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莫名的微笑!
    感谢海海龙之吻、不可一世的打赏!

    ————————

    在丛林作战,对于山林恶劣环境和毒蛇猛兽,是第一个天然敌人;特战队员自身意志力和胜利信念,是第二个天然敌人;身体饥饿水源与疲劳困倦,是第三个天然敌人。

    相比起前三者,比试场上的竞争对手还真不算什么,那都是简单的障碍摆设而已,若是能够战胜前三者,那基本上对于整场的最终胜利,简直易于反掌!

    相遇战,对于龙魂特战小队而言,是一次简单的试炼,而结果也比较令人满意,不过没能全部歼灭对手,林臻内心里其实很不爽。

    这会给他们后面两天带来极大的困扰,毕竟这不是比拼哪支特战小队击败对手人数多寡而决定胜负的,这一次比试的最终胜利,是以完成指定的目标任务,哪怕是战队里最后一个有生力量,只要找到了比试的目标任务,就是胜利者,胜利就是属于那一支特战小队。

    因此,林臻对特战队员每个人说道:“忘掉之前的相遇战,回复到空杯心态之中,将接下来的聚焦点放在比试任务上。”

    叶飞霖端着缴获而来的九五式突击步枪,心情无比的激动亢奋,借助瞄准镜用来侦查也行,发动攻击也行,不过更多的还是要借助望远镜来侦查。

    龙魂特战六人继续往前穿梭,到了旁晚时分,叶飞霖侦查到了一些情况,连忙折返跑回来。

    其他人分散四周警戒,林臻问道:“猫头鹰,有什么发现?”

    叶飞霖指了指昏暗天色的丛林,四周光线已经非常暗淡,能见度非常低。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方向都是朝着目标区域笔直前行的,但是到了这里,发现左边和右边都有人的痕迹,我猜测是之前那两支特战小队从左右两边山林潜行走了。”叶飞霖问道。

    李小兵闻言说道:“黑狼,我们是继续追踪其中一支特战小队,还是直接往前走!”

    林臻说道:“既然他们这么有觉悟让开大道,那就不管他们,笔直走,毕竟还有飞鹰特战小队一直没有踪影,不能咱们这边三支特战小队打生打死,最后被人家端走了我们的胜利果实。”

    入夜的丛林,蚊子飞虫很多,给他们的前行带来很大的困扰,而且最重要的是,饥饿开始煎熬着他们了。

    三支特战小队在入夜时分,密林之处兵分三路朝着目标前行,看样子都想暂时缓冲一下战斗后带来的后遗症。

    不只是战败后心里落差,还有体能和丛林夜色的危机。

    部队基地里,很多人看着主屏幕上的画面效果变得越来越差,毕竟光线暗淡,很多东西变得模糊不清,操场上那些士兵和同志陆续离开了。

    曹天对张峰说道:“我们走吧,明天再来看看。”

    “老班长你先回去吧,我再看一会。”张峰说道。

    其他特战小队的领队也陆续离开了,既然已经兵分三路了,夜晚应该不会有什么相遇战,甚至可能第二天白天,都未必能够碰得上。

    对于很多观察形式比较透彻的人,特别是刚才通行处同志给出了几个镜头,明显四支特战小队所处的山林位置都不一样,差异也很大,有些人推断真正的恶战应该是在第三天目标任务区域。

    其他人可以离开,但是通信处的同志却需要全天候关注监控,分成三班人员监控着。

    那个首长也离开了指挥中心,给不少人看到之后更加确信了晚上没什么看点,纷纷散场。

    又过了一会,那些还不舍得离开的士兵和同志不得不散场离开,通信处的同志直接将操场主屏幕的直播关闭了。

    部队基地里士兵们三三两两聚集起来,热议着白天时分看到的这场特战小队比试的精彩画面。

    这是士兵们共同的话题,足够说上三天三夜的。

    夜色弥漫,密林之中,林臻带着五人潜行,每个人带着红外夜视仪,在观察着对手踪迹的同时,寻找着猎物和水源。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在数座山峰交错谷底下,找到了一条小溪,非常小,静静流淌没有水流声音,若是不仔细观察,还真发现不了。

    每个人用头盔装满后,用净水药片过滤后,晾了一会喝了大半,然后剩下的全部倒了。

    他们身上从部队基地带出来的三升水只喝了一小部分,不到关键时刻都不会选择喝那些水。

    半个小时后,他们沿着小溪流找到了一口不算很大的小潭水,扫荡了一遍,才找到十多条大小不一的鱼,他们分吃了,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时间渐渐推移,很快到了午夜,体能虽然还有,但是却必须要保持几分体力应对突发危机,因此林臻决定原地休息。

    林臻和陈封上半夜警戒,其他人休息,下半夜再轮换冷锋和王昊警戒,队伍中李小兵和叶飞霖给予足够的休息时间。

    哪怕两人很抗议反对,但是林臻决定了,谁也改变不了。

    除了感动,他们两人也只能选择专注去休息,避免给队友一番好意给浪费了。

    林臻自从加入部队之后,随着训练的不断加剧,他也发现有个古怪的问题无法解释,那就是他身体里的隐疾,好像没有在都市的时候那么严重。

    这个问题他苦思了很长一段时间,却一直没有寻找到答案。

    前些日子他回到江南市,还询问过王诩和宁凡,那两个家伙的隐疾越来越加剧了。

    相反林臻的睡觉不能自我苏醒的隐患开始变得有些减轻了,到现在他只能归集于三个问题:“第一个是秦月妃父亲秦汉给他施加的蛊毒起了作用,第二个是与那个陆冰璃阴阳交合有了孩子,会不会转移了一部分,第三个是军队的强度训练刺激体能极限,压制了隐疾的发作!”

    不管是哪个因素,他现在只需要控制体能状态,保证足够战斗力就行,休息依然需要自我唤醒之法控制,否则不会像其他人那般睡到自然醒。

    第二天清晨,密林之中水雾很浓,增加他们行进难度,能见度只有五十米左右,龙魂六人行进了十几分钟,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湿漉漉迹象。

    队员们忍不住伸出舌头,不断舔着那浓浓的水雾,密林随处可见的叶子上沾满了露珠,他们迅速补充了水分,继续向前赶路。

    没有人知道,第五轮比试进行到第二天清晨,陈国雄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老胡,你不是想要复仇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派你麾下两支特战小队过去……”

    陈国雄给对方报出了两个登山坐标点,然后挂断了电话,舒服地靠趟在沙发上,苍老面容上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