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试问傻比能做得到吗?
    左黑纳闷的眼神看着林臻,问道:“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在江南市,诸葛家族可是非常响当当有名气的,哪怕是在妖都,也是非常有名气的啊?”

    “是嘛?”林臻不解地问向前面开车的陈丽娅。

    陈丽娅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看见林臻定定的眼神望向自己,轻咳一声说道:“名气大又能如何,若是犯法,一样把他们抓起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林臻翻了一个白眼,自言自语道:“一看就是大人的样貌小孩的思维,作为江南晚报的记者,怎么可以这么天真的呢!”

    不过他还真是好奇这个诸葛家族到底是什么来头,因为他一听到这名字总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林臻鄙夷问道:“大姐,我不想听你的主观意见,拜托你能专业一点吗?”

    陈丽娅哼道:“你敢质疑我的专业,哼,不怕跟你说,就怕你听了会后悔!”

    “你再废话我就真后悔了。”林臻催促道。

    陈丽娅顿了顿,稍微润色了一会,说道:“诸葛家族是江南市四大家族之一,而且是老牌的四大家族,其他三家这数十年来更替了几次,但不管怎么变,不管是哪一代的四大家族,其中都有诸葛家族一份。”

    她缓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诸葛家族的产业非常广泛,其中房产,医药,安保,红酒产业是核心,之前那个我不小心揭发偷渡漏税的庄帝公司,就是诸葛家族旗下的一个专营国际红酒业务的公司。”

    “这么说了来,你的对手很厉害了,咳咳,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吗?”林臻皱了皱眉,一脸认真表情说道。

    陈丽娅专心开着车,直接忽视他的话,而旁边杀马特这家伙非常聪明地打盹瞌睡着,嘴角边都快要流出口水来了。

    呼啦呼啦的,很有节奏地流出,吸入,流出,吸入,极其反胃的画面。

    林臻直接一脚踹过去,冷冷说道:“别装了,你说,我现在是在明还是在暗?”

    “不好说。”杀马特左黑猛地一吸,将那长长的口水吸入嘴里,一脸正经说道:“我觉得你既不在明,也不在暗。”

    “什么意思?”林臻皱了皱眉,问道。

    左黑解释说道:“因为别人根本就没有当你一回事,你信我,只要你们不去招惹他们,这件事会不了了之。”

    “哦……为什么?”

    林臻和陈丽娅异口同声问道。

    “咳咳,我瞎猜的!”

    左黑干咳一声,一副顾左言他的表情。

    “你的戏真的很差。”林臻在心里鄙视了一句,不过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看得出来左黑有难言之隐,不过更加令他好奇不已。

    这家伙回来华夏国,在江南市也有三年了,之前听乔宇说,是他请来的打手。

    林臻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左黑,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

    叮铃铃!

    陈丽娅的手机响了,她接通后,一个暴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哪怕是没有按免提,车厢内的林臻两人还是听得清楚。

    “陈丽娅,我告诉你,你马上给我搞定他,若是我再遭受投诉,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威严警告道。

    “副主编,我说过,这件事我会一直追查报道下去,直到将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

    “你……陈丽娅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那人你招惹不起,你别连累了我,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马上去给那人道歉认错,请求宽恕。”

    “什么?让我去道歉认错,还要请求那人宽恕,我,我……”陈丽娅非常的愤怒,抓狂地在方向盘拼命拉扯,车子一下子左拐右拐失去平衡。

    车内的林臻两人吓了一跳,急忙俯身抓住她的手,呵斥道:“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陈丽娅一股气憋着胸口异常难受,大口大口呼吸着,好一会才喘过气来,朝着电话那头怒吼着:“你做梦,我才不会向那种人屈服,我就不信,有钱就能掩盖事情的真相,哼……”

    她说完,直接将手机扔出了车窗外!

    尼玛,一百块钱都不给我,还以为真的穷,现在几千块的水果机直接丢了。

    土豪……不,少妇,你这样做会没有隔壁老王的!只会有老宋……

    林臻的心里苦逼啊,望着车窗外碎了一地的手机残骸渐渐远去,他的三观被雷的不轻。

    “有个性!”

    杀马特左黑甩了甩头,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这不叫个性,这叫原则,道德底线,像这种没有道德底线的副主编,真是文化界的毒瘤,恶虫!”

    林臻刚从之前的残骸手机尸体中爬起来,又被一道干雷轰得飞起。

    “施主,好大的怨气,你是煞鬼托世还是黑洞托世啊……”

    小奥拓驶进了一条繁华的街道,林臻和左黑主动要求下车,咳咳,不好意思,其实两人是被她暴走的怒火轰下车的。

    哎,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站在黄昏的街道上,林臻两只手插进空荡荡的裤兜里,他很想掏出一百块钱,然后扬了扬手对旁边木纳的杀马特左黑嚣张说:“嘿,哥们儿,哥有钱,请你嗨皮去!”

    但……裤兜里除了再往深一点那玩意儿,就剩下一堆毛了。

    “一百块钱都不给我!”

    这是林臻是下车前对陈丽娅说的最后一句话,非常悲壮的一句话。

    他发誓,这一辈子,谁敢在他面前提及这句话,他就揍谁!

    下死手狠狠揍的那种!

    “臻哥,怎么办?”左黑看了一眼街道对面的江南酒吧,呐呐问道。

    林臻眉头一挑,说道:“你之前好像说是请我喝酒的,我不管……我只负责喝酒。”

    “臻哥,你不能这样,哥,你……等等我!”左黑表情复杂起来,焦急的跟随了上去。

    江南酒吧,江南市男人梦寐以求的天堂酒吧。

    因为什么……

    你说呢。

    男人对什么最感兴趣!

    咳咳,别装正经了,就是你想的那个。

    林臻看了一眼门口两个性感女郎,端着一盘高脚杯缤纷美酒,这是调制出来的一种鸡尾酒。

    只要进来的每个人,都能免费享受一杯,但前提,喝完走进去还能面不改色心跳不加速,今晚的消费就免单了。

    “毒药?”

    “特制药……”

    凭你的智商,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混得开,就只会朝着这方面想了吗?

    能够在江南市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经营这么久,而且生意红红火火的……试问傻比能做得到吗?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