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留一片净土
    这一刻,林臻明显感觉到柳叶眉少女的身体微微僵愣了一下,甚至不自禁的有些颤抖,非常的轻微,或许连她自己都想不到为何会颤抖。

    林臻微微侧脸,仔细观察着柳叶眉少女的脸庞和五官,突然,他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一个激烈格斗的画面,这少女跟一个人很像,林臻紧皱着眉头,心中隐隐感到一丝的不安。

    这少女很像明御大厦偷文件的女贼,至少背影很像,身材很像,怎么说林臻也是手感很强的人,摸过的东西怎么也会有深刻的印象。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偷偷瞄了瞄柳叶眉少女的胸部,发现尺寸还真差不多,甚至有种幻觉,那上面依稀还有他的手印痕迹。

    咳咳,想到那天的一幕,林臻顿时有些明了,柳叶眉少女定然是泄愤那天他的过分行径,一见面就报复狠狠教训了一顿。

    不过,这小美女的怒火也太轻了吧,换作其他少女,指不定妖废了他的下半辈子幸福,轻者都要断手断脚的节奏。

    柳叶眉少女轻哼一声:“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还需要我来提醒吗?”

    “水姐,他是不是欺负过你!”

    绿色衣裙少女的问话,让柳叶眉少女眉头挑了挑,抓住搭在她肩膀上林臻的手,皮肉猛地使劲扭捏起来。

    啊,痛……林臻痛呼一声。

    绿衣少女诧异地看着林臻,不解说道:“我和水姐现在架着你走,哪里还痛,你别指望我们会背着你回去……”

    “嗯……”林臻愣了愣,有些期待的眼神看着绿衣少女说道:“小美女姐姐,哥哥后背很痛,两条腿都没有力气了,能不能背哥哥回去,哥哥会感激不尽的,你人那么漂亮,心地一定很善良了,求求你了……”

    绿衣少女被赞的心花怒放,不过碍于水姐在旁边,她板着脸说道:“你不要求我,水姐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渍渍,小美女姐姐就是善良,哥哥叫林臻,你名字一定很好听了,叫什么真儿啊?”林臻决定从右边突破,最好能够瓦解她们的联盟关系。

    因此她们两个架着他一直往村庄里面走去,已经很快就到了,若是没有拉拢一个,这接下来的遭遇,他不敢相信会变成什么样?

    没有力量,连魔王的胆子都寒了,毫无底气,最重要的是面对这些古怪的人,隐隐感觉整个村庄都有问题。

    村庄依山傍水而建造形成,不少木屋瓦房林林立立有序建造一排排,一条主道沿着村庄往半山方向延伸,似乎山上还有不少的居住人。

    绿衣少女正要回答的时候,左侧的柳叶眉少女急忙呵斥说道:“真儿,不要相信这个坏蛋,他是个色狼流氓,比大灰狼还要可怕。”

    “额,比大灰狼还要可怕,那你们现在架着我是几个意思?”

    林臻郁闷不已,很想反驳两句,但现在人在别人的肩膀上,比在砧板上没有根本区别,最重要他现在跟咸鱼没什么分别,想要翻身都难。

    “水姐,他一定是欺负过你,是不是?大坏蛋,你说,要不然,真儿不放过你。”绿衣少女娇哼道。

    “真儿姑娘,我是冤枉啊,你看我像坏人吗?”

    林臻一脸无辜的样子望着绿色衣裙的少女,那样子比六月飞霜的窦娥还冤,可惜现在秋意浓浓,上哪里死来飞霜啊。

    “哼,油嘴滑舌,像男人一样,别让我看不起你。”另一边的柳叶眉少女冷冷说道。

    林臻努了努嘴,想要辩解几句,最后还是不说了,只能转移话题说道:“两位小美女要带我去哪里啊?”

    “去哪里你不需要知道,总之不会是好事。”柳叶眉少女说道。

    “别,别,别这样,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林臻心里一惊,急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现在知道害怕了,敢坏我大姐的事情,苦头有你受的,等着吧……”

    “大姐?你们的大姐是秦小姐吗?”林臻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我叫单若真,水姐叫秋兰水……”

    柳叶眉少女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不由瞪了一眼单若真说道:“干嘛要将名字告诉这个坏蛋。”

    “这家伙看起来是坏坏的样子,但这一路走来也没有做出什么坏事啊!”

    单若真似乎人如其名,显得有些天真的样子,估计还没有见识到大都市的一些人情世故,年纪上其实与秋兰水也没有小太多,估计也就一两岁之间的差距,但是懂得的事,或者说戒备心理却完全不一样。

    “名字真好听!”林臻淡淡赞道。

    秋兰水哼道:“好不好听关你什么事。”

    林臻回了一句:“我没说你的名字,我说的是真儿姑娘的名字好听,真是好不要脸……”

    “你……你找死!”秋兰水这一次有些怒了,一直手直捣黑龙……直抵林臻的腰肋处,扭着一块皮肤使劲拉扯,这撕痛,这酸爽!

    林臻的嘴都要咧到耳朵边了。

    “水姐,他已经够惨的了,你就别折磨他了,等下到了秦叔那里,估计还要受折磨!”单若真有些同情的说,同时一只柔手擦拭了一下额头边的冷汗。

    一边在折磨,一边在安抚,一边冰冷,一边热情,冰与火之歌,骤然奏响飘荡在乡村的路上。

    进入村庄里,单若真还在追问道:“林臻,你是不是对秦叔做了什么,若是秦叔醒过来,肯定不会饶了你……你还是想想怎么补救吧,第一时间要道歉,求饶,从轻发落,这样或许能够减轻一些痛楚……”

    这是多少岁月沉淀下来的恐怖重棍下的教育黑暗啊,童年阴影就是这么来的了。

    林臻无比同情眼前这个单纯的美女姑娘,对单若真说道:“放心吧,你口中说的秦叔不敢将我怎么样,若是惹毛了我,我放火烧了他家……”

    林臻的话,令肩膀下的左右两个少女都顿住了,一脸惊诧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了?你们两个不信我敢,还是认为我做不到?不要怀疑,否则我让你们怀疑人生……”

    “闭嘴……”秋兰水怒斥一声,怎么说她也是见惯都市的风月场所,外面的一些观念和见识还是有的,见林臻说得露骨,脸上更为不悦起来。

    林臻见单若真一脸单纯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听明白,也松了一口气,还是给人类留一片净土吧。

    这天下已经被这个资讯渠道毁了又毁,一个毫无营养的新闻和语句,就成了当年最流行的流行语了,完全在毁灭华夏传承文化啊。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