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各有算计
    对于很多自始至终没有参与进来抢拍的人,自然是来增加见识,认识一些商海上的一些朋友,而且从这个环节中,很多人也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还有对于这些事情的神秘与信息是有多么的缺失。

    李淑贤淡淡看着场面上很多人的反应,特别是一些大家族的表现,今晚诸葛家族只来了几个年轻人,而诸葛傲天显然就是家族的代表。

    乔家有乔宇在,纳兰家族有纳兰添等几个年轻人前来,想来一些家族的老一辈并没有因为是乔家族的邀请,北方来的张思权就太过重视,只是派了几个年轻一辈的来意思一下。

    至于zf官员或者其他次一些的家族势力,道上的一些人,都有代表前来,甚至是家主级别的人前来参与。

    只是目前这个玉扳指的出现,令很多人感到不明所以,很多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弃,一直在争抢着叫价,现在,拍卖价已经交到了一千七百四十万了。

    如此高昂的价格,很多人表情都变得无比凝重起来,即便是那些没有看明白看透的人,都百分百肯定,这玉扳指一定非常的贵重,很多人不惜都要争抢回来。

    张思权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起来,甚至蕴含一丝怒火,一旁的乔真俊脸色都不自然起来,因为他是在江南市对接张思权的人,而此时他父亲却一直在不远处叫价,显然也在与张思权抢夺。

    这是他不悦的原因,另一方面,很多江南市的势力和家族,竟然丝毫不给他面子,也在疯狂争抢着,这些人是不是以为山高皇帝远,没有人管到他们了。

    还是张家离开江南市太过久远了,他们都已经忘了,当初张家也是在妖都这边起家的,势力也覆盖到了江南市这里。

    只是这么些年过去了,这里人似乎已经忘了当初只手遮天的张家族的权势和地位,如今根本就没有人将他这个张家来的代表丝毫脸色。

    他毫不停顿,再次举起了抢拍牌子,报出了一个价格。

    只是他的报价还没有停顿几秒,接连两个人的抢拍声叫了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依然有四五家在争抢着。

    张思权,乔宇,司徒子清,还有两个中年人。

    林臻目睹这些,心里也有些无语起来,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这玉扳指的情况的,竟然如此盲目跟着抢拍。

    而且乔宇丝毫担心张思权的怒意,直接无视不断举起抢拍的牌子。

    纳兰蓉对李淑贤说道:“淑贤姐,这些人是不是疯了,一个简单的玉扳指,竟然要近两千万,怎么会这样的?”

    李淑贤也秀眉紧皱,她看着林臻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这玉扳指到底是怎么会回事?”

    林臻摇摇头,沉思说道:“我不知道,只是这家伙对我很重要,必须要得到,不过看这个情况,恐怕就算被抢拍到,也未必能够带着离开华帝酒店。”

    因为他突然发现,乔宇竟然暗地里让人打了几个电话,从他那谨慎的举动,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那边司徒子清虽然是一个人,但是面容淡定从容,而且举牌的动作丝毫没有情绪波动的表现。

    还有另外一个中年人,直接点燃了一根雪茄,举动悠然环视了一圈全场,然后竟然示意身边都管家停止了举牌子,这种动作和表情,显然没有因为放弃得不到那玉扳指应有的反应,相反,好像是一种看戏的心情。

    林臻知道,今晚定然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他此时,也知道,必须要造作安排,否则指不定会与这枚玉扳指缘悭一面。

    他对李淑贤和纳兰蓉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那如果只剩下一个人叫价的话,要不要帮你叫价?”李淑贤问道。

    林臻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反正这么叫下去,无边无际了。”

    他离开了大厅,来到阳台偏静的地方,打通了一个电话:“太监,你们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之前你让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已经解决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王诩的声音,他似乎还很无聊的样子。

    林臻说道:“现在有件重要的事情要你们两个马上赶来华帝酒店。”

    “什么事情?”

    “玉扳指出现了!”

    林臻简单说道。

    “什么玉扳指?玉扳指……什么?”

    电话那头一阵惊呼,连林臻都被他的反应吓了跳,呵斥道:“激动什么,赶紧过来,今晚估计华帝酒店不会平静。”

    “现在那边什么情况了?”王诩询问道。

    林臻说道:“一直有四五家紧咬着不放,而且都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的态度,现在即便是哪一家抢拍得到,恐怕也不会安然无恙离开,其他几家估计都不会罢休。”

    王诩点点头,说道:“我和太监就在附近,放心吧,我们里应外合,一定要天衣无缝将这个玉扳指得到手。”

    林臻和太监等人其实早就一直在查探玉扳指的下落,之前李玥瑶透过李道林给回林臻的那个玉扳指,其实只是赝品,但也是非常高仿的一个赝品,只是可惜了,一直都没有真品的消息。

    林臻完全没有料到,竟然会在这个普通的江南市酒会拍卖场里遇到。

    司徒子清看见林臻去而复返,似乎还在很关心那枚玉扳指的花落谁家,他不由冷笑了一声,似乎对林臻的突然不抢拍了充满了鄙夷味道。

    而那个张思权,见到林臻走回来,也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就算你准备做些小动作,又有何妨。

    林臻皱了皱眉,单纯从这两个人的反应和举动,他推测出一些东西,想到之前在阳台上听到的一些金属摩擦的声音。

    难道楼顶上已经有一些家族的势力渗透进来了,并且已经将华帝酒店顶层包围了起来?

    只是,他们实在想不通,明明是乔真俊举办的一场就会慈善拍卖环节,按理来说,一定是早就知道了今晚拍出的物品,为何乔家族没有事先就拦截起来?

    这主持人和那个外国女人,难道与乔家之间有什么密切的关联吗?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