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祖训!
    村里的年轻力壮男子,带着劳作的铁器工具,还有各种坚--硬木头削成的叉子和尖锐矛头,浩浩荡荡的去抵达了。

    这是原始森林里居住着的另一波土着居民,北泊村,两个村子里的人,经常会为了一些利益而争斗着。

    今天他们莫名的打探到西域村来了一个陌生人,他们顿时惊讶不已,对于这四困之地,或者说世外桃源一般的原始深林,他们这里没有人出去过,而外面的人也没有人进来,这让他们感觉到很是好奇和震惊,于是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西域村。

    他们的斗争和打架,相对比较斯文,不会真的见生死,不过受伤重伤是在所难免的。

    唇亡齿寒的道理,这些人都懂,彼此进行友好的良性竞争,能够让两个村子的人都有积极向上的发展,而不会慢慢安逸死亡。

    而他们更加知道,一旦对方村子没落了,也意味着他们自身的村子无法存活发展下去,这就是小型的生态平衡。

    更何况,原始森林里还不只是他们两个村子,更远一些的地方,也还有村子在,不过西域村和北泊村彼此距离比较近,产生的矛盾也比较多。

    此番他们冲击过来,双方的年轻村长彼此谈判着,得知北泊村的人是为了今天来的陌生外来人,西域村的人暗暗吃惊不已,他们很多人也是刚刚才知道,而对方北泊村的人却已经知道了,可见对方有自身的人在,自身也有对方的人在。

    彼此都有卧底安置在对方的村里,更像是命运共同体一样,彼此关联着。

    经过简单的谈判,双方的年轻力壮的人开始厮打在一起,不过每次一方重伤之后,就被撤下去。

    换另一个人上来,如此反复二十个人后,重伤更多的村庄就输了,每次赌注就是五头两百斤的野兽,这些可是珍贵无比的食物。

    外面的混战,不时有人来向四个老人报信,让他们赶紧通知老巫师樾戚,让她出来主持大局,对方北泊村也是有一个老者,拥有古怪能量的。

    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老巫师樾戚和北泊村那个老人尊者陇单(long shan)进行相互制衡,今天对方也跟随着大队伍走了过来,然而却迟迟没有见到樾戚,让他感到非常的诧异,甚至对这些村民们使用了魔法之术,让这些村民毫无抵抗的能力。

    四个老人得知情况,内心也很焦虑,但他们之前得到了樾戚的吩咐,不得让任何人前来打扰,即便发生了重大的事情,也不能来打扰。

    为此,四人驻守在门口,商议了好一会依然没有进去石堡房间里找樾戚,他们相信樾戚从未有如此谨慎对待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必须要一直等待樾戚走出来位置。

    时间渐渐过去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见到人出来,而北泊村的人已经直接冲击到了广场旁侧的石堡前。

    他们声讨着要见从外面进来的陌生人,甚至直言樾戚违背祖训,放任外面的人进来。

    北泊村的老人尊者陇单,年纪开起来跟樾戚差不多大,花白的发丝,发白的胡子,花白的眉毛,看起来像一个甘道夫重现人间一般,他拄着一个龙头拐杖,与樾戚的那根拐杖相似。

    这两个人分属不同的村子,但是年龄相似,同样拥有魔法能量(生命能量),这对于许多村民而言,两人的身份和来历都不太清楚,毕竟跟随他们同年龄段的人都已经死完了。

    村里面流传的都是一些传闻,对这两人感觉好像是有特殊关系的。

    那些村民非常的暴怒,但却无可奈何,非人力可以抵抗,他们只能寄望老巫师樾戚感觉出来,为他们西域村主持公道。

    那个陇单明知道樾戚在石堡房间里,却没有擅——自闯进去,耐心等待着樾戚的出来。

    他一双深邃的眼睛里,一直凝神注视着那个石门,等待着里面的人出来,他已经感觉到了房间里有三股生命能量波动,显然从外面进来的人也激活了身体的潜能,激活了人体最本真的生命能量。

    “外面来的家伙是什么人?”

    “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一直盘旋在陇单的脑海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正当所有人都有些犯困疲倦的时候,石门徐徐打开了。

    驻守在门口处的四个老人激动不已,连忙迎了上去,看见樾戚有些疲倦的脸色走了出来,步履轻盈,看不出来是年迈的老人,四个老人都百多岁的人了,看到樾戚的一刻,整个人都激动得脸上泛起了红色,可见他们内心的激动之情。

    樾戚走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石堡外面广场上一处高台上坐着的老人,北泊村的尊者——陇单,他也在望过来,两人眼神远远碰撞在一起。

    她身后的林臻和樾司也跟着走了出来,两人在两个小时前就已经完成了转移蛊毒,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稳定身体的情况。

    此时林臻体内血气亏损很大,经过体内差不多两个小时生命能量不断的反哺,也压制了血枯的危险,慢慢血液游-走全身,甚至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况。

    樾司的气色比林臻的还要好,他是一直准备了很多年关于蛊毒方面的转移,体内也拥有浓郁的生命能量气息,况且转移进去的那些蛊毒,只是初步稳定了情况,蛊虫还在慢慢与他的精血进行融合。

    “陇单,你带着这么多人来西域村干什么?想要跟我打一架吗?”樾戚语气有些清冷,双目闪烁着淡淡的蓝色能量光芒。

    对面的老人微微诧异的眼神,看着樾戚身后的林臻,他对西域村也熟悉,有什么面相的人也一清二楚,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从外面来的。

    “他是什么人?”

    进来原始森林所谓何事?

    陇单冷冷说道:“樾戚你竟然收留外人,难道你忘了祖训了吗?”

    樾戚哼了一声,漠然说道:“我没有收留他,他只是路过这里,等下就会离开这里,而他也不是冲着原始森林来的,他是来这里找人,这何来的违背祖训?”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