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小刀锯大树吗
    “哼,你还知道警局啊,私自囚困人可是刑事罪,你现在随时都要入狱,知道不,有本事现在就送我去警局,我怕都没怕过。”林臻一听这附近的县城有警局,顿时乐了,他还真以为自己意外闯入了世外桃源,与世隔绝的村庄里。

    “你,小子你以为我不敢吗?”秦汉被林臻气得鼻孔冒烟,气呼呼作势要动手。

    一旁的司徒子清却说道:“秦伯父,你不要动怒,教训这种小人嘴脸的家伙,还不用你老人家出手,只要小侄给他身上插几针,保证让他服服帖帖的。”

    秦月妃看见司徒子清手中突然多了一根银针,顿时走前一步挡在林臻的身前,看着前面的人冷哼说道:“你们敢,他是我的朋友,你敢伤害他,就是跟我作对,别以为你们司徒家的《九转回魂针》很厉害,我秦月妃的《六道玄针》也不是吃素的。”

    说着她的手上,不知道何时竟然多了一枚长长的银针,捏在食指和中指中间,随时要弹射出去的样子。

    林臻看着她俏丽修长的背影,心里一阵感动,淡淡的发丝香味还飘进他的鼻孔间,令他整个人心神都无比的平静,之前听见秦汉如此态度,他还真有些怒火的,现在倒是平息了不少。

    不过对面那几个所谓的医德世家子弟,还真让他烦躁,特别是那个白皙的伪男子,动不动就来一句插几针,泥煤老子让你插一针,回赠你一柄飞刀,直接送你去见张神医。

    别问我张神医是谁,我哪里知道是谁?关键是真的送他上路了,也不知道这傻不拉几的家伙会不会迷路见不到张神医,意外见到******就不太好了,又或者是华太师。

    “妃儿,你给我过来,这家伙之前差点害了为父,难道你还要帮着他吗?”

    秦汉瞪了一眼秦月妃,满脸的怒气威严凛凛,这令秦月妃有些着急不已,辩解说道:“你难道忘了之前答应我的事吗?林臻他现在已经同意了你的要求,难道你还不放过他。”

    “哼,那是之前,现在我倒要看看,他待会还不会如此有骨气站着。”

    秦汉眼神微微跳动了几下,冷哼一声,这一幕,司徒飞等人自然没有看到,但这边的林臻自然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林臻皱了皱眉,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总感觉这秦家和司徒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谐。

    这一刻,他很想叫屈一声:“我是路人甲啊,纯碎是路过的,你们两个世家也好,家庭也罢,要争要斗,麻烦不要拖我下水好不好啊?”

    但他的表情,在司徒子清等人看来,是一副害怕的表情和反应,更加的来劲了,特别是司徒子清,这个可是在心仪女子面前表现的机会,只要见识了他的真本事,还不愁秦月妃转变态度。

    “是男人的,就不要躲在女人的后面。”司徒子清已经十拿九稳,只需要给他挥针的机会,就能赢得美人心了。

    林臻无奈叹息了一声,这些人还真是井底之蛙,区区几枚银针还能奈何他,当然,前提是林臻有意反抗,之前在乡村小道上,因为是秦月妃熟人的关系,一直没有戒备心理,以致于被秦汉偷袭得手,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折磨。

    但若是林臻有意敌对,对手一点机会都没有,此刻,在他看来,这个司徒子清虚有图表,出手还不是分分钟就解决战斗的事。

    “哎,非要送上门来,我也没有办法,月妃,你让开,看看所谓的插几针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林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动作有些亲昵关系很近的感觉,若是平时,秦月妃少不了要教训他,而且还如此亲昵的叫唤她的名字,此时,她只能狠狠腕了一眼林臻,有些生闷气的情绪让开一边。

    非要打脸充胖子,那就让你上,看你等下如何吃苦头。

    林臻一脸笑意,手中摸了摸腰间的一柄飞刀出来,银光闪闪,神不知鬼不觉就拿出来了,这一手艺,令秦汉和司徒飞两个中年男子都忍不住眼神跳动了一下。

    “这家伙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从哪里拿出来的?”

    这不约而同的念头,涌现在两人的心头,只是司徒子清和司徒子铭两个人,一脸傲然之气,哪怕见到林臻手上的飞刀,依然毫不在意。

    “哼,这家伙拿柄飞刀出来,几个意思,小刀锯大树吗?”司徒子铭直接冷笑一声说道。

    司徒子清苦笑不已,摇摇头说道:“我现在有些后悔拿出银针了,对付他,我赤手空拳都能将他打趴下,不过既然答应秦伯父要出手教训这个家伙,那我只好牛刀小试了……”

    “废话真多……”多字还没有完全说完,林臻突然扑身过去,砰,一拳重重砸在他的脸上。

    “啊……”

    巨响伴随一声惨叫,司徒子清的话都硬生生给砸了回去,整个嘴脸都翻红,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撞到在木墙上。

    一瞬间,整个房间静寂一片,更显出司徒子清的惨叫声是多么的刺耳。

    “清儿……”司徒飞看见儿子被揍,怒然指着林臻哼道:“小子你找死……”

    他动手了,飞身扑了过来,林臻真要反击,不料此时秦汉却轻轻迈出一步,伸手一拦挡住了司徒飞,沉声说道:“司徒兄,还是先看看令郎的伤势,这人跑不了。”

    司徒飞回头望去,发现司徒子清满地打滚,迟迟缓不过惨叫声。

    “子清?你怎么样了?”

    “堂哥……”

    司徒飞和司徒子铭两人纷纷扶起司徒子清,检查着他的伤势。

    秦月妃惊愕的表情看着林臻,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

    “他不是只会调酒吗?”

    这刚才明显像是格斗技战术,动作迅速而且力量控制的很到位啊,若是拳头力量再加大几分,空能将司徒子清满嘴的牙齿砸出来。

    秦月妃满脸的不解,仔细打量着林臻,若是他的身手这么敏捷矫健,格斗水准这么高,怎么会被爹刺中呢?

    而且在他蛊毒发作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完全具备击杀父女两人。

    这一刻,看着面带笑容的林臻,秦月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难道是因为她的关系,所以这家伙宁愿自己吃苦头,也不难为她爹?

    “你……”

    林臻笑着摆摆手说道:“我没事……”

    秦月妃说道:“我是问你,你之前为什么不躲避我爹的银针……”

    “咳咳,还是你爹厉害,不,应该是六道玄针比九转回魂针厉害,真以为数字越大越厉害?开玩笑。”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