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9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1049章自作孽不可活!

    林臻有种逃避的念头,无法在她的面前,淡定谈论这种话题。

    王石一定是将拉贝娅说了出来,他都忘了是否跟王石提过陆冰璃,若是连这个也说了的话,那这不是风-流不风-流的问题,而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一种行为了。

    他走在后面,不敢面对李淑贤了。

    李淑贤来到了大门口处,转过身来,看着一脸囧意的林臻,淡淡说道:“怎么不说话了,难道王石说的都是假话?”

    “他说了什么?”林臻头皮有些发麻。

    “难道还有什么他没有说的吗?你不妨一次性说出来,我应该能够承受得住的。”李淑贤眼眸里有些怒意了。

    林臻叹息说道:“到了现在,我觉得事情说开了比较好,你是一个好女人,我相信不管是哪个事业有成的人,都希望能够娶到你这样的一个女人,与你一起把这一生走得更好更远,可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这人显然有些不太负责人,连累了不少好女人,这都是我的问题,趁着还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我觉得不如就走到这里,好吗?”

    “不好!”

    李淑贤再次明确说道。

    林臻皱了皱眉,想不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明知道这样的男人如此花心,试问还有谁能够忍受呢,现在是新时代,每个女性都非常独立,不想以前古时候那么的没有地位。

    “淑贤,你不要说气话,是我辜负了你,一切都是我的问题,你有任何怨言的话,要打要骂,我都应下来。”

    “然后呢……”

    李淑贤看着他,说道。

    林臻愣了愣,说道:“然后?没有然后了,咱们依然是好朋友,也能彼此祝福,找到各自美好的人生伴侣。”

    李淑贤说道:“这就是你眼前的真实想法吗?”

    林臻默然点了点头。

    李淑贤目光有些凌厉,好像回到了职场内,整个人散发出强势的气场,直言不讳说道:“这不是你的真是想法。”

    “这是我现在的想法,你难道还有其他解决方案吗?”

    “当然。”

    李淑贤自信满满说道。

    “是什么方案?”

    李淑贤说道:“我的方案就是跟何雅香相同的决定。”

    林臻皱了皱眉,不解说道:“这个跟雅香有什么关系?”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也愿意放下你……”李淑贤说道。

    林臻顿时头疼了起来,他隐约知道了此刻李淑贤的想法,到底王石跟她说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决定和念想。

    这不应该啊,她见惯了风云,见识过尘世间的许多起起伏伏,对人心按理应该非常了解的,为何还有这样的执迷不悟,难道这就是身在局中,无法抽身做一个理智的思考人?

    她来到了玛莎拉蒂车门边,显然她认出来了,这辆车是何雅香的。

    林臻头疼了,他是想过了怎么解决李淑贤的问题,退婚应该是对彼此最好的一个解脱,其实也没有算太过涉足太深,可现在看来,好像现实与他想的不一样。

    “怎么了,你不是要回何雅香那边吗?我也过去……”

    “淑贤,你,你认真的?”

    林臻感觉事情不是朝着他预定的方向发展了,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李淑贤说道:“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还是觉得我应该按照你的想法做事。”

    “不是,这对你们都没有任何的好处,你应该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林臻着急了,连忙说道。

    “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是跟何雅香吗?”

    李淑贤眉头挑了挑,有些急躁说道。

    林臻顿时知道,王石并没有更他说陆冰璃的事情,好吧,这是多重的石头搬起来砸自己的腿呢。

    事已至此,他也知道,也顾虑不到太多了,点点头说道:“我结婚了,在去年的时候,是跟另一个女人。”

    看见李淑贤并没有太过激动的反应,连忙将之前跟李道林说的那番话,再次向李淑贤说了出来。

    两人在夜色之下,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对于此时林臻不小心透露-出来的事情,李淑贤的反应依然没有太大的波澜。

    林臻看见她面无表情,沉默不语的样子,想了想说道:“事情就是这样,夜了,这外面有些冰凉,快回去吧。”

    李淑贤抬起眼,看向林臻说道:“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要让我退出吗?”

    林臻摇摇头说道:“是我们应该停止继续往下走去,这条路不是通往幸福之门的。”

    “不走下去怎么知道不是通往幸福之门,难道你去过……”李淑贤悠悠说道。

    林臻愕然无语,不知道用什么来反驳她,现在的情况,他初衷是希望能够回头,彼此投入了一段感情,但却没有到开花结果,那就不要再继续下去。

    毕竟对于大家都是理性的成年人,有妇之夫的话,始终影响不太好。

    李淑贤看着他,语气里显得有些平静,说道:“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你或许可以跟何雅香说说,看她答不答应……”

    说完她转身就回别墅里了,留下林臻一个人僵愣在原地,他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处理了。

    对方表现的如此平静,没有任何的激动,要么是掩饰的,要么就是从未想过要放弃抽身,甚至还认定,既然她要退出,是不是意味着何雅香也要退出。

    陆冰璃的捷足先登,给了她和何雅香都一个非常艰难的一个选择。

    有时候林臻也有些讨厌自己,为何要如此耍风-流,或者说,为何一开始就给别人机会,这种情感的事情,林臻自问是没有处理好,也没有慎重对待,以至于变成了现在这样的。

    对于何雅香,他是内疚的,对于李淑贤,他是自责的,不应该撩-拨招惹,对于陆冰璃,这完全是一个意外造成的天作之合,或许冥冥之中月老早已经注定了。

    对于拉贝娅,他是在逃避的,却又被对方的执着给钻了空虚寂寞冷的空档期,造成了现在这样矛盾和纠结。

    “哎!自作孽不可活!”

    这句话现在用在他身上是最合适不过了。

    (本章完)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