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尘缘滚滚
    林臻一杯下肚,顿觉肠胃火辣辣的感觉,似刀割似熔岩,一股热气从五脏六腑蔓延开来。

    好烈!好酒!

    “这是什么酒?”

    林臻微微惊讶,看了一眼单若真那清澈秀美的脸上那闪烁着一丝狡黠的眼神。

    他自然知道这丫头捉弄,整了一杯烈酒。

    单若真娇哼道:“一杯只适合你喝的酒!”

    “什么意思?”林臻感觉到不对劲,那股火辣辣的热气散发到全身,一股热流从他的尾椎骨直冲天灵盖,强烈的晕眩感袭来。

    “你……想要……做什么!”

    林臻非常吃惊,他自问酒量非常不错,而且意志力惊人,甚至乎他从小就经过各种药物的催眠和刺激,免疫力非常的可怕,然……然而,然并卵!

    这一切在一杯酒下肚之后,什么都变成了浮云。

    轰隆!

    他整个人醉倒在地上,非常可怕的酒劲,恐怕九头牛都拉不醒现在的林臻了。

    “混蛋,看你还牛逼轰轰不?”单若真从柜台走出来,踢了一脚林臻,娇哼一声。

    “你们两个,给我将这家伙抬到后院里去。”单若真对身边两个青年说道。

    酒吧后面那座古旧院子的二楼,林臻被人抬到了这里,他现在已经失去了知觉,沉睡了过去。

    此时,二楼房间里站着三个人,三个女人,非常漂亮的女人。

    其实就是单若真,秦月妃和奇异女子三个人。

    她们此时来到床边,打量着林臻,秦月妃说道:“春眠水的威力惊人,寻常人一滴都承受不住,这家伙一整杯喝下去,若是你不给他解药,恐怕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醒过来,真儿你也真是的,只是让你醉倒他,你竟然给她喝了一杯。”

    单若真吐了吐香舌,弱弱说道:“大姐,人家这不是担心会坏了冰璃姐的好事吗?”

    奇异女子脸上挂着紫色面纱,她清澈的眼神望着床上的林臻,对秦月妃说道:“他今天来找酒吧找你是有其他事情的,你这么将他醉倒,恐怕……”

    秦月妃摆摆手说道:“没关系,他来找我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既然这家伙是你命中注定的人,那就不能错过,济阳之体万中无一,能够遇到,已经是非常意外的了。”

    单若真在林臻身上鼓捣了几回,依然没有动静,有些后悔到给这家伙一满杯的春眠水,有些担忧说道:“大姐,那现在要怎么做,这家伙醉得死猪一样,根本就不可能有动静,怎么才能救冰璃姐?”

    秦月妃看了一眼奇异女子,她说道:“接下来就看你了,若是想活命,就不能犹豫太多,机会我已经创造了,若真的像你之前说的,这家伙不答应救你,那只能用强的了。”

    “这不太好吧……”奇异女子犹豫说道。

    “这有什么好不好的,事关性命,你还在乎这个过程,难道你不想活了?”秦月妃说道。

    “这……”

    奇异女子纠结不已,她今天看见秦月妃回来,便将昨天见到林臻的过程说了出来,并且确认林臻就是她要找的济阳之体,世上唯一能够救她性命的人。

    只是想不到秦月妃如此积极,二话不说就想到了一个计策,其实也不算计策了,非常的简单,既然林臻不愿意,那就用强的了,刚好她身上有春眠水这等稀世奇物。

    只是这个办法,奇异女子一直都不接受,哪怕到了现在她依然纠结迟迟不动手。

    秦月妃看见陆冰璃犹豫不决,索性将春眠水的解药塞给她手里,说道:“你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但是我跟你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要想清楚。其实只要这件事不让他知道,这对他有什么损失?若是你觉得内疚,乘人之危的话,那就给他喂服解药吧。”

    “真儿,我们走!”

