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我的人生不是童话故事!
    “你若是敢欺负我和孩子,这盒子里的银针,全部插在你身上。Ωヤ看圕阁免费槤载ノ亅丶哾閲读网メ..kan...la”

    林臻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那盒子里,长短不一的银针,估计有六七十根,别说这么多,只怕一根短短的银针,就可以了结了他性命。

    他咧咧嘴笑道:“放心吧,绝对不会忍你生气的,咳咳,那个,能不能教我练习武术。”

    “你已经过了习武的年龄,现在练的话,只怕也很难有所成就。”

    林臻说道:“强武健身,也不一定是要练出内劲什么的,就是有板有眼,能够起到防卫一些色狼什么的作用,你很漂亮,万一被其他色狼骚扰,我出面的话,手底下没有几个板斧,很容易被反虐的。”

    “你在说假话,如果你说真话的话,或许我会答应教你。”

    陆冰璃哼了一声。

    林臻尴尬笑了笑,他发现这个陆冰璃与她师傅一样,都有一双无比毒辣的眼睛,看人很厉害,只是之前她为何听了我那句谎话就跑了,或许是当局者迷?还是她是故意的……

    “你想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陆冰璃看着林臻,微微点了点头。

    林臻看了眼门口,低声说道:“你不许告诉其他人,其实我是部队里的人,经常执行一些危险的任务,很容易受伤,若是能够提升搏斗技战术,就可以多了一分保命的机会。”

    陆冰璃微微惊讶不已,说道:“你是军人?难怪身上那么多伤口,但是……这身上有很多伤口是很多年前造成的啊,你十三四岁就开始当兵?”

    “卧槽……这么厉害?”

    林臻内心震惊不已,这简直就是当代女神医啊,单纯从他身上的就伤痕就看出了大概受伤的时间,这份眼里可不是普通医生看得出来的。

    “你没有对我说实话,林臻,我生气了!”

    陆冰璃哼了一声,坐在凳子上不再理会他。

    几番说话都没有多少真话在里面,明显就是忽悠她。

    林臻叹息了一声,看来这接连的不痛不痒说话方式,给她造成了不好的印象。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时间已经很晚了,连忙找了一个凳子坐下,然后从茶壶里倒了两杯水出来,递给她一杯说道:“冰璃,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我不听童话里的故事。”陆冰璃背着身说道。

    林臻轻轻闻了闻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思绪一下子飘飞了起来,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时间太久,而他又不愿意去记忆,那个画面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然而此时,他觉得,再次打开了个记忆的匣子,就像是在揭开旧伤疤。

    “十三岁那年,我记得下来很大的一场大雨,我被人从家里丢了出来,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冰璃刚开始静静地听着,后来慢慢转过身来,凝视着满脸痛苦之色的林臻,忍不住心疼地抚摸着他的脸庞,看起来刚毅的脸庞,却有一颗柔软的内心。

    良久,故事落幕,这不是一个童话故事,这是他的人生,从十三岁开始失去家里人的宠爱,陷入了一个地狱人生,那里充满了各种黑暗,各种杀戮,各种饥饿,各种绝望,然而能够存活下来,不是因为信念有多强,也不是本事有多高,完全是因为人性中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渴望,最终走到今天这一步。

    陆冰璃回想这些年的经历,从小得知先天体质的隐疾,对于生命和希望,她比许多人都敏感,此刻听闻了林臻过往的人生,她深深体会了眼前这个男人,为何几番说谎,就是不想让她跟随一起担惊受怕,体会他不愿意面对的过往一段历程。

    二楼房间里,两人浅言细语,说着彼此的过往,两人不同的人生轨迹,却又几分相似的遭遇,对于生命的珍惜,或许会比其他人普通人要更强的强烈。

    “林臻,我的人生很简单,从小就在大山里生活,第一次出去,也是因为听闻了有你这样的人,我才第一次前往大都市,遇见了你,若不是你的话,我这辈子都会在大山林渡过。”

    “是那个秦月妃告诉你的?”林臻回想到当初遇到她的情景。

    陆冰璃说道:“不错,她是我的朋友,从小知道我的隐疾,她也尝试了很多的方法,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找到真正解决方法,我师父说只有传说中的济阳之体,阴阳交合产生了腹中小生命,才会彻底根治我的怪病,而济阳之体,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中医里的一种描述体质,只有真正懂得中医方面的人才能感受得出来。”

    “秦月妃也懂得医术?难怪她能够发现我的特殊体质。”

    “她的医术也不差,我和她算是传统中医学里的两个名门之后。”

    “哦?”林臻突然好奇了,问道:“说说看,你们是什么名门的弟子?”

    陆冰璃说道:“我们陆家的先祖是李时珍的弟子,而我的师父是李时珍的后代传人,而秦家和司徒家族的先祖,则是名医皇(huang)甫(fu)谧(mi)的弟子。”

    林臻虽然读书少,但是也知道这两个是华夏国赫赫有名的古代名医,在传统中医方面,皇甫谧的针灸之术极端出色。

    这几个家族,一直在大山里,传承着这种医术,一定是保留了很多古代的精华所在,难怪如此神奇,骨裂了施针二十多分钟就治愈了。

    “那你的针灸之术也是师传的,还是秦月妃教你的?”

    毕竟皇甫谧最出名的可是针灸技艺,而李时珍最有名的是本草医药方面。

    陆冰璃说道:“每个擅长中医的人,多少都懂得针灸之术,我是师承的!”

    在救治病人方面,相信两大名医都是想通的,同样医术高明,单纯传承这两脉的后代子弟看来,同样很出色。

    诸葛云冲从江南市前来通云县,请司徒家族出手救治,相信那个家族的后辈子弟,也是有擅长针灸的高手。

    而当初在卧龙山里,他曾体会过秦月妃的针灸之法,扎了几针就把他的蛊毒化解了。

    “原来你是名医之后,师承李时珍一脉,本草纲目真的那么嚣张吗?”

    陆冰璃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什么意思?”

    “别,别误会,我可没有瞧不起本草纲目,这毕竟是药物学总结性的大集成巨着,若是能够熟练运用其中的药物知识,就算不是最顶阶的一批医术高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陆冰璃轻哼了一声。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