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调去炊事班?
    部队的训练就是如此,根本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行就上,不行就滚,这里不是谈判讲条件的地方,一切都要看最终的训练成果。

    而新兵连三月考核,是最后的一道关卡,所有面临最后一道关卡的考验之前,都必须要经过前面三个月每天的各种小关卡的测验和磨练。

    兵器,是越磨砺越锋芒,兵,是越磨砺就变得更强。

    林臻跟其他人一样,也在努力坚持着,他比其他人面临多一重的考验,就是体内的隐患考验,那就像是一头猛虎,狮子,凯觑在一旁,随时多去林臻的生命。

    四趟五十米的蛙跳结束后,很多人两条腿软倒像香肠,只要挣扎站起来的,一个个大腿在乱弹琵琶,那样子,只有更彻底的激发身体潜能。

    “站起来,一个个病怏怏的,像个男人吗?”林大海怒吼着,喝令所有人站起来。

    这种画面,非常的不堪,想要凭借一个人独自站起来,还站得很直的新兵,没有几个做得到,更多的人需要两两相互搀扶着才能站起来,这已经冷他们脸上狂冒冷汗,咬牙都做不到,咬舌或者还差不多。

    林臻将李小兵拉起来,可是没过一会又软倒在地上了,如此来回拉扯了几次,一放手就软倒。

    简直比阿斗还要阿斗,扶墙都好过扶起他了。

    于是林臻只能先将三班的其他人拉起来,然后再回过头来拉扯李小兵,之后就不敢再放手了,一旦放手,估计又软绵绵的倒下。

    黎国良等几个老兵板着脸,不断用言语来刺激他们。

    不过有些语言管用,有些似乎已经麻木了,对他们而言,只能一步步煎熬挺过去。

    挺过去了,就会越来越男人,挺不过去,就会被彻底淘汰出局。

    这是真正勇敢的人的一场考验,一场战斗,是持续性的战斗。

    对于李小兵等人而言,他们现在盼望着时间快点流逝,这样的话,就能结束一天的训练,回到梦寐以求的那张舒服的床上。

    夕阳西下,山谷内回荡着士兵们的怒吼声,喧嚣声,还有各种生命的呐喊声,无数道不屈的生命发出来的声音在山谷内久久回荡着。

    当喧嚣声音渐渐归于平静,一天的训练也到了尾声,排队暂时原地休息,等待最后的结束。

    李小兵重重地坐倒在草地上,对林臻说道:“臻哥,若不是有你在,我真的很难坚持下去,你简直就是我的救星。”

    “救星?”林臻笑了笑,说道:“真正的救星是你自己,是你的信念和努力。”

    “我这种充其量只是流星,一闪而逝,未来很多时候,真正靠的还是你自己,不要轻视自己。”

    李小兵点点头,说道:“我会努力的,对了臻哥,你的身体真的没事吗?”

    林臻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了,你看我现在跟着你们一起训练,能有事吗?”

    叶飞霖一旁坐着,虽然没有靠近过来说话,不过却也像是在倾听的样子,不时还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他们在闲聊着,不过在吃饭前,黎国良却走了过来,向林臻招了招手说道:“林臻,跟我来一趟!”

    “嗯?”

    林臻皱了皱眉,难道还是在做思想工作,要他放弃接下来的训练?

    他非常纳闷,李小兵等人也很是纳闷,低声问道:“臻哥,没什么事吧?”

    林臻报以放心的微笑,然后跟随黎国良离开了操场。

    路上,林臻问道:“班长,是不是有什么事?”

    “若是想要问我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不会放弃接下来的训练的,总之我会跟上大队伍的各项训练,若是做不到,我任你处置。”

    黎国良突然顿足,停下来看着林臻说道:“现在不是你能不能继续坚持得了接下来的训练问题,而是你必须要接受上面的安排。”

    “嗯?上面的安排,是什么安排?”

    林臻纳闷问道。

    黎国良说道:“上级想要安排你去炊事班,最近有个炊事班同志在训练中意外旧伤复发,需要有人顶替,首长鉴于你昨天的状态,计划安排你过去,现在就是去首长那里拿正式的确认文件。”

    “什么,去炊事班?不要,千万不要……”林臻连忙拒绝说道:“班长,整个下午你都看到了,我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的问题,你,你不要安排我去什么炊事班。”

    炊事班,一听名字,就是做饭煮菜的地方,出勤的时候整天背个大锅,活像个忍者神龟,他真的不想做这个,做人都还没有做舒服,就去做神,这不是偷步的节奏吗?

    “这件事情,首长已经答应考虑了,现在我们就去找首长确认这个事。”黎国良说完,转身就走。

    林臻僵愣在原地,这完全就是先斩后奏,还有没有人权了,还有没有一点人道主义了?

    他非常不甘心跟随黎国良,上了办公大楼,来到第一天就上过的办公大楼三楼的一个办公室。

    林臻自然知道现在黎国良要带他来找的首长是谁,就是第一天对他怒吼的李中堂上尉。

    真是见了鬼了。

    来到部队第三天,就直接面见第二次首长,这种情形好像不是很彩头啊。

    林臻站在黎国良的身后,里面传来了李中堂的声音。

    “进来。”

    黎国良看了一眼林臻,低声说道:“记住,不要乱说话!”

    林臻点点头,跟随走了进去,他来到李中堂的身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道:“列兵林臻,前来报到,首长。”

    “报什么到?是到炊事班报到吧,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有种解脱的感觉,不用忍受艰苦的训练了是不是觉得很幸福。”

    李中堂沉声说道。

    “报告首长,不是,列兵林臻,不想去炊事班,我要继续在新兵队伍里接受严格的训练。”

    “怎么,你看不清炊事班,认为炊事班委屈了你?”李中堂大声说道。

    林臻犹豫了一下,看见一旁的黎国良不断给他递来眼神,他连忙说道:“不是,是我觉得没有经过新兵训练,没有经过合格的考验,不够资格进入炊事班。”

    “哼,你嘴巴到是会说,难关将身边的女人忽悠得团团转,你真是长本事啊。”李中堂话锋一转,说得一旁的黎国良听了一愣一愣的,不明吧首长是什么意思。

    不过林臻想了一下就明白了一些,他猜测一定是跟余倩蓉有关,或许是那个他哥哥做了一些手脚。

    果然是来报复的,速度还真快,第一个报复竟然是让他进入炊事班。

    “当真可恶,余定洲,别让我看见你,下次见面一定会好好收拾你一顿。”

    林臻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落到了余倩蓉的哥哥余定洲身上。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