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误会惨局
    林臻看见秦月妃不断暗送过来的秋波,咳咳,眼神示意,他相信一定是有缘故的,怎么说他已经把她当成了小情人,自然不会令她为难,连忙说道:“大叔,真的是一场误会,说真的,我其实只是在秦小姐的酒吧喝过一次酒,算是厚脸来攀关系……啊……”

    原本解释得挺流畅的,然而在中年大叔眼里,这个年轻人显然是在狡辩,只见突然银光一闪,一根银针插进了他的胸前,顿时惨叫一声。

    “你……”林臻感觉此刻胸前,比中了子弹还要难受,那银针没入他的身体皮肤,就有一股火辣辣的热流涌入了他的五脏六腑,紧接着好像无数只蚂蚁啃噬,万蛊穿心,奇痒难忍。

    “啊……”

    林臻双手使劲挠痒着胸口处,痛得他面容扭曲,眉毛拧成了一团,使劲在地上打滚着,那种痛楚,令他=欲=仙=欲=死。

    “阿爹,你饶了他吧,我跟他真的没有关系。”

    秦月妃面容惨白,她当然知道林臻现在是什么状况,那是一种家族配置出来的蛊毒毒药,非常的折磨人,却又一时半会不会让人失去性命。

    中年大叔冷哼一声,说道:“这人一直在说谎,我已经给他机会了,但他还是想要糊弄我,只好让他吃苦头了。”

    “阿爹,你快解了他的毒,这事情真的不关他的事,我和他也只能算是普通朋友,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阿爹……”

    秦月妃看见林臻满地打滚,衣服已经被他扯烂了,露出红彤彤的胸膛,银针早已经被他把出来丢到了一边,然而那一团红晕一直在心口范围越来越大。

    无数条指甲痕迹极其刺眼醒目,看得秦月妃惊心万分,这都是因为她,林臻才这样的。

    中年大叔根本就没有理会秦月妃的求饶,但是他却突然眼神定了定,瞳孔有些张大,看着林臻身上的一些旧伤痕迹,虽然很多都痊愈了,但是仔细辨认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有刀剑利器的伤痕,有枪支弹药的伤痕,但是这些都不足以让他惊讶愣住,真正令他定神的是,伤痕的愈合以及恢复的手法医术,在中毒后迹象对比之下,更加的醒目。

    “好高深的手法,像是失传的一种疗伤手法。”中年大叔喃喃自语,来到林臻身边快速拍了几下胸膛处,然后拿出一枚小药丸塞进他的嘴里。

    林臻早已经满头大汗,一身的狼狈气喘吁吁,他眼神了闪烁着一丝杀意,有那么一刻,他想跳起来将眼前这个中年人击杀当前的冲动。

    这股杀气,中年大叔和秦月妃都清晰感受到了,那是一种被死神盯上了的感觉,令两人突然有种错觉,眼前这个年轻人,若是放开手脚,真的能够杀死他们。

    林臻五脏六腑的疼痛消失,他也恢复了力量,眼神冰冷缓缓站了起来。

    “林臻,你还好吧,对不起,都怪我,不应该让你说谎的。”秦月妃一脸歉意来到林臻身前关切说道。

    “阿爹,是我骗了你,其实我跟他在江南市就认识,而且也是很好的朋友。”

    秦月妃的话,令中年大叔非常的愤怒,不过他现在要放一放这件事,他看着林臻,说道:“你身上的这些伤势,是什么人给你治疗的?”

    林臻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冷冷看着这对父女。

    “怎么,你想要报复回我?”中年大叔冷声说道:“别以为你现在吃了药不痛了就没事,实话跟你说,你体内中的是蛊毒,并没有完全化解,只是占时稳定了下来,若是超过十二时辰没有吞服我给你的小药丸,刚才的一幕依然会再次出现。”

    他的话音还没有说完,一个身影陡然欺身过来,一只稳健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了他的脖子,微微一用力,中年大叔的脸就变了色,整个人呼吸都艰难起来。

    “给我解药……”林臻冷冷说道。

    那眼神里闪烁着杀意,连一旁的秦月妃都惊吓住了,她急忙说道:“林臻,你不要伤害阿爹……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要……”

    “够了……”林臻打断了她的话,冷哼道:“我现在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说谎,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当然,其实你说清楚我也不会厚脸非要跟你产生任何的关系,将我身上的毒解了,山水有相逢,否则,我不介意杀了他再寻找解药。”

    中年大叔艰难说道:“你若是不告诉我是什么人给你疗伤的,我是不会给你解药的。”

    “阿爹,你不要这样,我答应你嫁给那人就是了,你赶紧解了林臻身上的毒。”秦月妃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站在旁边焦急不已,却又没有办法,她想出手去救,却又没有信心能够阻挡得了林臻,到时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双方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林臻一双凌厉的眼神紧紧盯着中年大叔,他从未被人威胁,因为威胁他的人早已经奔赴黄泉了。

    这一刻,对于这个面前算是朋友的父亲,竟然用毒来折磨他,甚至威胁到他的性命,令他沉默了许久的杀意爆发了出来。

    随着他手的力量增大,中年大叔的脸上变得猪肝色,呼吸越发艰难起来,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窒息而死。

    “林臻,求你放了我爹,我一定会化解你身上的毒。”秦月妃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给我解药……”

    林臻怒吼一声,因为随着他力量的不断加大,心脏部位的疼痛又开始发作了,之前的小药丸只是缓解了他的痛楚,然而此刻随着他力量的加大,血液流通加快,那药丸的药力已经镇压不住那毒药的反噬。

    “啊……”

    林臻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面露痛楚之色,他咬牙坚忍着,双目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生命受到威胁,已经处于奔溃的边缘,他依然在逼迫着中年大叔。

    然而中年大叔依然倔强不已,在艰难地争抢着呼吸,两只手紧紧抓住林臻的手,想要扳开。

    只可惜他呼吸已经很困难,隐隐快要晕眩过去。

    面对如此死局,秦月妃突然出手,掌刀切上林臻的脖子,顿时将他击倒在地。

    与此同时,她接连在林臻的胸前轻拍了几下,用银针在他身体的几个穴位有规律的插了几下,然后一脸歉意解释说道:“林臻,对不起,今日之事都怪我,我一定会解了你身上的毒药,你要相信我。”

    秦月妃说完,就背着已经晕过去的中年大叔朝着村庄狂奔而去。

    林臻躺在地上无法动弹,虽然胸口处的剧痛已经减缓,但是四肢却有些软绵绵,定然是秦月妃在他身上动了手脚。

    “可恶,这对父女到底是什么怪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武侠小说才会出现的蛊毒,银针,封穴这种诡异的事情出现。”

    林臻在心里无数头骆驼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令他的思维已经陷入了黑洞之中,变得虚无起来。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