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子母连环炸弹!
    一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

    “她是个好姑娘!”

    山林中显得很是安静,林臻轻轻说了一句,认真地检查着余定洲身上的定时炸弹,这个是子母连环炸弹,一个是他前后捆绑着的炸弹,一个是他嘴里含着的炸弹。

    余定洲狐疑的眼神望着一脸专注的林臻,听见他如此赞赏妹妹,眼带笑容,那表情像是在说:“你还真是有眼光!”

    观察了一会,林臻开始动手了,吓得余定洲连忙后退了一步,表情怪异地看着他,好像是在问:“小子,你行不行的?”

    林臻认真地说道:“我行的,我很行的。”

    见他怀疑的表情,林臻摊了摊手说道:“好吧,既然你不相信,那就这么跟我走吧,让你的队友来拆除!”

    余定洲表情古怪不已,他还真不想这般模样去见兄弟们,犹豫了一下,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对林臻点了点头,意思在说:“我相信你!”

    原本林臻还想捉弄一下他,不过看见他不能说话,只能放过他这一次。

    他掏出匕首,从一团红蓝白黑几种线选择了两条,分辨确认了一遍之后,毫不犹豫挥刀砍断,嘀!嘀!嘀!

    余定洲身上绑着的炸弹开始嘀嘀嘀的报警声,而且上面的定时秒表开始疯狂跳动着。

    两人脸色一沉,他们都觉得这个炸弹不正常。

    余定洲踢了踢林臻,着急的眼神示意赶紧看看是怎么回事。

    林臻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一分钟倒数着,还真特么的短!

    没有犹豫,他快速检查了一下线路,迅速分析判断,很快找到了原因,他对余定洲说道:“赶紧张开嘴!”

    余定洲愣了愣,诧异的表情望着林臻。

    这一张嘴,没有了压力,嘴里的炸弹就会爆炸,这让他不太敢赌博。

    然而林臻却说道:“相信我,一定是这样的,把嘴里的炸弹扔了,没有多少时间了!”

    秒表上的时间一秒一秒快速流逝,很快就已经进入了二十秒范围,余定洲自问内心一直很平静,然而此刻却起伏很大,对这件事,对林臻,始终缺少一定的信任度。

    “你没有其他选择,快张嘴扔了那颗炸弹!”

    余定洲紧咬着炸弹,此刻有些像是一个赌鬼全副身家下注后,等待着庄家摊牌决定胜负的那种忐忑。

    林臻瞄了一眼秒表时间,十,九,八,七……

    一瞬间,余定洲只能拼死赌一把了,他张嘴猛地吐出一颗炸弹。

    在半空中,林臻突然一脚将之踢飞,继而拉起余定洲猛地往身后扑倒。

    轰!

    炸弹爆炸了,将一棵大树拦腰炸断,弹片四溅,有些落入了他们附近,切割下片片叶子。

    此时,余定洲惊魂不已,他连忙看了一眼还绑在身上的炸弹,此时秒表已经停止在了零点一秒的数字上。

    “你怎么知道这炸弹是连环感应的?”余定洲凝重表情问道。

    林臻摇摇头说道:“我猜测的,那些人在玩心理战术。”

    嘴里的炸弹和身上捆绑着的炸弹是互为装置了感应器,若嘴里的炸弹不扔掉,那么两颗炸弹都要同时爆炸,而另一颗爆炸了,余下的炸弹受到感应,危险也会自动解除。

    余定洲说道:“不过幸好赌对了,不然你我都要交代在这里。”

    林臻连忙用匕首将余下的绳索砍断,帮他解下了捆绑炸弹,然后扔下山对他说道:“你平日是不是对其他人也是如此不信任?”

    林臻的话,顿时让余定洲感到有些尴尬脸红,若是刚才他不照着做的话,恐怕现在嘴巴已经被炸烂了,而且也已经没有了性命。

    余定洲尴尬笑了笑说道:“主要是上次在省城军区医院,对你的印象太过深刻,实在没有想过,还有新兵的进步速度会如此巨大,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林臻哼了一声:“谢谢夸奖,不过你们在我印象中,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什么意思?”

    余定洲不解问道。

    “你们这支特种部队,水平有些闻名不如见面,几乎要将十八个特战队员全部交代在这里。”

    林臻非常不满意说道。

    “这里是战场,牺牲是在所难免,而且你们的对手可是很强劲的,刚才跑掉的那个人,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余定洲虽然被蒙上了眼,但是耳朵却听得到,他也知道这一路上,有很多特战队员受伤了。

    不过现在能够被救出来,而且还是这个林臻救了他,倒是让他感到一些意外和惊喜。

    林臻故作不知问道:“那家伙身手有些敏捷,发现不对劲竟然没有一丝恋战就逃走了。”

    “能够有如此果断的决定,可见他心性很强,果然是世界闻名的雇佣兵金三角猎奇成员。”

    余定洲望着那个黎信逃离的方向淡淡说道。

    林臻故作惊讶说道:“什么,对方是金三角猎奇的成员?难道你潜入这些毒贩的内部就是想要铲除金三角猎奇?”

    余定洲看了一眼林臻,哑然笑道:“你想多了,这支金三角猎奇,在国际上可是很出名的,很多国家对他们头疼得很,想要铲除他们却始终无法做到,我们黑鹰想要对付人家,也得看时机和环境,若是条件成熟,我们或许与他们有一战之力,但是结果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林臻撇了撇嘴,没有兴趣再谈论下去,捡起那个毒贩身上的ak,递给余定洲说道:“我们沿路返回,看看他们怎么样了,但愿不要出现有人牺牲,我可不想第一次出国执行任务,就带着战友的骨灰回去!”

    “小子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话?”余定洲瞪了他一眼。

    林臻摇摇头,没有说什么,默默地往前面快速走去。

    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与吉利不吉利挂不上边,没有实力的话,就算满天神佛保佑也罩不住性命。

    若是有实力的话,即便是更危险的地方,也一样能够化险为夷,这是他的理解,也是他这些年经历过大小数百战所积累的经验和见识。

    当他们走回之前的那个分叉口,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七八具毒贩的尸体,并没有发现王紫阳等人。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