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打包带走!
    ;陈玥馨直视着他,问道:“怎么了,表姐夫,难道我不能在旁边听着学习吗?”

    林臻摇摇头说道:“能,怎么不能,多个人一切听讲,才有像学生一样的氛围。”

    饭后,陆冰璃帮忙检视了一下宁凡的练习武术情况,发现一切都在正常范围,便没有太过担忧,让他继续按照引气方法慢慢疏导体内的那股气流,只要真正做到了收发由心,用龙虎拳的招式施展出来,圆转流畅就可以了。

    书房里的林臻和陈玥馨相视一眼,回想之前的画面,他解释说道:“刚才纯属误会,陈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陈玥馨凝视着他,说道:“你马上就要和表姐拜堂成亲了,怎么还叫我陈小姐,不应该叫我表妹吗?还有我已经忘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林臻点点头说道:“表妹没事就好,误会的事情就此撇过哈。”

    他主要是害怕让陈玥馨产生误会,既然她没事,那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此时房门推开,陆冰璃指点宁凡练习武术回来了。

    “怎么样了,人体经络和穴位图现在记熟练了没有,这个需要非常熟练才行,否则施针过程中,突然忘了下一针要插哪个穴位,将会很有问题。”

    陈玥馨说道:“我已经记熟练了。”

    “对你我很放心,从小记忆力就超级好,几乎是过目不忘,这点本领学针灸,相信几天就能够上手,我主要是担心你表姐夫,才记了几个小时,恐怕现在都忘却的差不多了。”

    林臻说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刚才我重温了一遍,速度比昨天快多了。”

    “我考考你,天井穴在什么位置?”

    林臻想都没想,在伸出手臂,指了指手肘附近的位置上。

    “天宗穴”

    林臻侧了侧身,伸手在背部某个位置说道:“这里!”

    反应的速度还可以,几乎是下一秒就反应过来。

    如此接连询问了十几个穴位后,林臻都一一解答出来,最慢的也只是两秒钟时间就说出来了。

    “嗯,勉强算过关了。”

    “这还勉强?难道还能光速回答不成”林臻撇撇嘴说道。

    抱怨归抱怨,但还是收敛心神,开始认真凝听着陆冰璃讲解针灸之术,由浅入深,不断加深各种高深的技艺知识。

    心无旁骛,学习的效果最佳,两人都投入到其中,各自捏着一根长针在观摩打量,感受其中的长度与韧性,还有在插入物体中的力量和巧劲。

    这些小东西,看起来锋利无比,却很柔韧,力量控制不好的话,很容易插歪位置,而穴位需要非常高的准度,插针不够到位的话,针灸的效果会很差,而且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有些复杂的部位,穴位比较集中在一起,指不定会插到隔壁的穴位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分分钟会有性命之忧。

    林臻一边凝听,一边观摩着手中的长针,同时微微施加力量,增加巧劲,不断插入手中的一个苹果里。

    这是用来练习用的,此时反复在固定的位置上施展,练习了多次,直到那个部位已经插烂了,再移到旁边的位置上。

    不一会,针灸的插法讲解完毕,然后开始巧劲和力量的运用。

    这点主要是讲给陈玥馨听的,毕竟她体内拥有内劲,而林臻还没有完全练出内劲来。

    不过他也在旁边凝听着,甚至是看见陈玥馨施展内劲集中在长针上。

    “聚气凝聚在双指间,然后轻轻想象着,将内劲灌入在长针上。”陆冰璃一边讲解着,一边微微运转内劲,果然看见她指间的长针发出嗡嗡的轻微颤抖。

    咻!

    林臻看得起劲,哪知道陈玥馨也跟着照做,内劲控制不到位,长针突然疾射,插入了他的手臂上,直接从手臂的肌肉里穿透而出,噗,带着一道血光射入了他身后的书桌挡板上。

    “你要杀人啊”

    幸好这长针很细小,另一头只是稍微增粗了一些,并没有带羽翼尾部,否则他这手臂的肌肉不是一点点他疼。

    陈玥馨歉意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句话何其熟悉,林臻感觉这丫头分明是故意报复,报复他的意外一吻,因为她的表情上根本就不存在歉意和内疚之色。

    陆冰璃也吓了一跳,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局面,连忙说道:“玥馨,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万一插到眼睛或者眉心,后果很严重。”

    陈玥馨说道:“表姐,我也没有料到那长针突然脱手飞出去的。”

    林臻连忙说道:“算了,没事,包扎一下就好了。”

    陆冰璃连忙去隔壁房间里拿了一个药箱子过来,从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倒了一些药粉撒在伤口上。

    淡淡的清凉感觉传来,那前后的伤口疼痛减少了许多,血也止住了。

    不一会,那疼痛感也消失了。

    “这么神奇,是云南白药吗?”林臻瞅了一眼她手中的小瓷瓶。

    “云南白药有那么神奇吗?”陆冰璃纳闷说道:“我自己配置的一种止血药,带有麻醉散效果的,在半个小时内不会有痛感。”

    “神药啊,麻烦给我来半打,打包带走”

    这不是开玩笑的,他感觉之前一直有阵痛传来,现在竟然没有丝毫的疼痛感,而且最神奇的,他只是局部的麻痹,不会整条手臂都麻痹不能动弹。

    若是在部队里有这种奇效良药,受了伤也能够及时止血,减少痛楚。

    陆冰璃剜了他一眼,哼道:“你以为这些药很容易配置出来啊,要找齐这种药需要很多的人力和精力,附近这片大山都凑不齐,还要去外地购买一些配方药材。”

    “好吧,那怎么也要给我整一两瓶吧,最多我给你钱”

    陆冰璃说道:“好呀,你很有钱吗?你能给多少钱买这瓶药?”

    林臻尴尬笑了笑,说道:“忘了跟你说,我是个穷鬼,现在身上加起来,全副身家好像还剩下六十多块,到时还要你给我路费下山。”

    “你”

    陆冰璃娇斥了一句:“过夜费不但不给,还要我倒贴,你有没有搞错”

    “咳咳!表姐”

    旁边的陈玥馨没有料到两人竟然在她的面前打情骂俏,连忙提醒这里还有人。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