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枪伤病人
    不一会,病房又清净了下来,杨帆最后离开的时候对余倩蓉说道:“目前医院这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检查出来,既然病人已经醒过来了额,而且精神似乎也不错,我建议你们可以先回到原来的部队基地,长期观察。”

    余倩蓉有些无奈,点点头说道:“杨主任,这起病,还请平日留意一下相关的资料,若是有相关的案例和资料,也请知会一下我们。”

    杨帆也答应了下来。

    此时,余倩蓉对林臻说道:“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我去通知晓儿过来,顺便办理一下出院手续以及返程的安排。”

    林臻摆摆手说道:“行了,你去忙吧,趁着还有点时间,我也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一回到部队里,又要被逮着去训练了。”

    余倩蓉离开之后,林臻并没有躺下休息,相反,他很是好奇,刚才那个护士叫杨帆去做手术的病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受了枪伤。

    “职业病!”

    只要一听到关于枪的事情,他都很好奇,也想了解一下,在和平年代,这种动辄就枪伤的,一定不是普通的事情,特别是这医院可是军区医院。

    他走出了病房,然后沿着走廊往前走,直接乘电梯下了二楼。

    手术室跟重症室是在二楼,他猜测杨帆应该已经是直接去二楼的手术室。

    此时,二楼的走廊里,突然戒备森严了起来,保安在最外面挡住了不少好奇的人,再往里面,有几个穿着吉利服的军人,手中还带着枪械。

    林臻凝神望去,顿时忍不住卧槽了一声。

    五六个军人把走廊尽头的手术室大门都堵住了。

    其中两个军人手握着八五式微声冲锋枪,有两个军人手中握着九五式突击步枪,还有两个人手中并没有拿着枪,但是身上的手枪和装备轻便式武器。

    六个人脸上都抹上油彩,军靴上和吉利服上都有泥土和叶子的残痕,每个人身上都挂满了各种辅助装备,就差没有背个包囊了。

    估计任务期间用完了,或者紧急时刻为了轻装撤离丢掉了。

    林臻皱了皱眉,心中有股热血涌起。

    “这几个人难道是因为出行任务被挂彩了一个?”

    “那个兵,请离开这里!”

    保安没有去催促林臻离开,然而走廊里面一个士兵眼神凌厉瞪了一眼林臻,喝令一声。

    眼眸里的那股杀气,换作普通人一定抵挡不住,晚上睡觉估计都会做噩梦。

    但是林臻也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比较赞赏,不过却还惊扰不了他那古井不破的心境。

    军人的喝令声,惊动了其他五个军人,齐齐望向走廊一侧的林臻。

    林臻穿着列兵军服,很是刺眼,在这些特殊军人看来,不外乎是一个新兵蛋子,根本不会入他们的法眼。

    几个保安显然知道这群军人的不寻常,身份特殊,外人更加不可能靠近过来打探八卦。

    一个跑安走了过来,对林臻说道:这个兵,请离开这里!

    林臻摇摇头说道:“我是来找杨帆主任的,他让我在这里等他出来。”

    “恩?”

    保安愣了愣,他自然知道杨帆是医院的主任医生,只是想不到这个新兵竟然是来找人的。

    那就去他的办公室等吧。保安说道。

    林臻摇摇头,表示无奈说道:“他说了在这里等!”

    “你别在这里生事,里面的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保安连忙警告说道。

    林臻直接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保安也不好太过较真,毕竟对方也是军人出身,而且还是在役军人。

    “你坐在这里就好了,不许靠近过来。”保安最后无奈说了一句,然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堵住走廊,禁止其他人靠近。

    不过显然那些军人连坐在走廊上也不允许,哪怕距离有几十米的位置。

    一个胸前扛着九五式突击步枪的军人走了过来,几个保安脸色微微一变,他们都不自觉让开了一条路。

    “离开这里!”军人说道。

    林臻左右看了看走廊,说实话,整条走廊上都没有一个人,很多看见这种场面的,都害怕的避开了。

    万一枪走火了,又或者子弹不长眼睛飞了过来。

    那就看戏看到天堂与地狱去了。

    林臻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军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非常的干练,眉骨清秀坚毅,眼神锐利明亮。

    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高亢中带着一丝沙哑。

    林臻说道:“你们放心,自家人,不会碍你们的事。”

    “你这个刚入伍的新兵蛋子,等你下了连队才能勉强算是一家人,现在你还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

    “不过看你现在跑来医院,一定是训练时扛不住,被送到了这个医院吧。”

    军人冷冽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冷嘲。

    林臻点点头说道:“战友受伤,形势危机,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还是回去守护你的战友吧,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军人皱了皱眉,显然有些意外,这个新兵怎么会说出这番话。

    走廊很安静,手术室门口外的那些军人都听见了。

    其中一个手中没有扛枪的军人大步流星走了过来,靠近之后林臻才发现对方已经有快三十岁的年纪了。

    “你是哪个部队的?”年长的军人盯着林臻,问道。

    声音非常的冰冷,甚至有些冷漠,估计战友的事情让他心情非常糟糕,连这些很小事情都变得冷眼对待。

    林臻很认真想了想说道:“番号我不知道,部队基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所以更加不知道我是属于哪个部队的了。”

    “你在调戏我?”年长的军人冷声说道。

    林臻摇摇头,说道:“我确实不知道,是深夜的时候进去的,当然,大概的方向我还是知道的,就是在西南省这边的部队基地。”

    年轻的军人似乎忍不住了,一把抓起林臻的领口子,冷冷说道:“我们没有心思在这里跟你废话,马上给我滚蛋,否则对你不客气。”

    林臻面不改色,说道:“你们对待自己人都这么冲动,不知道对待真正敌人的时候,是否还能做到冷静,不过看样子,应该很难,队友受伤而已,就变成这样子,若是看到一个个队友在身边倒下,你们是否还能冷静杀敌,会不会疯掉……”

    他突然对这几个军人有些失望。

    ————————

    求1元打赏。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