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你很强,我输了!
    感谢书友15237962的再次打赏!!

    ——————————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仔细打量着林臻,看他一脸轻松的样子,装得还真是有那么一回事。

    “哼,原来这两个家伙是在演戏,一唱一和的,想要吓退我?”

    左全贵想到这里,说道:“就怕你不敢应战,我也不用你让我两只手了,大家双拳两脚公平战一场,输了的人,就像你说的,穿着裤衩跑操场三十圈。”

    不远处那些士兵早已经听见了他们的话,一个个诧异和不解的眼神望着林臻:“这家伙是不是脑子不好使,竟然敢挑战我们班长。”

    “班长的战斗力,我们整个排里的老兵都不是对手,之前训练的时候可是一挑三完全部落下风,若是拼尽全力的话,甚至可以一挑四都部落下风。”

    “没搞懂,这家伙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吧,若真是这样,他还真是做到了。”

    “真是找羞辱的节奏。”一个士兵摇摇头,很是无奈说道。

    旁边的一个人问道:“连你也认为炊事班的那两个家伙是来找羞辱的。”

    那个士兵摇摇头,没有回答,而是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期盼之色,他的目光一直观察着林臻,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将焦点都放在了梁善恒等人身上。

    林臻有些拿定不了主意了,毕竟这个即将产生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到军人的形象,而且最重要的是,毕竟对方可是班长,还真带着连队的老兵,这样坑对方,感觉不太好。

    曹天似乎明白了林臻的顾虑,不由说道:“改一下规矩,输了的人不用裸奔,直接跑操场三十圈吧。”

    林臻明白,他也不想将对方整得毫无颜面,这样的话以后在军队里很难立足,于是赞同说道:我没问题。

    “嘿嘿,现在害怕了,知道要输了所有连这次的比斗的退路都想好了。”左全贵冷哼道:“我不同意,刚才赌注的条件你提出来的,现在临时又更改,若是害怕的话就直说,没必要整些虚的。”

    “哎,不作不死,为何要逼我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改吧!”林臻叹息了一声,对左全贵旁边的梁善恒说道:“你作证,如何?”

    “我乐意之极。”

    梁善恒一直期待着能够好好收拾这个新兵,既然左全贵出手了,那他倒也省事。

    左全贵眼角余光看见陈辉已经找来了一个新兵,时间不多,连忙来到空草地上招了招手说道:“来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林臻看了一眼曹天,确认的眼神问道:“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敞开来干!”曹天说道。

    林臻耸了耸肩,一步步走了出去,来到左全贵的两步距离前,说道:“来吧,尽全力,不然我担心你会后悔……”

    左全贵冷笑一声,紧握拳头说道:“你是我见过最狂妄最自大的新兵,今天我就让你知道,部队不是你一个新兵蛋子张狂的地方。”

    “出手吧……”

    “来吧!”

    大家都不抢先出手,以至于场外的梁善恒说道:“大家一起出手。”

    左全贵一拳挥了过来,拳头带着一阵拳风,力道很足,若是被击中的话,至少会麻痹一会,甚至会受伤。

    难怪这家伙如此自信,哪怕提出裸奔的要求都没有意见,须知道左全贵输了,跟林臻输了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毕竟两人的身份不对等,而且进入部队的时间也不一样。

    曹天饶有兴致坐在草地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望着战斗中的两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知道余倩蓉从哪里听闻了林臻与人打斗的消息,竟然从医务处直奔了过来,很快就跑来了草地边观看着,两只手紧张握着,暗暗祈祷着。

    远处那些训练的士兵也停了下来,纷纷朝着这边观看。

    在众目睽睽之下,战斗中的两人,热血沸腾起来,然而林臻左闪右闪之际,让了左全贵三个回合的攻击,与此同时他也在摸索着对方的技战术和经验。

    观察了一会之后,林臻有些失望,看来对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兵而已,连特种兵的水中都达不到。

    他脚下豁然探出,与此同时另一只脚猛地弹踢了两脚,震开了他的一条腿,身体猛地微微一侧,躲避了对方的拳头攻击。

    左全贵连环两击没有建功,拳势拉回来想要组织进攻的时候,林臻突然整个身体跃起了几分,整个身体压了上去。

    砰!

    林臻的肩膀重重撞击在在对方的拳头上,借助反震之力侧身,脚豁然抬起踹中了左全贵的腰部位。

    咚!沉闷的**撞击声音响起,场外围观的梁善恒等人眉头拧了起来。

    “情况不妙!”

    “老左不是新兵的对手,怎么可能,这个新兵……”

    陈辉带来了一个新兵,站在梁善恒的身边停下,看着场中打斗的两人,暗暗心惊,低声问道:“这个新兵怎么这么厉害?”

    梁善恒嘴角微微抽了抽,说道:“我怎么知道,首长有些坑人啊,不只是坑了老左,连我们几个也要坑进去!”

    他已经看出来,对方是在给老左面子,不想在身后那群士兵面前太过落左全贵的面子。

    连环踢了两脚,林臻将左全贵逼退了数步,气定悠闲说道:“你已经输了,还要打吗?”

    左全贵脸色发紫如猪肝色,难看得可怕,他紧握双拳,肌肉上的经脉如蚯蚓攀爬状缠着粗壮的手臂,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看明白,对方的战斗力如此强大,不只是招式快速凌厉,力量也很强悍。

    外人看不出来,但他清楚现在两条手臂和两条腿传来阵阵酸痛感,这是与对方硬憾了很多次,留下的那种阵痛,不得不紧握拳头,否则肌肉上的疼痛更加强烈,甚至骨头都有些咯咯作响的裂痛。

    “这家伙的肩膀和腿都是钢铁做的吗?”

    最让他感到挫败的是,对方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使用两只手,只是用两条腿和肩膀就将他击败。

    有时候战斗不是一定要击倒对方才能算是输,他明白林臻是在照顾他的面子,表面上尽量呈现旗鼓相当的水平,然而暗地里,他心里明白,若是林臻想要击倒他,真的不需要用几招。

    看着对方一脸平淡的表情,左全贵心中无比的挣扎,拼命也不是对手,再打下去恐怕对方的忍耐有限,到时出现更加的不堪局面,恐怕他在部队里也待不下去。

    “你很强,我输了!”

    左全贵说道。

    这番话一出,场面顿时混乱起来,陈辉等人惊愕不已。

    后面那些士兵更是轰乱叫嚷着,纷纷不服气地叫嚣着他们的班长,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传来:‘班长继续打啊’,‘击倒那个新兵’,‘打到他怀疑人生’。

    曹天虽然知道林臻的格斗水平很厉害,但是也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变态,不用两只手就能击败班长级别的左全贵。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