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伪科学!
    林臻观察着左手臂,微微用力活动了一下,竟然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这简直太神了。

    他看了一眼陆冰璃,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科学啊,明明是骨裂的,怎么能在短时间内就痊愈了。”

    即便是恢复力很强的体质,骨裂这种伤势,没有一两个长期静养都很难痊愈正常,这才多久时间,前后加起来也就十几二十分。

    陆冰璃说道:“你没有见过,并不代表不存在,你那是伪科学,难道这种就不是科学,那什么是科学?做手术和吃西药的那些才是科学吗?”

    林臻被问住了,他发现,其实潜意识里一直认为现代医疗设备,用手术的形式或西式的药物治疗痊愈,没有个一两个月不能下地出院,这些才是科学。

    然而,陆冰璃的话,告诉了林臻一个颠覆性的信息,那就是现代的东西才是科学吗?不是,即便是传统华夏国的中医体系和这种针灸的治疗方法,其实也可以说是科学。

    难道要一两个月才能下地走动,才能彻底痊愈,这些就是科学,十几分钟就痊愈活动自如的就不是科学了?

    这一刻,林臻感觉在这段时间,接触到的很多东西,竟然有些刷新了他的认知和理解,对这个世界的许多事物,全新的接触。

    “也许,你是对的?”

    林臻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对她说道。

    陆冰璃微微诧异,这家伙当然能够接受这种观念?之前她遇到了许多外面的有钱人,甚至是社会地位很高的人物,或是某些领域的权威人物,但是在接触了这些之后,一个个情绪激动,将这些界定为巫术和魔法,甚至抗拒这种现象的发生。

    而林臻竟然在短时间内就改观并且接受了这种现象,可见,这人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开明的。

    林臻对比了两条手臂现在的情况,他除了感到震惊,就只有心惊,若是掌握了这种技能,在战场上是多么的方便,甚至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战斗力,从而达到改变战局。

    这样的情况,或者说这样的画面感,林臻无比的期待。

    “这个容易学吗?”

    陆冰璃开始治疗他的右手,一边说道:“你想学?学什么?”

    “疗伤之法,特别是止血和痊愈伤口这方面的。”林臻说道。

    陆冰璃没有回到,反而问道:“你若是告诉我你的职业是什么,或许我会认真考虑一下。”

    林臻面露难色,这个还真不知怎么说。

    李淑贤的司机兼职保镖,这个职业只是阶段性的,他并不想用这个身份欺瞒她。

    “你不想说就算了,其实即便你想说,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学会的。而且,这个对于你们而言,非常有难度。”

    “我们?”

    “就是我们圈子外的人!”陆冰璃说道。

    “你是说这个治疗方法需要内劲才能做到?”林臻顿时明白了一些,为何现在插在他右手上的那些银针,会剧烈的颤抖着,这不是在装逼,更不是手抖造成的,而是内劲的作用下发挥疏导遗留在手臂里的内劲。

    之前被两个青年男子施展内劲击伤,是内劲震裂了他的手臂骨,而此时,手臂骨里依然遗留着那两个青年男子的内劲,即便是去外面的大医院做手术,只怕一日手臂里的内劲不消失,一日都难以痊愈。

    银针的作用,是要把他手臂骨头里的内劲疏导出来。

    陆冰璃说道:“普通针灸之法不需要内劲,只需要眼光要准,认脉和穴位要准确,出手稳而有力,把握时间节点就可以了。至于高阶的针灸,则需要内劲的运用才行,你现在这样开始学习针灸,恐怕非常困难,除非你能够修炼出内劲,或许你就可以学习这种高阶的针灸技艺了。”

    林臻认真观察着她在针灸右手,每一次在嗡嗡嗡的颤抖中,长针插入他的手臂里,直透骨骼,他现在有一瞬间怀疑,这些骨骼不是骨骼,是豆腐,是莲藕,一插就没入里面。

    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微麻痹的感觉,好像蚊子咬的那种痛楚,随着她不断的施针,手臂处传来的裂痛感觉渐渐消失了。

    这效果不是用神奇来解释了,简直就是……幻觉,好像之前受伤是一场幻觉,如今只是梦醒了而已。

    二十多分钟后,林臻凝视着手中的一枚银针仔细打量起来,柔韧性很好,异常的锋利,而且还很长。

    “你会内劲,不知道一拳能不能击碎直径一米左右的石柱?”

    林臻好奇打量着陆冰璃,若真是如此,他得小心谨慎一些,免得情侣之间打打闹闹的时候被反虐,那就阿弥陀佛了。

    陆冰璃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你是不是在通云县听别人吹嘘了什么?”

    “嗯?难道做不到吗?你师父内劲应该很厉害吧?快一百岁了,我看他走山路健步如飞,脸不红心不跳的。”林臻纳闷不已。

    “你知道直径一米左右的石柱有多粗壮吗?一拳能够击碎,只怕通云县诸多山峰里,能够做到的屈指可数。”

    林臻惊讶不已:“啊……这样啊,那岂不是说很少很少?”

    陆冰璃说道:“只有一些人勉强能够做到,那些都是各个家族里从小习武,用了数十年的努力和时间,才能达到那样的水平,寻常武者,别说是击碎石柱了,恐怕连内劲都很难修炼出来。”

    “那你呢,你有内劲吗?”

    陆冰璃没有说话,只是手指捏动着一根银针,突然朝着书桌甩手弹去。

    咻!

    噗!

    一声极其轻微的声音响起。

    林臻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灌注在银针上,射入了书桌脚那厚重木板里。

    他连忙走了过去,仔细寻找着那根针,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银针竟然全部没入了木板里,只有一个细小的针孔。

    这份力量,摘花飞针,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

    林臻后背生寒,感觉到这丫头也太变态了,若是看他不爽的话,甩一针过来,他肯定十死无生。

    “冰璃,咱们商量个事好不好?”

    林臻看着陆冰璃说道。

    “什么事?”

    “以后就算对我很有怨言,很生气,也不许对我甩针……”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