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街道遇袭
    林臻小心将玉扳指收好,然后说道: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把我醉晕过去?

    秦月妃看了一眼他,说道:“是你自己酒量差,天堂酒吧常来的人都知道,来这里的都是买醉的,我提供的酒自然是酒劲最厉害的……”

    “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林臻不耐烦挥了挥手喝止了她的话。

    这很明显是敷衍的话,他自然不相信,不过心中也明白,她们把他弄醉,也是为了陆冰璃,不过秦月妃显然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这件事也算是不了了之吧。”林臻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秦月妃说道:“那个玉扳指你记得保管好,他日我很可能要找你要回来的,那东西对我也很重要。”

    她生怕林臻弄丢了那玉扳指,这可是陆冰璃留在他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了。

    林臻说道:“这东西对我也很重要,我自然会小心保管。”

    “既然如此,那你走吧!”秦月妃下了逐客令。

    林臻皱了皱眉,说道:“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

    “你怎么跟黑熊那边联络上了,还有你跟乔家的人有什么关系?”

    林臻想到了之前几次在黑熊老巢里见到秦月妃的身影,而且伸手非常的厉害,但是施展子弹的暗器,就快赶得上热兵器的威力了。

    而且那天在拍卖场里,很明显,黑熊和乔家的人窜通好了,这可是江南市黑白两道的大势力啊。

    秦月妃看了一眼林臻,说道:“我们的追求不一样,利益不一样,所以你不用管我跟谁跟什么人有关系,总之不会影响到你就是了。”

    林臻说道:“是吗?若是不影响到我这边,我自然不会管你的事情的,但是若影响到我这边的事情,那我也提前跟你打声招呼,到时我可不会客气什么,包括在我身上下了蛊毒之术的令尊。”

    “你……”秦月妃脸色冰冷了下来,看着林臻说道:“你在威胁我。”

    “你若觉得是的话,就算是了,明御大厦,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我得利了自然不会忘了与令尊的约定。”

    林臻马上要离开江南市了,以秦月妃的底蕴和实力,相信若是出手的话,太监和道士两个人会比较棘手,要分散精力来应付她,这只是给其他势力渔翁得利。

    因此,他现在突然说出这种僵硬氛围的话,也算是提前交底。

    “你什么意思?明御大厦的事情对我和父亲同样重要,凭什么只能让给你!”秦月妃没有料到林臻竟然说出这种话,而且对明御大厦的事情如此重视。

    “因为那是我必须要得到的东西,所以任何人威胁到我的,我都不会客气。”林臻说道。

    秦月妃冰冷的眼神里满是失望之色,她冷冷说道:“那就各凭本事吧,不送……”

    林臻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

    砰!

    在房门关闭的刹那,秦月妃豁然站起来,难以掩饰的怒火爆发出来,甩手将旁边桌上的东西狠狠扫落地面。

    “林臻,你个混蛋……”

    秦月妃破口大骂起来。

    刚刚走下了楼梯,林臻都远远能听到,无奈叹息了一声,他也没有办法。

    不敢做得对不对,他对明御大厦的研究项目成果志在必得,不管是任何人,都不容染指半分。

    离开天堂酒吧,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街道上的人很少,只有零星的一些勤奋小商铺稀稀拉拉开门,更多的是经营早点的店铺。

    走过一条街道,林臻买了两份早餐,等了几分钟,才看见有一辆出租车远远驶了过来,他轻轻挥了挥手,准备坐车去嘉裕公馆看一眼何雅香。

    昨晚一杯醉被喝醉了,手机上几个电话没有接,后来直接被陆冰璃关机了。

    离开酒吧打开手机,就看到何雅香的那六个未接电话,心知昨晚何雅香一定很担心,所以迫切要回去看看他。

    林臻想到何雅香,脸上露出一丝柔情,心里有些甜蜜又有些不舍,此刻整个人的心神都已经飞到了何雅香那边。

    砰!

    他下意识打开车门,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凌厉的光芒刺了过来。

    林臻被迅速袭来的危险惊醒,往后猛地退出一步,手中的早餐往后一摆,另一只手顺势格挡住对方的匕首。

    眼角余光看见后排座位车门突然打开,迅速窜下来两个男子,他们扑杀了过来。

    喝!

    林臻脚下连踢了两脚,逼退使匕首的那名男子,迅速往左侧退了两步,躲避扑杀而来的后面两个男子。

    几乎是眨眼间就发生的事情,林臻若非危险意识的预判比别人强几分,刚才的出神时刻换做其他人铁定会中招。

    “你们是什么人?”

    林臻打量着三个青年男子。

    “来取你性命的人!”

    对面使匕首的男子大喝一声,招呼身边两个同伴一起扑杀向林臻。

    那辆出租车司机早已吓得开车逃走了。

    这几个家伙比混黑的人还要恐怖,根本就不像是江南市道上的人。

    出租车司机也算是老司机了,在江南市道上的人,他虽然关系不深,但是也知道一些人,更是在边缘范围打过几次交到,第一时间就判断这三个青年男子不是混社会的寻仇,简单教训一下人就算了那种。

    特别是在开车的过程中,司机发现这三个人身上充满了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气息,若是懂的人,定然能发现那是一种杀气。

    普通人即便遇到这种浑身充满杀气的人,也很难感应判断这就是杀气,只会觉得不舒服。

    此时,三个人面对落单一人的林臻,他们围攻了上去,刚才的偷袭没有成功,已经很是让三人感到意外了。

    只是,他们的意外指数此刻呈现螺旋式上升,来回混战了几个回合,竟然连对方身上的衣物都没有沾上,更可恨的是,对方手中还拿着两份早餐,两个圆塑料盒子装着的稀饭,在打斗中竟然没有溢出来。

    “这……”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那种无力感,你不去亲自尝试一下是不知道酸是他们的真酸,更何况是酸爽!

    砰!

    林臻观摩了一会,顿时失去了兴趣,一拳轰砸在使匕首青年的脸上,瞬间倒在地上。

    “怎么……可能!”青年人忍痛惊呼一声。

    “啊……”

    他的震惊还没有结束,两个同伴一左一右,被踢翻在地上。

    哀嚎声在清晨宁静的街道上,如夜莺悲鸣叫声,刺耳又惊悚。

    三个人惊恐看着林臻一步步靠近过来,使匕首的青年扬了扬手中的匕首,紧张说道:“你不要过来,不然,我……我……”

    我了半天也说不下去,因为他的一只脚被林臻踩在了脚下,恰好是在脚跟内侧,冰凉的水泥地正在摩擦着他脚裸骨,咯咯的声响,伴随揪心的剧痛。

    “求,求放过……我,我们错了!”

    那青年满脸扭曲,犹如毕加索的人脸画像,要多抽象就有多抽象。

    ——————

    找机会爆发一下,求动力!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