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阴阳玉扳指
    夜色蒙蒙亮,天上的明月羞涩的躲入了云层。

    房间里早已经安静了下来,陆冰璃坐在床前静静看着林臻,瓶子的解药也已经喂服给他吞服下去,外面天色快亮了,她起身离开了二楼房间。

    冷风吹拂而过,她脸上的紫色面纱再次挂起,看不清她的脸,但是眼角那淡淡的未完全散开的韵意,老司机定然能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她刚走下楼梯,就看见院子门口秦月妃已经侯立在那里。

    “请把我将这个东西交给他。”陆冰璃掏出一枚玉扳指递给秦月妃说道。

    这枚玉扳指之前交给秦月妃,然后让她拿去拍卖,吸引她要找的人,想不到这人竟然是林臻。

    如今她既然得藏所愿,但是她能够接受的也就这一次,虽然不能保证一次就命中,怀上小孩,但是她已经再难放下内心的执念进行第二次。

    “你要回山门了?”秦月妃说道。

    陆冰璃点点头说道:“我不会再出来了,若是天意如此我会死在山门里。”

    秦月妃点点头,她很早就知道了陆冰璃的情况,这样的选择不是一天两天就决定的。

    “那若是你怀上了他的孩子呢?”

    陆冰璃回头看了一眼院子二楼房间方向,出神了一会,然后说道:“若是老天爷命不绝我,我会回来找他,做他身边的一个无名无分的女人。”

    “这……你这是何苦呢,其实以你的条件,普天之下,恐怕没有几个配得上你的。”秦月妃说道。

    这番话,还真是绝对,以秦月妃风华绝代的容貌,对另一个女人说出这种话,可见陆冰璃不只是姿容绝世,更在于她的真正实力和底蕴。

    可是,或许有些人,天生就被某个人克制,这是时也命也,非人之所能也。

    陆冰璃苦涩摇摇头说道:“红颜祸水或许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我现在也没有其他所求,回到山门帮助师傅老人家编制完善《药草纲目》。”

    秦月妃点点头问道:“你现在就急着走,不等他醒来了?”

    “不了,月妃姐你帮我照看他。”陆冰璃摇摇头,说道:“保重,我走了!”

    秦月妃说道:“一路小心!”

    目送她离开后,秦月妃带着单若真上了二楼房间,检查了一会,气息匀称,体内的春眠水药力已经在慢慢散去。

    相信天一亮,他就会醒过来。

    见林臻没有事,两人离开了。

    只是房门刚闭上,林臻就突然睁开眼睛,缓缓坐了起来,刚才院子下面陆冰璃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心里很不是滋味。

    “哎!”林臻叹息了一声,其实在阴阳交融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有知觉了,只是那种尴尬的局面,若是醒过来的话,陆冰璃定然无地自容,还不如装作酒醉不醒。

    之后陆冰璃坐在床头边,在他耳边低声细语说了很多,说的是她从小到大的各种经历,包括得到这种怪病之后的种种纠结和渴盼,还有眼前这种难言之事。

    林臻全部都听完了,心里在震惊这女子的来历同时,也感到世上无奇不有,更加佩服这个女子的神奇医术。

    他起身来到窗前,望着倩丽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一个叫丽英山的大山林里,药神门的一个神秘之地。

    他日有机会,要去这个地方看看,也许这药神门里的医术高手能够解决他们兄弟姐妹们身上的隐患,不过既然以鬼魂的医术都束手无策,恐怕更还真是困难。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他感应到体内那股春眠水已经彻底消失了,身体的免疫力了非常可怕,经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身上的药力就消失了,所以陆冰璃对他做的事情都清楚。

    “这种缘,还真是,孽缘啊!”

    林臻在天亮的时候走出了房门,刚好看见单若真端着早餐进入了院子里。

    “真儿,我怎么睡在这里的?”林臻装作刚解酒醒过来,不由问道。

    “你喝醉了,难道不知道吗?”单若真说道。

    “是吗?”

    “我记得只是喝了一杯而已啊,怎么醉得这么厉害?”

    林臻自言自语说道。

    单若真俏皮打量了一眼林臻,好奇问道:“你昨晚醉过去之后,有没有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啊……发生了什么事?”林臻愣了愣,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问你吗?你不知道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单若真追问道。

    林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只是觉得身体好像有些虚,筋疲力尽的感觉。”

    “哦……是这样啊!”单若真一脸失望之色,然后对林臻说道:“这早餐你吃了吧,然后到酒吧二楼找大姐。”

    林臻顿时问道:“你大姐回来了?我有重要事情要找她的。”

    单若真见林臻激动,准备要走,连忙喊道:“我知道,大姐说吃了早餐才能去找她,否则她不会见你的。”

    “这……”

    林臻无奈,只好接过早餐,在院子的石桌上匆匆吃过。

    他知道今天会有陆风云等人安排的人来接他,必须要尽快赶回上品别墅里。

    而这边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追问秦月妃的。

    来到酒吧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门虚掩,他敲门走了进去。

    “秦姑娘,好久不见,要找你还真是困难啊!”

    林臻看见坐在窗边的秦月妃,一直凝望着外面街道的景色。

    秦月妃看见转过头看了一眼林臻,说道:“看来一杯酒就把你给醉倒了,还真是让人意外,以后来江南酒吧,你就不要喝酒了。”

    “那不行,之前可是说好了,我来江南酒吧喝酒一直免费的,你不会是怕我喝穷你,现在就取消当初的赌约吧?”

    “当初的赌约?”

    秦月妃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异样,不自然起来,不过很快又冷冷着脸,说道:“听真儿说你有事找我,是什么事?”

    林臻走近了几步,仔细凝视着她的脸,看了又看。

    “看什么,有什么事就说,这么盯着人有没有礼貌了。”秦月妃哼道。

    林臻笑了笑说道:“我想知道黑熊老巢的那个蒙面女人,是不是你?”

    “你既然已经看出来了,还问来干什么?”秦月妃说道:“你不就是想要这个,现在给你。”

    林臻惊呼一声:“玉扳指……”

    他接过那枚玉扳指,果真是他要找的那枚,与之前瑶姐通过李道林给他的那枚玉扳指,质地相同,造型也就接近,只是一个大一个小。

    秦月妃给他的这枚,像是女人佩戴的,是小的那个。

    这是阴阳玉扳指,一阴一阳两个组成一对。

    林臻观察了一会,就知道没有找错,这就是李玥瑶以前跟他说过的,只要找齐了阴阳玉扳指,就能够找到他的身份来历。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