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暴走
    林臻非常郁闷,坐在一个小房间里,这才回来华夏国两天,就第二次坐在局里喝咖啡了。

    只能说,他林臻非常喜欢这里的咖啡,不然此时怎么会那么贱贱的样子在发笑呢。

    坐在他对面的何韵诗,桌上的凶器随着她心中的怒火,在跟随着呼吸轻微的颤抖着,甚至,还有余震。

    林臻非常享受的两只手搭在桌上,一脸陶醉的样子。

    “你看够了没有?”何韵诗冷冷说道。

    林臻拨浪鼓似的使劲摇了摇头,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

    啪!

    何韵诗猛地将文件夹拍打在桌上,剧烈颤抖画面,令林臻体内血气一涌,一股暖流游遍全身,下面早已经非常抗议的举起了白旗,奈何君有心,妾无意。

    厚重的桌面完全遮挡住了下面的暗送秋波。

    林臻艰难地移开她的身体,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了。

    这死丫头送他进来这里后,就晾在这里一个小时半小时,也不让联系李家的人,就这么干在这里耗着。

    林臻原本有些着急出去,现在他反而不着急了,相反,此刻他变得非常有耐心,看见钟表上的时间,他心情充满了期待。

    但在何韵诗的角度看来,这个林臻以为有人回来搭救他,哼,做梦,她根本就没有通知李家的人。

    她就是要好好收拾一顿这个家伙,竟然敢给姐姐下药,这等卑鄙无耻的行径,她决不轻饶。

    不管林臻如何解释,他都是在狡辩。

    “你若是不配合,你就别指望离开这里。我再问一次,叫什么名字,性别,年龄,是哪里人……”

    何韵诗猛地一拍桌子,两只手撑在桌上怒视着林臻。

    原本林臻无精打采的样子,突然眼神一亮,定定地盯着前面。

    “说……”

    林臻说道:“很大,好白,36d,纯天然的……”

    何韵诗突然醒悟过来,低下头看自己,才发现衣领口子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肉,特别是在白炽灯的照射下,一目了然,连黑色蕾丝边文胸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魂淡,林臻,我要杀了你……”何韵诗彻底暴走了,直接从桌上爬上来一拳砸了过去。

    林臻双手一抬,捉住了她的手,同时他一只脚迅速踩在桌子的边缘,整个身体随着椅子往后倒,恰好化去了何韵诗的攻击动作。

    然而林臻动作还未停下,随着桌子往后倒,他直接将何韵诗从桌子那边拉扯了过来。

    “啊……”

    何韵诗惊叫一声,整个人被大力一扯扑进了林臻的怀里,她气愤不已,另一只手划拳为掌刀,罩面劈了过来。

    果然狠辣,这力道换作一般人,根本就受不了,也无法接住。

    林臻身体微微一扭,脑袋一侧躲过这掌刀,同时肩膀轻抬用腋下夹住了她的那只手。

    砰!

    两个人重重摔倒在地上,幸好是林臻在下面,不然何韵诗定然要被摔伤。

    “可恶,你还敢反抗,再告多你一条,袭警罪。”何韵诗手中力气丝毫不减,两只手在拉扯挣扎,脚下抬起想要来个釜底抽薪。

    林臻如灵猴般敏捷,两只腿猛地一紧,将她的大腿夹住,顿时失去了平衡,两人滚在地上。

    然而何韵诗如暴走的小母老虎,身体四肢同时发力,把林臻缠得越来越紧。

    最后两个人面对面,死死挤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林臻只觉得一阵阵女人香扑鼻而来,胸前一团软物压得他喘息有些困难。

    最尴尬的是,在混乱的挣扎中,林臻整个头被何韵诗的一直手臂紧紧扣住,一直在往她的身体内使劲压。

    这已经是林臻无能为力的失控状态,算是被何韵诗制服的一种状态。

    但是,这算是制服吗?

    将一个被称作魂淡,色狼,流氓的家伙的脸,使劲往自己的胸前又是压又是趁的。

    林臻只觉得呼吸要窒息了,第一次感受到这玩意真正江湖名纬——凶器的杀伤力!

    这绝对是凶器!

    林臻大口呼进去的气,浓浓的体香,还有那种淡淡的香味,他坠落了,他放弃挣扎了,他沉沦在其中无法自拔,直到一动不动。

    何韵诗浑身力气爆发出来,总算制服了这个流氓,她心情大好,看见林臻力气消失了,看样子是放弃挣扎了。

    “哼,还以为很厉害,都是嘴上功夫,老娘我怎么说也是警校格斗高手,整个女警界,谁人不知道我的厉害。”

    何韵诗还停留在洋洋自喜的状态,全然不知道,她的法门已经被攻破,而且是被蹂---躏了一遍又一遍。

    “现在给我老老实实录口供,不然再揍你一顿……”

    突然,她说不下去了,她发现胸前有股热气从衣物缝隙里吹送了进来,不由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伴随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她一掌推开林臻,双手紧紧捂住胸前,满脸的怒火,咬牙切齿看着林臻。

    若是她腰间有枪的话,绝对是第一时间把枪就地击毙的那种。

    林臻满脸享受的样子,正要冲上去撕咬的时候,发现刚才好像就是这个结局,连忙又止步,于是拿起椅子,高高举起就要砸下去。

    就在此时,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高级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站着李道林。

    “何队长,你在干什么?”

    中年男子看见这一幕,顿时脸色一黑,怒喝道。

    “救命啊,这个警察对我严刑逼供,我要投诉,李叔,快救我出去,这个警察要对我屈打成招……”林臻想不到关键时刻李道林出现,身边还站着一个肩膀上有看不懂的臂章的警员,一看就是高级别的,急忙哭诉说道。

    关键时刻补刀,林臻飙演技的时候到了,说哭就哭,旁边根本不需要摆着一只龙虾在参考模仿,那委屈的模样,眼睛里滚动着的眼泪,当真是看者伤心,闻者落泪。

    李道林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局面,他知道林臻的本事,即便是要动私刑也不会吃亏的主儿。

    只是这个画面,衣衫不整,而且何韵诗此时正高高举起椅子,不用想也知道是用来砸林臻的。

    “王局长,这是怎么回事?”李道林虽然不知道林臻搞什么鬼,但是肯定不相信眼前这个画面的事实,不过他也不拆穿,配合着义正言辞问向身边都中年警官。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