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逼问
    半个小时后,电梯通电了,只是这个时候偷窃的人已经远遁离开了,乔真俊带着张思权挤出人群,直接进入了电梯里。

    他们路过林臻的时候,两人都不善的目光看着他。

    林臻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右手从兜里掏出一枚芯片状的薄片,弹射在张思权的衣领后,他想看看这两个家伙如何狼狈为奸了。

    张思权毫无所觉,进入电梯里还冷笑不已。

    “哼,倒是想看看你背后有什么人。”

    他带着李淑贤两人进入了另一部电梯,很多人迅速涌了进来。

    滴滴滴,电话响了。

    林臻接通电话,低声说道:“现在散场了,一会见。”

    李淑贤皱了皱眉问道:“谁啊?”

    “哦,是一个朋友,没事。”林臻笑了笑说道。

    李淑贤纳闷不已,她很好奇这家伙在江南市有什么朋友。

    林臻开车直接送两人回去,原本想要送纳兰蓉回家的,不过这丫头竟然要去李淑贤家里过夜,他也无所谓直接将车开进了上品别墅。

    看两人已经下了车,林臻说道:“我有点事出去转转,你们进去吧。”

    “这么晚了还出去干什么?”纳兰蓉还想找林臻聊天。

    不过李淑贤却点了点头说道:“早去早回吧。”

    几分钟后,林臻开车离开了上品别墅,电话此时响起。

    “任务完成,现在过来吧。”太监说道。

    “好,我知道了。”

    很快,他开车来到了一个偏静的地方,太监和道士两人,此时已经控制了张思权和乔真俊两人。

    看来反抗很厉害,被太监两人揍得皮青脸肿的,原本帅气的两个家伙,此时已经一脸的疲惫憔悴。

    “是你,我没有找你,你竟然敢来招惹我,你这是在找死。”

    乔真俊突然看见宝马车上走下来的林臻,这简直是明目张胆,车都不换,人也不遮掩,张狂,无视。

    这种明目张胆,完全是没有将两人以及他们的家族背景放在眼里。

    “你死定了。”乔真俊冷冷说道。

    林臻走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冷哼道:“你还没有看清局势,现在我要收拾你真的分分钟,你觉得还有性命离开这里吗?”

    乔真俊瞳孔一缩,一旁的张思权眼神冰冷,死死盯着林臻。

    “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张思权相比起乔真俊,要显得冷静和深沉多了。

    “哼,就算看你们两个不爽,要教训一番行不行。”

    林臻的话,非常的直白,也非常的任性,连太监和道士两人都愣了愣神,我的哥啊,你逗他们两个就行了,为何还要逗我们两个。

    “哼,逗得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你若是今晚弄不死我们两个,迟早有一****会弄死你们。”

    擦,这句话还真是有些雷人,至少林臻嘴角微微拉扯了一下,果然有种,那就活动一下筋骨吧。

    林臻一人给他们两个重重踹了两脚,顿时杀猪的哀嚎声响起,这里人迹稀少,丝毫不惧被人发现。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乔真俊无比的憋屈,被人带到这里来,二话不说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现在浑身疼痛,偏偏就是不说出目的是什么。

    “不急,不急,我怕问出来了,你们嘴硬不回答,只好先折磨一顿,然后才好有对比,待会若是我问了不回答的话,折磨将会翻倍,你放心,你们应该能够坚持住的,等我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你们就可以回去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找个美女嘿咻了。”

    “那是非常幸福的时光,你们现在可以想象一下,在那舒服软软的床上,可以做出你们想要的各种高难度的动作,那滋味……”

    林臻描述的越是逼真,对于乔真俊两人而言,就越是充满强烈的对比,想象中的舒服美好,与此刻躺在地上,被林臻三人拳打脚踢的鲜明对比,那种全方位的心灵冲击,足够攻破他们的神经。

    张思权表情已经有些变化,之前的深沉和冷静,此刻已经消失,继而出现恐惧和不安。

    太监和道士两人眼神示意了一下,相互散开消失了,他们要在附近戒严,免得有人意外走到这边来。

    至于会不会担心林臻一个人无法应付过来,会被这两个人逃跑,太监两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开玩笑,若是林臻不想人离开,谁能够从他手底下逃脱。

    乔真俊看见太监两人离开,眼神溜转,似乎想着坏心思。

    林臻嘴角挂起一丝鬼魅的笑容,抬脚重重踩在他的脚裸处,微微用力,乔真俊顿时痛呼起来,脸上大汉淋漓,在深秋天气依然痛得冒汗,可见这痛楚多么折磨人。

    折磨了十分钟,林臻也不打算跟他们两个耗时间,冷冷说道:“谁回答的晚了,我就踩谁,你们可要听清楚问题了。”

    乔真俊和张思权两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之前张思权还满脸不屑一顾,一副视死如归的铁汉子,此刻已经心灵早已经被林臻攻破,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期待的眼神看着林臻。

    “今晚的主持人是什么人?”

    一个外国人……乔真俊抢先说道。

    “外国人,北方来的。”张思权说道。

    林臻满脸歉意说道:“不好意思,他的答案比你的详细一点。”

    话音刚落,一脚踩在乔真俊的脚裸上,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令他四肢微微抽搐了一下。

    “现在第二个问题了,请听题……”林臻此时犹如魔王降临,审判着眼前两个惊惶的小生命。

    乔真俊也不顾身上的剧痛,全神贯注看着林臻。

    林臻望着张思权,冷声问道:“你来江南市要做什么?”

    “参与酒会。”张思权率先说道。

    “来密谋李淑贤的公司研发项目。”乔真俊眼神一冷,说道。

    张思权恨不得一巴掌甩在乔真俊的脸上,尼玛,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

    林臻很满意点了点头,然后来到张思权身前,一脚踩踏在他的脚裸上,继而微微转了几下,这抽心的痛,特别是骨骼与硬地面的摩擦,鲜血已经流了出来。

    “啊……你有种就杀了我,否则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一样将你找出来折磨死你。”张思权抽搐着,一直手捂着脚裸处伤口。

    “哼,等你有机会离开这里再说这种狠话,否则你就是在考验我的冷酷。”林臻森森严说道。

    乔真俊暗地松了一口气,他感觉眼前这个看似斯文的家伙,做事手段如此狠辣,完全是要折磨得死去活来才罢休。

    “第三个问题,若是谁的答案令我满意,我会放那人离开,就看你们聪不聪明了。”林臻冷声说道。

    张思权猛地给乔真俊眼神,虽然恨不得将他暴打一顿,不过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蚱蜢,他只能寻求联盟。

    乔真俊也看到了他的眼神,但是他实在是胆寒了,已经惧怕林臻的手段了。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