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我是不是被雷劈了
    “轰……”

    附近几桌的人一听左黑的话,顿时炸开了。

    林臻笑了笑说道:“你呀,怎么能这么老实呢,不过我喜欢。”

    “……”

    附近的人惊愣住了,这厮是猛人啊,好不要脸的猛人。

    有不少人认出了三个青年人,对林臻两人多了一丝同情,在江南酒吧,常有几个客人,是不能得罪的。

    眼前这三个青年人,就是不能得罪的人。

    他们有些替林臻两人担忧。

    那个格花衬衣青年男子眼神一冷,冷冷说道:“小子,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看你们身上穿的,全身加起来都抵不过我的一双袜子。”

    另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斯斯文文的模样,他端起林臻面前的一杯酒,渍渍冷笑一声道:“呦,这什么酒啊,啤酒啊……”

    “哈哈,我听说国外哄小屁孩儿睡觉就是拿啤酒罐的,小子,你应该还没有断奶吧。”

    那人说完,还朝着林臻两人,非常生动形象的伸出大拇指,放入嘴里使劲吸了起来,发出渍渍的声响。

    四周的人目睹这一幕,苦忍着没有笑出声,不过也有人感到气愤,这也太过分了。

    别人好端端坐在那里喝酒,你人多就能去欺负人,还有没有道理了。

    一些人好奇看着林臻两人,难道这些是老熟人了,说起话来都不知道收敛的?

    然而青年男子的话,否决了一些人的猜测:“现在,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天堂酒吧!”

    一个服务员看见有事情要发生,急忙跑进了后堂。

    酒吧节奏音乐被一个青年男子大喝一声喊停了下来。

    “这条狗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叫你出来喝酒前一定要记得绑紧一点,现在跑出来吓唬人了吧,多没公德心。”林臻若无其事,对身边的左黑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

    四周的人一听,顿时乐了,其中一个客人没有忍住噗嗤笑了起来,三个青年男子齐刷刷猛地瞪了过去。

    那人惊吓了一跳,急忙拉着同伴跑出了天堂酒吧。

    “小子,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格花青年眉头一挑,一掌拍在桌上冷声道。

    “把你的手拿开……”林臻眉头挑了挑,冷冷说道。

    格花青年冷冽的目光瞪着林臻,一字一句说道:“毛都没长齐的人,学人家喝酒泡妞,马上给我滚出去!”

    “还有你,剪个杀马特发型就以为很酷比了是么,像个傻叉一样,也不看看穿得什么烂大街的衣服。”

    这家伙不只是说,还用手指指着左黑,蹬鼻子上脸的一顿鄙视。

    然而,左黑却突然一伸手,抓住格花青年的手用力一拉一转,啊……一声惨叫声响起,整个江南酒吧顿时安静了下来,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这些人要在江南酒吧闹事?”

    “不知道死活……”

    不少常来这里的酒客,纷纷摇了摇头,这种场面他们见得多了,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敢在江南酒吧闹事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你要干什么,放手!”戴眼镜的斯文青年怒道。

    嘭!

    那人的话音未落,台下一道稳而有力的脚重重踹在他的膝盖上,顿时令他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附近几桌人顿时乱了起来,他们纷纷躲避远远,不解地看着场中的几人。

    经过这么一闹,那个知性美女晃着脑袋醒了过来,她看着眼前的几人,喃喃自语说道:“乔真俊,你们在干什么?”

    格花青年的手还握在左黑的手里,此刻他痛得弯下了腰,额头大汗淋漓,几乎快趴到桌面玻璃上了。

    那种痛你没有亲历过,你是不会知道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刚好被蚊子咬了一口的那种级别的痛楚是什么滋味。

    “雅香,你,你被他们两个魂淡下药了,你快起来。”格花青年乔真俊咬牙苦忍着说道。

    “下药?什么下药,我没有啊……”

    何雅香捂了捂额头,微微晃了晃脑袋,仔细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很快,她不悦说道:“你们别误会,是我找主动找他们喝酒的,别胡闹了……”

    林臻看了一眼左黑,眼神示意了一下。

    左黑点点头,松开了乔真俊的手。

    乔真俊急忙后退了数步,一脸警惕看着左黑,他的手痛得失去了知觉,怀疑已经被扭脱臼了。

    林臻对几人淡淡说道:“几个苍蝇嗡嗡叫,真是扫兴,现在给我赶紧消失。”

    “小子,你说什么?看来你不知道我们三人的厉害,今晚我就当做娱乐消遣,好好玩玩你们这两个傻比。”戴眼镜的斯文青年冷冷说道。

    “哼,还学人家喝‘醉意人生’,这种酒你喝得起吗?你喝了走得出这个酒吧吗?”

    “看你身上的打扮,恐怕囊中羞涩吧,有没有一百块钱,给老子拿出来看看……”

    他话音未落,一道影子一闪而过。

    啪!

    一记清脆嘹亮的耳光响起,众人心神一颤。

    “什么情况?”

    “这是要开打的节奏了……”

    斯文男子鼻梁上的眼镜直接被煽飞,跌落地上,镜框都变了形,非常有节奏的在微微晃动着。

    四周看见这一幕的人,一个个背后生寒,很多人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脸,那道劲抽,就像费德勒站在他们面前开球,蓬!一百多米的距离,着实吓人。

    斯文男子茫然站在那里,真怀疑他此刻的内心在想什么?

    “我是不是被雷劈了……”

    乔真俊和另一个青年也懵逼站在那里。

    林臻满脸寒霜站了起来,他今天被一百块钱刺激了很多次,恨不得找个人狂揍一顿发泄一下,否则指不定以后留下心理阴影,偏偏这家伙直往枪口上撞。

    嘭!

    林臻重重地一脚将那个斯文男子踹倒在地上,然后冲上去使劲踹打起来。

    乔真俊和另一个男子急忙冲上去反击,而何雅香也站了起来去劝架,场面有些混乱。

    “住手……”

    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声音虽然不高的,但是整个大厅都清晰传开,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内堂里传来高跟鞋咯咯的声响,很快,众人眼前一亮,连大厅四周那些女酒客,都忍不住要妒忌几分。

    乔真俊三人顿时精神一振,那个躺在地上的男子急忙从地上艰难爬起来,还不忘捡起地上碎裂的眼睛扭动了一下,赶紧戴上,一双迷恋的眼神望着那个女子。

    身材修长,穿着时尚袖衣和包臂裙,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当真是腿玩世了。

    性感,美丽,诱惑,迷人……

    无数的词语,这一刻,不用背大辞海,疯狂从每个人的脑海深处激荡而出。

    就只有这些形容词了是不?

    经常叫你们多读点书的了,你们就是不信!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