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捧一束花过来给姐认错!
    当林臻回到上品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今晚还真是大起大落的经历,佛如做梦一般,而且这个梦境无比的逼真,杜比环绕声效,伊士曼色彩,还有淡淡的薄荷香味。

    他一路上情不自禁的吧唧吧唧着嘴巴,嘴唇都抿得有些变形了。

    不要以为一个见惯风云,在国外见惯风月场所的兵王,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须知道一个人的纯真,善良,发自内心对美,对艺术的追求,那份决心和保守,并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够理解的。

    林臻早已经将今晚的那份炽热的心奉献给了这个艺术事业上,他的心神早已经沦陷了,以致于经过大厅往房间方向走去,都没有看见大厅里沙发上一直有个女子蜷缩一团打盹。

    他打开大厅的灯光,准备找点水喝,实在是热火缠身令他饥渴难耐,唯有农夫山泉才能让他平复到大自然的搬运工当中。

    “额?”一声嘤咛声音响起。

    他弄出的声响吵醒了沙发上困睡过去的李淑贤。

    “淑贤?你怎么躺在这里,怎么不上房间睡觉?”林臻惊诧不已问道。

    李淑贤说道:“我看你今晚有些不对劲,去敲你门却一直没有反应,打你电话又一直打不通,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臻愕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女人在关心自己,看她有些担忧的眼神,还有一直在沙发上没有上房间睡。

    热流涌遍全身,与之前的热火缠身,如冰火两重天的折磨着他。

    关于李淑贤为何在沙发上打盹的原因,他瞬间已经脑海里补齐了一章节内容,满满的是感动。

    林臻说道:“我没事,你还没有洗澡吗?”

    李淑贤身上的晚礼服都还没有脱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紧张关心自己。

    她摇摇头,说道:“之前没有想脱,等想要脱的时候,淑婷她们已经睡着了,我一个人脱不了。”

    林臻说道:“我帮你,我没事了,早点洗澡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来到她身后,将她扶起来,然后解开晚礼服后面的死结。

    只是,李淑贤在林臻靠近过来的时候,不由皱了皱眉,鼻子咻了咻,说道:“你去约会了?”

    “什么约会?没有,只是处理一些私事!”林臻否认说道。

    李淑贤转过身,凝视着他,说道:“你气色不太好?”

    “额?这么晚了当然气色不太好了,你气色也很不好,要不要拿块镜子照照……”林臻说道。

    在半推半走之前,李淑贤原本很多疑惑要询问林臻的,都被他找理由或者岔开话题给搅黄了,只能等明天再仔细问个清楚了。

    目送她上了房间后,林臻才送了一口气,忍不住左右咻了咻西装两臂,似乎有些淡淡的香味。

    “这女人的鼻子都这么灵敏吗?”

    “况且,我就算找女人又怎么了,你不是早已经警告我不要打你的注意吗?”林臻自言自语了一会,回到了他的房间。

    刚买的西装已经废了,腰肋处子弹的痕迹还有血迹,早已经毁了这上衣西装,脱掉后看到包扎得很到位的纱布位置,他忍不住又响起了与何雅香那涟漪的一幕画面。

    “罪过,罪过!”

    林臻喃喃自语,打了一些热水敷了一下脸和身上的一些污迹,伤口位置不好洗澡,只能简单擦拭了一下,虽然是擦到了皮肤,但是之前的拳脚功夫确实真的。

    与那三个青年交战,虽然赢了他们的,但是也付出了一些代价,索性他的身体太强悍,硬是抗下了不少的力道。

    此时,随着子弹伤痕,竟然引起了一些副作用。

    不行,从明天开始,要加倍提升运动量才行。

    这段时间一直有保持锻炼,生怕都市生活融化了他外面生死拼回来的本领,但是运动量还是不够,所以他必须要加量才行。

    林臻躺在床上,准备好好休息,心血来潮打开了手机。

    之前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毕竟是夜闯黑熊的别墅老巢,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要谨慎的,也要去做,给对手应有的尊重啊。

    怎么说人家黑熊也是江南市雄踞一方的老司机,你夜闯都不用关机,太不给面子了。

    基本的素质还是要有的嘛。

    铃铃铃……

    三更半夜,竟然打电话过来,而且是刚开机就打,显然是一直不间断的打电话,哪怕之前处于关机状态。

    什么人如此执着,执念太深了,在这红尘中行走,很容易受伤的。

    电话号码是一个陌生电话,不,这个不是陌生电话,虽然上面没有储存名字,但是他记性好,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电话是老熟人的,只是……

    “混蛋,你竟然敢一整晚都关机,你想逃避躲着不见人,就算你躲到玄武的壳里也没用,你给我听着……若是明日我出门前,没有见到你捧着一束鲜花在我的门口低头认错,我让你后悔做男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画面,还是那熟悉的味道,只是林臻愣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完全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怨气。

    “陈丽娅,你……你是不是在梦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林臻不得不缓了缓语气,好声好气解释道。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陈丽娅的声音,江南晚报实地记者,非常**炸天的一个人物,完全不向任何恶势力低头的一个代表人物。

    只是她实在想不通,为何如此的怒火,如此的怨气,一晚上不断给他拨打电话,这是什么节奏。

    林臻不懂,所以他很谦虚的询问道:“咳咳,那个,丽娅小姐,是不是你明天生日呀?若是生日的话,你应该找你男朋友给你制造罗曼蒂克惊喜呀!”

    “尼玛才生日……”

    林臻能感觉到,若是站住她面前的话,一定会暴起扑杀过来,来个又是撕咬又是拉扯,指不定还要直捣黄龙灭万代。

    林臻思索了一下,这些天也没有怎么得罪她啊,就是白天的时候见过一次,怎么就这么的火爆脾气呢。

    听这语气和倾诉对象,完全是因为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能激发起她的那份不向任何恶势力低头的血性。

    林臻再次谦虚问道:“丽娅姑娘,丽娅同志,请问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你说呢?”

    “若是可以,我那时就应该送你一记断绝子孙脚,让你以后见到女人都没有一丝的性趣。”

    陈丽娅确实很生气,林臻感受到不像是恶作剧,但……没道理啊,他都没有想明白哪里得罪她了。

    “我不管,林臻你给我听好了,若是明天在我出门的时候,没有见到你捧着一束鲜花在我门口低头认错,我的警告就即时生效。”

    滴滴滴……

    电话被挂断了,如此凶悍的就这么挂断了。

    陈丽娅,你给我个理由,想要男人也不用这么疯狂吧,虽然我长得很帅,还有点斯文,但我可不是斯文败类。

    林臻望着手机,脑海一片凌乱,沙尘滚滚,他都要忍不住要高歌一曲“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这算是什么情况?”林臻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十分钟后,林臻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哎,今晚算是要失眠了。”

    到现在,他都没有想起来,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女人,火爆又无畏的可爱女人。

    ——————————

    能求票,求打赏吗?作者君需要你们的雨露恩泽。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