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混蛋!
    一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

    李清对于这件事,或者说对于林臻,并没有太多的怨言,毕竟他这些年来尝尽了各种办法,依然无法解救陆冰璃的体质隐疾,而只有济阳之体的人才能化解,只要令陆冰璃怀上了孩子,就能够彻底的化解这个隐疾,因此,说到底,他还是很感激林臻的。

    刚才得知林臻来了之后,他也第一时间出来面见,换做是其他人,他才不会如此紧张主动。

    林臻点点头,感激说道:“谢谢李门主!”

    李清看了他一眼,带着李甜离开了院子。

    “爷爷,你原谅了那个坏人吗?”李甜不解问道。

    李清摸了摸少女的头,叹息说道:“这种事情,爷爷也不知道从何恨起,只是希望你冰璃姐姐能够少受点苦,而这个男人也能够勇敢点,承担起责任,相信他们以后的人生也会更好些。”

    李甜似懂非懂,一边走一边回头望向院子的二楼方向。

    院子里很安静,四周山林同样如此,只有远处一些模糊的话语声传来,这药神门里的人都在忙乎着劳累了一天后丰裕晚餐。

    林臻倒吸了一口凉气,两条手臂的裂痛让他稍微轻轻扭动或者摆动,都剧痛无比,若是他日有机会习武,一定要找回这一次的败局。

    望着楼上的阶梯,他沉吟了许久,还是咬咬牙走了上去。

    来到二楼房间门口,他忍着痛楚抬手敲响了房门。

    “甜儿,我不是告诉你不要上来烦我吗?”房间里传来陆冰璃抱怨的声音。

    她若是在意他的话,一定是听进了刚才在药神门外的那句气话,现在她在伤心着。

    停顿了一会,林臻微微使劲推了推门,发现门没有紧闭,连忙走了进去。

    灯光下,在窗台边一个倩丽的身影,倚靠在桌边,望着外面的夜色,好像彻底沉沦黑暗后,能够找到漆黑中的一丝亮光,比现在茫然不知如何面对现实要舒服的许多。

    林臻张望了一眼房间里四周的环境,房间里有一排书架,七八个格子上放置了很多古式的书籍,大部分都是各种传统中医药方面的典籍,书架的旁边还放了两个大箱子,书架前面的一张书桌上端摆着笔墨纸砚,上面有张宣纸,左右两边摆放有小盆绿植。

    房间的另一边有一张古式大床,旁边有个梳妆台,两个角几花盆,一个衣柜,剩下的就是她依靠在窗边的一张四方桌,桌上有一个水壶,一个盘子上端放着茶壶和几个杯子。

    看起来很多东西,其实整体给人感觉很简单而又丰富,物质的满足,精神的富足。

    房间里有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入,他看见陆冰璃托着下巴静静地望着外,根本就没有要回过头来看看身后的人。

    只是过了一会,她发现房间里进来的人,竟然没有走过来说话,这不像是李甜的作风,更加不是两个师兄和那个欧阳圣的风格,她不由转过头来,看见了灯光下的那张让她魂牵梦绕的脸。

    她表情里微微有些吃惊,努了努嘴想要什么,却又突然撇过脸去,不再望他。

    林臻没有走过去,相反,他来到了梳妆台,打量着这里的每一件东西,这里东西很简单,也没有贵重的东西,随后他来到了书架前,看见上面很多繁体古字,有些竟然看不懂。

    直到他看见书桌上的那张宣纸上,整个人惊愕住了,表情无比震惊。

    宣纸上竟然是他的画像,用毛笔画出来了他的肖像,栩栩如生,是当初他在江南市的穿着和发型打扮,墨迹还未干。

    这女人的记忆力和观察力很强悍,只是见过一两次面,就能够画得如此逼真,更厉害的是她的画工,这绝对是从小就学习画画的,而且很充满灵性和天赋。

    若是再上染一些颜色,这简直就是印刷出来的一样。

    只是……旁边留白的‘混蛋’二字,画风转变也太快,把沉迷其中的林臻震醒了过来。

    这得多大的怨气,才画出如此逼真的效果,然后烙印上‘混蛋’二字,她内心显然很生气了。

    噗!

    一个手突然抓起书桌上的那张宣纸,迅速揉成了一团。

    “别……你不要就送给我!我要……”

    林臻一脸心疼,连忙说道。

    “我丢了也不给你……”陆冰璃哼了一声,果真将那团揉作一团的宣纸丢到了旁边的一个垃圾娄里。

    林臻顿时无语,满脸心疼,他快步走了过去,重新捡了出来,然后塞进裤兜里。

    把那两个‘混蛋’二字处理一些,应该还是很有前途的——混蛋的人生里遇到了灵魂伴侣,时也命也,非吾之不能也。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相对无言。

    沉默了一会,陆冰璃忍不住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林臻看着她,认真说道:“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来求一份心安!”

    “你不欠我什么,何来的不安?”

    林臻说道:“别人怎样我不管,但是我身边的人,只要是产生了交集的,我都希望他们过得好好的,虽然也有可能这辈子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又如何,只愿这片天下,和我呼吸同一片空气的曾经相遇的人,都好好的,那我也就心安了。更何况,你不是我这人生中的匆匆过客,我更加不是你人生中的匆匆过客。”

    “男人是不是都是这么嘴甜……还是你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陆冰璃冷笑不已,对于林臻的话,她一点都不相信。

    林臻视若不睹,在男女事情上面,钝q一定要低,否则很受伤。

    “这家伙调皮吗?我对小时候并没有什么印象,也不知道小的时候调不调皮!”

    “你脸皮真厚,你还来干什么,我不想见你!”

    陆冰璃脸色一板,气道。

    林臻说道:“我知道,但是我觉得那小家伙应该相见我的,冥冥之中我就感受到了,所以我来了。”

    “你……你滚,我不想看见你!”陆冰璃突然走了上来,要将林臻推出去。

    “啊……”

    林臻闷哼一声,被她抓住的手臂,顿时传来撕裂的剧痛,这还真不是装的,这条右臂可是有两次骨裂的地方,而她抓住的位置就是骨裂的地方。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