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两个办法
    原本晚上要回去找李道林探话的,可惜他这一晚上,彻底沉沦了。

    何雅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别在即,非常的热情,不管是胃口还是其他,都将林臻满足的不知身在何处,甚至乎连白天计划好的事情都忘却了。

    夜夜笙歌的日子,似乎每个男人天生就会的,当前前提是你得长得有些帅,最差也是耐看的程度,其次要有本事,再次要有钱,咳咳……其实前面两个要求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林臻虽然有钱,可是何雅香貌似不在乎。

    林臻也不是长得很帅的那种,最多算是耐看,至于本事吗?

    你以为区区一杯自以为拉风的璀璨人生调酒技术就能浮掠一个女人的心?

    别天真了!

    “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茬子、神乎其神的刀法,还有那杯dry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

    这些都是传说而已,现实中你找一个试试。

    第二天,林臻非常眷念的离开了那张充满香气而又诱惑的大软床,看见穿着一身紧身职业装的何雅香一脸柔情幸福甜蜜的表情,在忙乎着。

    “你现在要出去?”

    “是啊,今天可不是周末,我还要上班……”

    “别打扮了,就这样很好看了!”

    何雅香看了他一眼,娇笑道:“怎么,怕我太漂亮,被其他人追啊?”

    “谁敢追你,你让他试试,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林臻哼道。

    何雅香来到床边,抱着他的腰凝视着说道:“你这是在吃醋吗,担心我被别人抢了?”

    林臻说道:“当然,你这么优秀,那么漂亮,若被其他人拐走了我怎么办,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不行,要不我把你打包带上,每天给我暖暖被子也行。”

    “你想得美。”

    林臻欣赏着怀里的娇美人,越看越是欣喜,这女人之前还没有怎么觉得,怎么现在才发现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都很漂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两人在房间里温存了一会,何雅香才说道:“厨房里有早餐,还热着,你自己弄来吃了再走,我去上班了。”

    林臻目送她出门后,才回到沙发上坐下,心情很好,想着还有一天的时间,要尽快安排事情才行。

    他打了一通电话,约太监和道士直接到上品别墅汇合,然后吃了个早餐直接坐车前往左黑的住所。

    咚咚!

    门打开了,运气不错,有人开门,只是开门的居然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林臻猜测问道:“张玫娇?”

    “你认识我?”那女人说道。

    “猜的,左黑呢?”

    “他在里面!”张玫娇说道。

    林臻进入屋里,看见左黑躺在沙发上,非常悠闲的躺着。

    “臻哥?你来了,我猜测你也应该要来找我了。”

    “恩?”

    林臻纳闷不已。

    “是玫娇告诉我的!”左黑说道。

    张玫娇说道:“黑子,我先回酒吧了。”

    “恩,小心点,我晚点去酒吧找你!”左黑点点头。

    房间很快安静了下来,左黑关掉了电视,看着林臻说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

    林臻笑了笑说道:“本来是有的,不过现在不用了。”

    “那我猜你找我的事情,一定是跟江南酒吧有关联,不知道是关于玫娇的还是她大姐的?”左黑问道。

    林臻看了一眼左黑,说道:“你好像知道的不少啊。”

    “当然,你知道的,我和玫娇的关系是认真的,自然很多方面都会交流,你和秦月妃的事情,包裹她父亲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不过我有些不明白,以臻哥的身手和铁血手段,不至于会被秦汉得手吧,即便蛊毒之术玄乎其玄的,我还不相信有人能够在魔王面前放肆。”

    “你得到的是什么样的消息?”

    “反正都是负面的,你被制服了。”左黑说道。

    林臻耸了耸肩,说道:“我是故意的。”

    “为什么?蛊毒之术在华夏源远流长,就算现代科技发展至今,有很多方面都很难解释清楚,若是半年之内你得不到化解,性命堪忧。”

    林臻说道:“我就是想要试试蛊毒的威力,到底是不是真的,其实我还真希望这个是真的。”

    “你在以身试毒知不知道?”左黑非常不解。

    林臻摇摇头,没有辩解。

    在他内心里,其实他就是想要以身试毒,看看这蛊毒之术能不能解决他体内的隐患,若是可以,鬼魂给兄弟姐们想出来的第二个解决办法就能够行得通。

    其实要解决他们身上的隐患,一则是依赖明御大厦项目研究的成果,以此促进鬼魂的实验研究,制造出化解的药,一则是找到传说中的巫术,或者蛊毒之术,这两个都是经过反复推敲和查经据典得到的化解之法,只是鬼魂也不确信那种有用。

    但林臻既然偶然遇到了秦汉,懂得这种蛊毒之术,他想以身试法,看看鬼魂说的第二种化解之法能不能解决他们身上的隐患。

    只要能够解决兄弟姐们身上的隐患,即便是要他的命,他也不惧,更何况是一些委屈和威逼呢。

    左黑很是无语,说道:“你这人做事神神秘秘的,不过既然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考虑,我也不多过问,你是有其他事情要找我的?”

    “最近秦月妃有没有来江南市?”林臻问道。

    左黑点点头说道:“前段时间在江南酒吧见过一次,不过她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想要找到她有点难度,臻哥你要找她?”

    林臻点点头说道:“恩,不过晚上我去江南酒吧砰砰运气,若是能找到就最好。”

    “你很急着找到她?”左黑问道。

    “恩,明天我要离开江南市一段时间。”

    “臻哥你要去哪里?”

    林臻诡异一笑,说道:“当兵……”

    “什么……”

    左黑惊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坐了起来,认真看着林臻:“你说真的?不是开玩笑?”

    林臻想不到左黑竟然如此大的反应,看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林臻去当兵这件事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不像!”

    “只是我很是不解,你的身份相信很多国家的重要部门都有留底,华夏国自然也不会少,他们会要你吗?”

    “我不知道!”

    “若是被他们发现了你的身份,恐怕你就危险了。”左黑说道。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