    秦月妃带着单若真离开了房间。

    此时,淡淡灯光照射的二楼房间里只有林臻和陆冰璃两个人。

    她静静站在床前,望着静静沉睡的林臻,眼神里满是斗争的局面,她内心里渴望生存下去,然而天性使然她又对强人所难一直心有不忍。

    就这么静静站着,古旧院子一片宁静。

    秦月妃在楼梯口缝隙上偷偷看了一会,见陆冰璃一直没有任何行动,无奈叹息了一声,带着单若真离开了院子。

    外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整个天堂酒吧客人火热朝天在尽情释放着都市生活的压力和各种浮躁糟糕的心情,dj工作人员不断播放着各种动人旋律,刺激每个人的声线荷尔蒙,生命激素,让所有的人都不再压抑,跟随节奏感十足的旋律摆动着身姿,继而疯狂舞动起来。

    这是非常刺激而又释放的一刻,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释放,释放,释放。

    街道外面一辆辆车飞驰而来,放下一个个,一双双,一群群的都市男女,然后飞驰离去,这里是生命旅程中的一个中转站,加油站。

    所有人都为了更美好的生命,来到此地,当一切疯狂过后,生活还要继续,未来的希望永远存在,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此生最美好的希望再次扬帆起航,昨日的痛苦,喧嚣,彷徨也将远去,再也不见。

    生命如此美好,每个人都应不枉此生,尽情释放你所拥有的一切。

    这种美好,在人生间每个角落都存在,此时酒吧后面的院子二楼房间里,便是生命中一段美好而温情的片段。

    陆冰璃放下了彷徨,放下了犹豫,放下了痛苦。

    正所谓:

    有过痛苦,才懂得世间众人之苦;

    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

    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她轻轻摘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那是一种上帝进入梦幻潜能的时刻创造的一个无与伦比的艺术品,一个伟大的生命个体。

    此时,她脸色上涌现出一种迷人的晕红,绽放生命最浓厚的色彩,整个人流露出一种醉人的光泽。

    肌肤嫩如凝脂,身上的衣物慢慢褪下,锦绣山河庄如兰,秀美靓丽沐春风。

    陆冰璃放下了所有,缓缓来到了床前,她轻颤的手慢慢触摸到了林臻,像是担心会惊扰了眼前的宁静和美好。

    当她的手从他的额头,眉头,鼻梁,嘴巴,下巴,脖子……她突然心生萌动,感应到生命的召唤。

    一种奇迹的诱惑,一种原始的吸引,阴与阳,乾与困,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生命的律动,一切的,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美妙。

    天堂酒吧,迎来了一批批客人,送走了一批批客人,这里的生活燥而不烦,甜而不腻。

    秦月妃坐在酒吧二楼房间的一个靠窗边的位置,既能看到街道外面的车流人海,也能看到漆黑夜空中的那静静悬挂的一轮弯月。

    动与静,谁动谁静。

    也许此刻她的心已经是代表了一切。

    “大姐,你好像不开心。”单若真一直站在秦月妃的身边,她感受到此刻大姐内心的难受。

    秦月妃说道:“这月亮真好看。”

    话说的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单若真感到的那样,她的心情很糟糕。

    “大姐,你担心冰璃姐姐吗?”单若真稚嫩的脸上有些好奇问道。

    秦月妃回头看了一眼单若真,柔声说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能明白大姐此刻的心情。”

    “大姐,人家已经不小了,你总是说人家小,真是的……”单若真挺了挺胸,傲然说道。

    秦月妃无奈笑了笑,眼神瞄了一眼单若真的胸部,说道:“是不小了,看上酒吧哪个帅气的小伙子,大姐给你拉拢拉拢。”

    “大姐,你怎么那么喜欢做媒人呀。”单若真娇羞说道。

    秦月妃身上一凝,黯然转过头,不自禁望着天上的明月。

    房间里安静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话。

    ————————————

    咳咳,作者君没有文采,只好东凑西凑,见谅见谅,其实想写的优美点,可惜笔力有限啊,哈哈。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