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她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
    林臻大吃一惊,惊骇的目光望着冰冷女子,这个看起来瘦弱纤细女子,爆发出来的力量如此强大,让他这强壮身躯都连连后退。

    “好玄乎的妙手!”

    有点意思,林臻顿时明了,这女子应该就是与之前那个秋兰水一样,拥有华夏国古武巧劲,招式独特带巧,柔中带刚劲。

    不过林臻并不惧怕,反而继续往她的身前笔直走去,嘴里呵斥道:“让开!”

    在距离一步的时候,那个冰冷女子再次出手,依然鬼魅如灵,双手再次拍过来,不过林臻早已经预料到,格斗技战术顺势施展出来,躲避她柔中带刚的劲道,避开的同时,反手切了一掌她手腕处。

    砰!

    两人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继而停止下来,虽然交手的时间很短,但是其中蕴含的凶险,连林臻都感觉到了。

    这女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出手也不知道谦让容忍,每一招都是狠辣劲,这招式如她这个人,冰冷没有感情。

    女子内心一直对林臻充满了鄙夷味道,哪怕是见到林臻聊了这么久,那种观念也没有转变,她发自内心看不起眼前这个男子,然而这刚才交手之后,内心里无比震惊,同时也动摇了她内心对他的成见。

    “这家伙干嘛要手下留情!”

    冰冷女子知道,若是刚才林臻出手再不留情点,要么她被击倒在地上,要么胸前禁地被对碰到,而且是百分百无死角的触摸到。

    但是林臻放过了最有利的这两个结果,偏偏是收回了力量,用巧劲大抵御了她的攻击。

    这一刻,冰冷女子之前的那种成见出现了缝隙,随时等待着苍蝇来叮那道缝隙。

    “小姐,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林臻笑问道。

    冰冷女子冷冷说道:“你要走我拦不住你,不过你走了不要后悔。”

    卧槽,这句话还真具有杀伤力,林臻刚走出去两步硬生生止步了,说道:“你再不说出来,再后悔我也要走了,哥哥没有时间陪你打酱油!”

    “哼……”冰冷女子皱了皱眉,说道:“你当真不记得陆小姐了?”

    “不是不记得,而是压根我就不知道我生命中有这个人的存在?”

    “你这句话若是让陆小姐听见了,她一定很伤心很难过,你们男人当真是不靠谱,欺负人了还不认账!”

    冰冷女子的话,让林臻再次压抑心中的急躁,静静思索起来,过了好一会,他实在想不起来是谁,不由说道:“你别让我瞎猜了,快说吧,陆小姐到底是谁?她现在在哪里,要我去找她干什么?”

    林臻已经失去了耐心,现在他可不会因为对方一句会后悔就一定要停留下来,欲擒故纵的手段他又不是不会。

    女子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还记得在这院子二楼住过的那个人吗?”

    林臻脸上微微诧异不已,他突然间明白了很多,眼前这个女子说的陆小姐,难道是数月前遇到的那个神秘女子。

    “原来她姓陆,她全名叫什么,是她要见我?”林臻问道。

    “她叫陆冰璃,不是她要见你,是她家人需要见你……”

    “既然不是她要见我,我去干什么,不去!”林臻毫不犹豫说道。

    “你,你说什么?”冰冷女子说道。

    “我说不去。”

    “你是不是男人,枉她为你说话,不惜得罪家族的人,甚至为你被禁锢了起来,我真是替她感到悲哀。”

    冰冷女子的话,让林臻感到事情另有玄机,不由看着她说道:“你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我或许可以考虑答应你的请求。”

    “我的请求,哼,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看不过去,来传个话而已,你若是不想去的话,那就当我没有见到你这个人。”

    冰冷女子说完,转身就要走。

    不过林臻却也不喝停,对他来说,没有比兄弟姐妹们性命之事重要,而且若是秦月妃等人不打明御大厦那边的事情,他也不会前来这个天堂酒吧里。

    那个冰冷女子走入了酒吧通道,林臻依然没有喝止她,这令女子感到无比的愤怒,转身回到了院子里,冷冷盯着林臻看,说道:“你当真不关心陆小姐的死活?”

    “我又不认识她,凭什么要关心她的死活,这天下我不认识的人多的去,难道我要天天担心他们的死活,我可不是圣人。”

    林臻对她施展了一通欲擒故纵,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关心,其实他内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想知道那个神秘女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女子眼看林臻要离开了,而且没有一丝留恋的味道,这让她迫不及待跑过去伸手组拦住去路。

    “怎么,你还要来阻拦我,刚才我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这院子里如此偏静,我对你做了什么恐怕都没有人知道。”

    林臻的警告话语没有起到作用,女子依然阻拦住,不过却说道:“你辜负了陆小姐,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就算你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难道你的孩子也不要了。”

    “什么?”

    “你说什么?”

    这个还真是巨大的深水炸弹,炸得林臻平静如镜的心湖掀起来惊涛拍岸,整个人瞬间懵在那里,脑袋变得一片恐怕,恍惚间这些日子以来,每每夜深人静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涟漪诱人画面,此时竟然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女子与他缠绵在一起的画面,这一刻,他心中有种豁然明了的感觉。

    之前有股压抑感,无形巨网在这一刻展露出来了一个角落,一个边缘,让他触摸到了,却又感觉现实存在着,触摸到的只是片面东西,那种焦虑的揪心迫切想要了解全局的急促感涌上心头,乱人心智。

    林臻一步步来到女子身前,盯着她的眼睛看,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吗?”女子冷笑一声,到了现在眼前这个男人还不相信,她在替陆冰璃感到悲哀和心痛,以她的条件和天众之才,竟然选择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

    林臻着实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不知道要不要相信,或者说,要如何才能相信,这世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女子。

    不可否认,到目前为止,与他发生过那种深度关系的女子有很多,但是都是风流行为,是****不会有任何的留恋和进一步的举动,每一次安全措施都做得很足够,否则指不定他现在可以到世界各处召集儿子了,而且还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召集全那种。

    林臻皱了皱眉,他想到了在这院子里发生过的事情,那天好像喝醉了,当时秦月妃也在场,如此看来,那岂不是意味着秦月妃也知道这件事情?

    “她叫陆冰璃是不是?”

    冰冷女子看他脸色不太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现在她在哪里?”林臻问道。

    “丽英山!”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