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失眠的一夜
    “明天看看吧,或许这家伙一晚上都坚持不下来呢。”曹天叹息了一声,连衣服都不脱倒头就睡。

    张峰无奈叹息了一声,这种画面他这些年看得太多了,每一次新兵入伍,平静的心都会躁动起来。

    今晚,似乎特别的躁动,哪怕曹天明明已经躺下,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明明闭着眼,呼吸也均匀,作出一副已经熟睡的样子,但是张峰躺在床上,也能感受到老班长内心的那种煎熬。

    他非常理解老班长此时焦灼的心情。

    在张峰看来,他希望门外的林臻能够坚持下去,不要就此放弃。

    毕竟同样的画面,之前十几个优秀的新兵都被曹天的考验逼走了。

    没有过关,等于就没有了后面的故事。

    而现在,门口外的林臻,同样在经受一种无声的考验,若是考验过关了,不是林臻的荣幸,而是曹天的荣幸,是曹天最大幸福的到来。

    因此,陪伴老班长身边多年的张峰,此时的心情也是无比的复杂和焦急的,他在祈祷着门外的林臻,千万不要离开,千万不要放弃。

    林臻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门口外面,他没有再冲着门口怒吼,而是静静地笔直挺立在门口,凝神盯着木门,似乎想要看穿木门直射里面的曹天。

    他不走,是因为要找回巅峰的自己。

    今晚与曹天的一战,他才惊醒发现,实力倒退的如此严重。

    必须要与强大的对手较量,激发潜力,重新恢复之前的战斗力。

    西南的晚上,气温非常的低,特别是现在已经深秋转入冬天的季节里,山谷地形环绕,非常容易形成风向。

    呼啸的夜风如吞噬人心的一匹嗜血的狼,不断摧残着林臻的意志力。

    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已经被这冷意肆虐的寒风给击败了。

    林臻却异常的清醒,不断提升着,这是一场无言的战斗。

    曹天已经应战了,闭门不出已经说明,他要林臻与西南山谷晚上恶劣天气做搏斗,赢了,他才能有资格与曹天再战。

    这是他的理解,也是曹天无声的一种宣示。

    林臻穿着训练的军服,非常的单薄,而且这一身军服已经穿了两天了,一股淡淡的酸臭随着毫无定向的卷风吹送之下,有些送进了他的鼻孔里。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身上那股冷意,让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不过他咬牙坚持着。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办公大楼的灯光全部熄灭了,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山谷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林臻感受到那股冷意越来越强,不得已,他只能在原地做起了上下蹲,一百个结束后,他开始做俯卧撑,同样一百个。

    结束后,他身体传来乏力的感觉,不过却暖和了许多。

    这激烈的一番运动,能够抵御些许的冷意,然而一旦停下来一会,身体四肢就会变冷。

    但是他也不能无限的做那些剧烈的运动,毕竟今晚,他还没有吃饭呢。

    唯一吃过的饭,还是在省城军区医院的食堂。

    肚子里咕咕叫,身体外周身细胞在抗议着,那冷冽的寒风,单薄的衣物根本就扛不住。

    “这番下去,恐怕很难坚持到天亮!”

    他来到草地上,选择一种中和的运动方式,在确保能够抵御寒风的情况下,练起了军中长拳,还有格斗术。

    军中长拳是老兵们在操场上练习的时候,林臻等新兵做队列训练的时候偷瞄的。

    因此动作并不是很连贯,也不正确,不过反正现在是用来热身,也不管对不对,反正不停的做就对了。

    当他身体缓和之后,就停下来,等寒意渐浓的时候,又开始挥洒拳术。

    只是他这种办法,在屋子里张峰和曹天两人看来,非常的笨,也很蠢。

    “这家伙难道就不能找到避风口吗?”

    “非要顶着寒风苦等一晚?”

    张峰低声说道:“老班长,你猜他会坚持到明天吗?”

    曹天沉默不语,静静地透过窗缝隙观察着草地上舞动着身姿的林臻。

    他内心不断的祈祷着林臻能够坚持,又希望他能够知难而退离开。

    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

    “睡吧!”

    曹天劝说张峰说道。

    张峰摇摇头,说道:“今晚我是睡不着的了,我很想知道这个新兵,能不能通过你给他的一种测试考验。”

    或许他只是倔强而已,等他心中的那股气释放出来,应该会离开这里。

    曹天回到座椅上,点燃了一根香烟,他在黑暗中抽着闷烟。

    张峰只能陪他一起等待结果,等待林臻最后能走到哪里。

    星朗夜空中,宁静的山谷里,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很多人已经进入了睡梦之中,而草地上的林臻,依然在隔三差五的运动起来,身体越来越虚弱,体力消耗太大,肚子里的饥饿感快要击败他了。

    不过依然坚持着,时间非常缓慢的流逝,林臻不时抬头望着山峰上空的那轮明月,观察着它西移。

    只是看了好久,那轮明月就像是跟他较真似得,许久都没有移动半分。

    到了后来,林臻只剩下一个信念,那就是不能停下,也不能倒下,就这么在草地上来回走动着。

    两只手不停的摩擦着肌肤上的那股冰凉之意,用呵出来的热气来捂热双手,捂热冰冷的脸庞。

    这种日子,何其的熟悉,像是回到了国外当年训练的场景,被人扔进了沙漠里,昼夜极具的温差,差点没把他们兄弟姐妹们几个人给折磨死。

    但是他们最终坚持了下来,并且全部都生存了下来。

    这一刻,他想到了曾经一同经历过各种生死考验的兄弟姐妹们,再一次的,他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种更为顽强的精神力蔓延全身,让他忘却了此刻的环境,忘却了此时的恶劣。

    当希望的曙光随着月亮的西移,东边山峰上不知道何时泛起了鱼肚白的时候。

    当林臻艰难地移动着脚步,已经快要麻痹的失去知觉,走廊里的那十几只鸡,有不少公鸡发出了清亮的鸣叫。

    “闻鸡起舞!”

    这是对炊事班作息时间最好的一个衡量指标,一排二层的屋子门口纷纷打开,他们要起来开始准备早餐了。

    新兵的训练还没有到时间,但这些炊事班的士兵就要率先起来,争分夺秒的准备早餐。

    林臻坚定的目光依然望着前方,哪怕很多士兵已经出来了,曹天和张峰的房门也打开了,他也没有停下来。

    ————————

    手指关节痛,今天两更!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