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0章 两个废物!
    这次杀人的对象可是副队长秦斯阚的堂弟,秦家族的一个护卫队队长,虽然是级别比较低的一个侧门守门队长,可那也是秦家族的人。

    三十多人的护卫队浩浩荡荡的往城内的一处大牢走去,风林峻和秦斯阚亲自押送,这样级别的犯人,还真是不多见,这在城内也是非常重大的消息,很快就有人相互传了开来。

    大牢也是分级别的,城东的一片偏静的区域,这里有联排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城堡,四周围都有士兵把守着,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这里或者从里面逃跑出来,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在一处幽深的大牢房间里,风林峻目光奕奕地打量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林臻,他冷漠语气说道:“弄醒这个家伙!”

    此时的林臻,已经从绳索捆绑变成了粗壮的玄铁金属链条锁住了。

    两个士兵抬进来了一桶冷水,猛地泼向林臻。

    噗哧!

    冷水冲刷之下,林臻想不起转醒也不行了,他原本还想要偷听这些人的对话,现在看来以及不可能,他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的环境,随后将目光定在了那个风林峻身上。

    “醒了!”

    一个士兵说道。

    风林峻俯视着林臻,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杀害秦队长和几个士兵……”

    林臻吐了一口冷水出来,目光冷冽如霜,说道:“我要杀人,何须理由,你们若是不想死的话,现在可以滚出去了。”

    “什么?”

    牢狱内外的士兵和两个队长目光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年轻人。

    “这个家伙不会是脑子不好使吧?”

    这是所有人此时脑海里浮现的一个共同的想法,难道对方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地吗?不求饶也罢,竟然还要说些挑衅的话语,这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

    秦斯阚脸色阴沉了几分,对风林峻说道:“这件事情,不如交个我来处理,我会让他知道,在东星城里犯事,后果是血债血偿。”

    风林峻也觉得这个家伙是神经病,脑子有问题,他也不想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毕竟现在他也是一个大忙人。

    若非死的人是秦家族的,刚还他与秦斯阚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出门帮了这个忙。

    林臻看那个风林峻转身离开,语气了满是不屑的味道说道:“他是个聪明人,我让他滚他就真的滚了,反而是你们,不想死的话,现在就给我消失这里……”

    四周的士兵忍不住有些同情这个犯人了,果然是神经病,人家都走了,还说这种言语来刺激,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果然刚走到门口边的风林峻顿足不前,一则是内心里有股怒火,二则是真的有些像是因为对方的话才离开的,这不是摆明了是对方让他滚的吗?

    哪怕事实的真相不是如此,却也难以接受这样的话。

    风林峻眼神里满是杀意,他对这个犯人已经动了不想审问,直接抹杀的念头。

    “哈哈,还真是乖,让你滚你就滚,让你回来你就回来,真是听话。”林臻咧嘴笑了笑,一副非常满意的表情。

    秦斯阚目光里怒意迸发,从一个士兵手中夺过了一条皮鞭,这是准备用来施刑的,现在他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呼!

    皮鞭猛然抽打向林臻,只是啪嗒的一声清脆响,那皮鞭抽打在了冰冷的石板地上。

    林臻已经侧身躲避到了一侧,目光奕奕观察着秦斯阚的举动,冷声说道:“速度太慢了,你这样是不是没有吃饭,还是昨天的力气用在了女人的身上了。”

    呼!

    皮鞭再度抽-动,猛然横扫向林臻。

    啪嗒!

    这一击,命中了,不过却是抽打在旁边的一个士兵身上,痛得那家伙惨叫一声。

    曾几何时,这条皮鞭也出现在士兵的手上,可那时的他,是施刑者,现在,莫名的变成了受刑者,一瞬间,他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痛,是真的痛。

    隔着衣服都有种火-辣辣的裂痛感,皮鞭上可是有许多细小的钩子,抽打在人身上再一拉扯,能够勾出无数道细小的血肉。

    此时士兵身上就是这种感受,被抽打的部位,衣服残破碎裂,露-出了一片模糊的血肉,刚才这一鞭,可是秦斯阚动怒之下猛然使劲的,那力道,看着士兵脸色吃痛的表情,就知道当中的酸爽-了。

    这个士兵是刚才泼水的一个,先前也是这个家伙捆绑玄铁链条的人,为此,林臻怎么也要给这个家伙一个深刻的记忆教训。

    接连两鞭都抽空了,秦斯阚的脸色一片铁青,这非常的掉面子,他急喝说道:“将这个将会给我控制住,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既然你有这个要求,我会满足你的,还有什么其他的需求一次性说出来吧!”林臻撇撇嘴,环视了一圈已经处于警惕戒备状态的一群人。

    风林峻目光里从愤怒和杀意中慢慢变成了一丝诧异和不解,这家伙明明已经被捆绑住了四肢,为何还能接连躲避过去皮鞭的抽打。

    “一起上!”

    两个士兵猛地扑向林臻,想要将之控制住。

    砰!

    他们的扑杀动作,目标一空,竟然变成了两个人迎面相撞在一起。

    “啊!”

    “啊……”

    两个士兵闷哼了一身,感到身体某处传来刺痛的感觉。

    刚才扑死的动作,林臻躲避的瞬间,左右弹射了一股内劲气息,击中了两个人身体,此时两个人痛呼连连,竟然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秦斯阚横眉以对,怒吼一声:“你们两个废物,滚出去,连一个捆绑了玄铁链条的犯人都抓不住,真是饭桶……”

    林臻冷哼一声,眼神里满是鄙夷之色:“你不也是饭桶吗?抽打两次连老子的衣服都碰不到,你也是个大废物,不然一头撞墙死了算。”

    这番话,在一起手下面前说出来,加上刚才可是演示了两次,还真是深深地刺激了他那高傲的自尊心。

    “我要杀了你,不过你是什么目的,即便你现在跪地求饶,我也要杀了你。”

    秦斯阚处于暴-走的边缘,双目一片赤红,他是真的暴怒了。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