一个混世魔王降临,把他们杀得毫无脾气。

    啪!

    啪!

    啪!

    林臻身上的那些玄铁链条纷纷寸断,稀里哗啦的坠-落在地上。

    “见鬼了!”

    那些士兵一个个惊呆不已,瞬间石化了一般。

    风林峻和秦斯阚目睹这一幕,心里沉到了谷底,他们比那些士兵是见多识广,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有很多魔法异能者和内劲气息方面的习武者。

    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用再质疑,绝逼就是一个内劲气息方面的高手,凭借体内的内劲气息,就将玄铁链条全部震碎了。

    风林峻看见对方的冷冽目光,心中一颤,体内的气息絮乱,艰难说道:“你不要乱来,我可以城主府风家族的子弟……”

    林臻嘴角边挂起了一丝淡淡的冷意,他捡起地上的那根长鞭,猛地一震,灌注了内劲气息的长鞭,陡然间变得活灵活现了,像一头毒蛇,左右扭动之下,噼里啪啦的一顿狂抽。

    牢狱房间里一瞬间哀嚎一片,七八个士兵被抽飞,纷纷撞击在四周冰冷的墙壁上,这一刻,所有人都惊恐不已,看着大杀四方的林臻连连后退。

    秦斯阚从跪倒的姿势中艰难地爬起来,可他刚刚站起来,一道虚影卷杀了过来。

    啪!

    长鞭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身上,挥扯之下,带出了一道血肉模糊,衣服尽碎,惨叫的声音在意压制不住,嗷叫了出来。

    风林峻嘴角猛然抽-动了一下,他没有试过那种滋味,但想必是一点都不好受,这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后悔,怎么会答应跟着秦斯阚来呢,把队伍交个他指挥不就能够躲避这场灾难了吗?

    是的,对他而言,这是一场灾难!

    刚才林臻踹他的一脚,整个腹部一片滚烫,五脏六腑都有种碎裂的感觉,到现在依然没有缓冲过来。

    啪嗒!

    啪嗒!

    啪嗒!

    一次次的抽打,伴随着秦斯阚那肝肠寸断的惨叫声,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坚持的,竟然没有晕过去。

    现在这个时候,晕厥过去是一个解脱。

    没有人知道此时秦斯阚的痛苦,想要反抗做不到,想要晕厥过去却发现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随着抽打,浑身上下已经一片血肉模糊,无比裂痛让他身体有些痉挛抽-搐起来。

    惨叫声变得一起一伏,那分贝极具穿透力,可也无法穿透层层冰冷的牢狱大墙,传到秦家族的族人耳朵里。

    过了好一会,林臻停止了抽打动作。

    此时,秦斯阚也已经气息奄奄了,他是内劲气息方面的习武者,可他的实力才刚刚起步,在已经处于明劲阶段巅-峰实力的林臻面前,简直就是小孩与大人的强弱对比。

    林臻环视了一圈,淡淡说道:“现在你们说要怎么办?想要我放过你们,总要有一个放过的理由吧,每个人将你们最有价值的用来兑换你们的性命,没有足够的价值,我会杀了他。”

    他的话,令场中的八个士兵和两个队长都心情陷入了绝望之中。

    “什么价值?”

    “现在有什么价值能够跟性命相对等的?很少,甚至是没有……”

    可偏偏林臻提出这个问题,八个士兵纷纷相视一眼,彼此都在着急思考着。

    风林峻脸色阴沉无比,却一点都不敢冲着林臻,他现在是一定脾气都没有了,全场目睹了秦斯阚被狠狠教训了一顿,他还能怎么办,只能想着如何度过眼前的危局了。

    过了一会,牢狱房间里很是安静,似乎每个人都在思考着林臻提出来的一个人生命题,每个人都在苦苦寻思着答案。

    “你先说,你用什么来兑换你的性命……”林臻随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士兵。

    那个士兵一直祈祷着打酱油,看看别人怎么说他就跟着怎么说,却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要他第一说,这一刻,他绝望了。

    噗通!

    那个士兵跪倒在地上,大呼喊道:“大人饶命啊,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几个月的婴儿要养,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得出来,求你放了我……”

    说到后来,那家伙直接咚咚咚地磕头求饶,这令林臻心里很不是滋味。

    ————————

    感谢‘一把手’的打赏!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