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像一对生闷气的小情侣!
    然而身后的柳生圣雪赤着脚小跑跟上来。

    被林臻呵斥过后,她没有再叫喊,只是却默默紧紧跟随着,哪怕脚下已经磨损了,也咬牙坚持着。

    林臻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些难以相信,这个丫头从小应该是在富贵家庭长大,身娇r贵的,怎么可能吃得了这种苦楚。

    林臻说道:“你不要跟着我了,我不需要你的力量和资源,咱们各走各路。”

    “不行,我要跟着,只要你答应救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愿意,你,你不要丢下我不管……”

    柳生圣雪看见林臻如此铁石心肠,此时已经走了快两千米远了,依然没有停歇,她感觉脚下现在一片火辣辣的,更加不能放弃了,否则之前受的苦岂不是白费了。

    “我与你素不相识,凭什么要救你,而且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林臻说道。

    柳生圣雪说道:“只要是有利益,你要你需要的,我要我需要的,彼此谁也不拖欠谁,不需要凭什么,这是交易……”

    “呵呵,交易,你敢交易吗?”林臻冷笑一声。

    这种病只要控制好,就不会有问题,即便不需要痊愈也没有问题。

    而这女人,手无搏j之力,竟然敢跟着他这个陌生华夏国人,简直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黑暗。

    若是稍微坏一点的人,以她的身材,样貌,以及此刻的穿着,只怕早已经将她强行给拱了。

    林臻冰冷的拒绝,却让她更为坚定认为,一定能够救治好她的病,现在只是需要更高更大的筹码而已。

    想到这里,柳生圣雪连忙追了上去,说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治愈我的病,任何条件,只要你提出来,我都答应。”

    “呵呵,任何条件?”林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说话能经过大脑吗?”

    “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如果我要拱了你呢,你也答应?或者说,如果要你嫁给我呢?你也要答应?或者说,我把你卖去做j,你也答应吗?……”

    林臻的一顿话,说得她无法反驳,脸色变了又变,她完全没有想过那句话的后果是什么。

    不过她越是听林臻这么说,就越发相信,若是坏人的话不会那么好心提醒,而且也一直没有对她再动手动脚。

    之前的那种轻薄举动,纯碎是为了救她而已。

    柳生圣雪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同意出手相救。

    不过她可不会放弃的,就这么一直跟着。

    一路往前走去,前面走出来树林,然后沿着江河继续往前走。

    林臻没有再理会那个柳生圣雪,这女人就是来找罪受的。

    他要思索着是不是强行去闯一闯道川会的总部。

    虽然难度很大,但是也不是不能尝试。

    陷入思索中的林臻,自然不会知道身后的柳生圣雪一双脚掌都抹除了血,一路走过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血印。

    路边的稀疏行人看见了一个个惊讶不已,对走在前面的林臻充满了各种鄙夷和职责。

    “这画面感,更像是两个小情侣在吵闹,生闷气。”

    “只是这么生气也不应该让女友这么赤着脚走路啊。”

    “这美女也能坚持,若是遇到这种渣男,早应该甩了,还这么坚持干什么。”

    路边一些年轻男子,无比的抓狂,很想来个英雄救美,然而看见林臻那凌冽的面容,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顿时败退了他们。

    “真是可惜了,多好的一个姑娘啊,都不懂得珍惜。”

    林臻不知不觉,发现沿途有很多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说的是r国语言,一句都听不懂。

    不过他观察那些人的眼神和神情,知道这些人说的大概意思,连忙转头去看。

    “怎么回事?”

    他发现柳生圣雪扑倒了草地上,一双期盼的眼神远远看着他。

    林臻心里很是烦躁,不该招惹这个女人的。

    现在想要甩脱身,他的本心又做不到,无奈叹息一声,走了回去。

    “女人真烦!”

    林臻将她背起来,朝着前面继续走去。

    柳生圣雪趴在他的肩膀上,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像一只羔羊一眼非常依赖着。

    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此刻竟然有些泛红,闻着他身上的男子气息,让她有些迷离,哪怕这家伙身上的气息充满了酸臭的汗味。

    “你真好!”

    柳生圣雪在林臻的耳边呢喃说道。

    林臻耳边痒痒的难受,不由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她的丰腴p股,哼道:“别捣乱,非要找苦头吃。”

    “我愿意!”柳生圣雪在心里默默说道。

    林臻没有说话,寻找着四周远处建筑,现在他伤势有些反复,特别是刚才跳车,让他肩胛骨的伤势陡然加重了许多,需要去医院包扎一下才行。

    林臻问道:“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医院吗?”

    柳生圣雪早已经发现了他身上的伤势,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然而之前接触过程中,竟然没有丝毫的发现。

    他竟然受了重伤,也还拼命保护自己,刚才的跳车,她现在回想起来还惊魂不定,若是没有他在身前抵挡,恐怕她现在不死也毁容了。

    想到这里,柳生圣雪突然伸手在林臻的脸上轻轻擦拭了一下汗水,柔声说道:“前面五百多米拐过去的街道有一个小医院。”

    林臻加快脚步,快速往前面走去。

    不一会,两人来到医院,林臻让医生给他打了一剂消炎药,继而清洗了一下大腿的伤势,手臂的枪伤,以及肩胛骨处的重伤。

    医生强烈要求要给他做手术,镶嵌钢板固定断骨,然而林臻拒绝了。

    这样的环境他不可能做大手术,其次他体格比一般人强壮,自身的修复能力也比较强大。

    若是镶嵌钢板的话,他基本上算是废了,以后军旅生涯也很难有所寸进。

    况且他以前在国外佣兵生涯,各种惨烈的景象都经历过了,枪伤周身多的是,但是没有一次是做镶嵌支架来固定那些断裂的骨头。

    每次借助外伤药进行敷治,凭借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在深度睡眠之中痊愈。

    这也是他魔王的外号来源的一个原因。

    此时,林臻看见医生已经包扎好了柳生圣雪的脚掌,对她说道:“我走了,你让家人来接你吧……”

    “不要,我要跟着你!”

    (本章完)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