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情不自禁
    左黑目睹全过程,心中的震惊更加无与伦比,他知道林臻很厉害了,但是没有厉害到,没有怎么出手就将那个强大到没有朋友的女人给震慑住,竟然让对方主动认输。

    “这……”

    这个信息太震慑人了,他需要时间缓冲一下,于是,他上了林臻的肩背,被背出了黑熊的别墅。

    “砰……”

    林臻直接将左黑甩到草地上,屁股重重着地,痛得左黑嘴巴都咧到耳根了。

    “痛,你能给点提示吗?这么突然来一下,我这白月光要肿了。”

    左黑抱怨了一句,然后就停下来了。

    因为他发现林臻的腰肋处有些不对劲,只见林臻重重呼出一口气,表情有些痛苦的样子。

    “你怎么了?”

    左黑一咕噜爬起来,来到林臻身边关切问道。

    “中了那女人一颗子弹,真踏马的厉害,走……”

    路上,林臻问道:“那个女人用了几招制服你的?”

    左黑好不要脸的竖起来两根手指,幸好不是一根手指,更加不是一根中指。

    “我当作两招,但其实差不多是一招,当是偷袭的缘故吧,但这女人真的很变态,我以后都不想再遇到她了。”

    左黑神色有些惊恐,似乎今晚的事情,大大刺激到他了。

    林臻脸色变了变,不过想到今晚的目的,不由追问道:“那玉扳指你找到了吗?”

    左黑神色沮丧,摇摇头说道:“抱歉,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那个女人应该也观察到我在找东西,不过她说了一句古怪的话,说那玩意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得到的,劝我们死了这条心。”

    “嗯?难道她知道我们要找的是什么?”林臻皱了皱眉问道。

    左黑说道:“可能吧,我怀疑那玉扳指说不定已经在她的手里。”

    “若是那样的话,就好办了,至少有清晰的目标了。”

    “但女人身手很厉害,恐怕初级兵王也不是她的对手,我怀疑她的实力,就算没有到达特级兵王的实力,应该也差不多了。”

    特级兵王,那可是全军兵王,相当于粉钻级别的杀手。

    林臻凝重表情,思索了一会后道:“这件事我们还是谨慎一些,暂时停止对她的行动吧。”

    “看来得着太监和道士帮忙才行。”

    两人回到繁华地带,时间已经很晚了,路上行人都见不到一个。

    左黑问道:“要不要去医院包扎一下?”

    林臻摇摇头说道:“不用,你先回去吧,我找人处理一下。”

    分道扬镳,半个小时后,林臻来到嘉裕公馆6栋,给何雅香拨通了电话。

    过了好一会,电话那头才依稀传来软绵绵,有些慵懒的声音:“林臻,三更半夜,你不用睡觉的,若是没事的话,信不信我揍你一顿啊……”

    林臻苦笑不得,说道:“我在你家楼下!”

    何雅香顿时睡意全无,几分钟之后,林臻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在搞什么?”何雅香皱了皱眉,问道。

    林臻看着灯光下睡着粉色性感内衣的何雅香,疲倦的眼神顿时精神起来,爽心悦目,内伤都好了几分。

    “你……你受伤了?身上怎么有血迹的?”何雅香突然惊呼一声,望着林臻的右下肋部。

    林臻笑了笑道:“不小心被利器擦伤,有没有一些简单的包扎伤口的物资?”

    何雅香急忙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里面是一些药类的东西。

    “你经常受伤啊,怎么备用这么多东西?”林臻看见她从小箱子里找出了一些云南白药和一些敷外伤的纱布,惊讶莫名。

    “你管我……”何雅香哼道。

    几分钟之后,林臻感动不已,她还真是心灵手巧,消毒后将伤口包扎得妥妥的。

    望着她那认真的眼神,小心翼翼的包扎伤口,这般情景,这般神态,小家碧玉的媳妇儿温柔的照顾。

    一瞬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林臻突然将她脸庞抱住,重重地吻了下去。

    “嗯……”

    何雅香何曾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形,忍不住惊呼出来,然而林臻的嘴已经紧紧贴在上面,一条灵动的舌头乘虚而入钻了进去。

    她两只手挣扎推开林臻,只是……很快就软绵无力,放弃了挣扎。

    湿吻了好一会,林臻才松开了手,两人低声喘息着,望着彼此那双眼神。

    何雅香满脸羞红,连忙站起身,因为她发现睡衣不知何时已经滑落了肩膀,漏出了半只大白兔。

    她背过身去,快速整理好衣服,然后冲进了房间里。

    林臻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脸色发烫,他忍不住给自己一个耳光。

    “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可以这样?”

    林臻心里悔恨,这有点强迫于人了,情不自禁,真不应该。

    想到这里,他急忙来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不敢进去,低声说道:“雅,雅香……额……刚才……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对,对不起……啊。”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声音。

    林臻知道对方定然很伤心也很生气,看样子真的伤害到她了。

    看着身上包扎妥当的伤口处,如此认真的帮助,却换来禽兽般的举动,换做谁都会很生气了。

    一个黄花闺女,又不是酒吧里的那些坐台,如此正经的女人,这下子,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心理阴影。

    林臻叹息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是我错了,对不起,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真的,你随便要求,我都答应你。”

    那一刻,他真的不知道为何,就是很想吻住她那性感的嘴唇。

    这一刻,他想唱冲动的惩罚,只是,不知道她给不给机会。

    房间里依然很沉静,林臻没脸在这里待下去,连忙对房间里的何雅香说道:“那个,雅香,你累了,早点休息啊,我,我先走了……”

    等了一会,林臻见她还是没有出来,只好离开公寓。

    只是当他关上大门的时候,房间里的何雅香却冲了出来,想要叫喊住,却努了努嘴挺住了。

    “臭男人,胆小鬼,真的就这么走了?”

    此时,她的脸还是很烫,眼眸里找不到一丝的怒意。

    她来到阳台处,静静望着下面公寓门口。

    几分钟后,林臻走出来,他抬头望上来。

    何雅香急忙缩到了一边,不让他看到。

    好一会,她才探出头,望着下面公寓门口,林臻的踪影却不见了。

    ——————————

    看完了投个推荐票哈,作者君非常需要你们的反馈,留留书评让我知道不是一个人在玩单机。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