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姑娘,几个意思?
    林臻一脸无奈之色,这女人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个弱质女子竟然敢来匪徒凶险之地。

    “实地记者都是这么拼命的吗?”

    突然,他眉头狂跳了一下,几乎是刚抱起陈丽娅的同时,背后一股冷意奔袭而来,他一个侧身卧趴姿势扑倒。

    砰!

    红砖头被击得粉碎,子弹枪……

    林臻瞬间汗毛乍起。

    “这是什么地方?”

    华夏国严禁枪械的流通,自然不可能是重武器,依据枪声和击碎效果来判断,似乎是土制猎枪当成狙击用。

    他想起之前那个乔宇的冷笑,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难道指的就是这个吗?”

    左黑快速找了一个掩护的位置,眼神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高位置,除了废弃工地,附近还有一个高塔,像是工程作物的建筑,那里有不少隐秘的死角。

    从刚才枪的声音和击中的位置,大概方位在西南角位置。

    此时,一枪过后,那人似乎有些意外,不得不重新潜伏起来。

    经过这么一扑,那个陈丽娅竟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看见一个粗壮的男子贴身重重按压着自己,感受到胸口被挤压得有些窒息难受,正要大喊的时候,一只手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说话,危险……”林臻低喝一声。

    陈丽娅高冷的面容上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秀眉扭成一团,表情极其愤怒,在林臻身下激烈的挣扎着。

    “这女人醒来不是时候……”林臻苦逼不已,急忙解释说道:“不要乱动,这附近有猎枪杀手!”

    虽然林臻说出这种连他自己都难以信服的话,对于过着平凡日子的女人来说,这简直是天荒夜谈,但是他只能如此解释了。

    只是,林臻的话竟然有些效果,那女人挣扎的力气渐渐消失了,脸色通红,眼睛里猛地眨眼,像是有话要说。

    但林臻可信不过,性命攸关,万一刚放开手,这女人不知道深浅大叫一声,很容易暴露位置给那个杀手,所以他依然死死捂住她,稳住她,暗地却思索着脱困的办法。

    嘘!

    左黑嘘了一声,在一边角落朝着林臻打着怪异的手势,虽然之前两人并没有怎么配合过,但是世界上同道中人的有些通用手势还是很清楚的。

    林臻顺着他的手势,看见前面有一片生长比较杂乱有近一米高的草丛,于是单手回应了他一个手势,示意从前面抄后路。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脑海里一直思索着脱困的办法,但是身体经过陈丽娅的挣扎,竟然起了一丝反应,下面感觉顶得有些难受。

    再看身下的陈丽娅,她整个人面红耳赤,娇滴滴一副垂涎三尺的迷人之态。

    林臻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反应也太大了吧,不就是一直压在身下吗?

    胸口有些紧密贴在一起,但这也没有办法不是,他相信附近那个杀手一定在密切留意着这片砖堆里的动静。

    “你答应我不说话,不乱动,我就放开你……”林臻浑身燥热不安,急忙对身下的陈丽娅说道。

    陈丽娅都快要奔溃了,哪里还敢说不,连连眨眼睛,小鸡啄米的点头。

    林臻慢慢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整个紧绷的身体也松懈了几分。

    “禽兽……下流……”

    陈丽娅低骂了一句。

    “……”林臻愕然。

    “……禽兽不如!”

    陈丽娅又补了一句,眼神狠狠地腕了一眼林臻。

    林臻嘴角抽了抽:“姑娘,几个意思……想要跟我切磋切磋嘛?”

    砰!

    一枪击中砖头的一角,粉末四溅,陈丽娅惊呼一声。

    “糟糕……”

    林臻几乎是强行抓起她的手,拉扯着往后滚倒了数米远。

    咻!咻!

    “两道枪声?两个人?”

    林臻脸上微变,这一刻,陈丽娅花容失色,她总算知道了林臻不是在忽悠。

    这里竟然有枪击出现,不过林臻不知道的是,陈丽娅眼眸里露出一丝怒意,这股怒意,不是针对之前林臻的轻薄举动,似乎……似乎与枪击的人有关。

    她面色阴冷起来,连身边的林臻都感受到了,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姑奶奶你忍着,等安全了我随便你处置,现在你可千万别乱来。”

    林臻示意她靠近点红砖墙,尽量隐蔽起来,他暗暗估摸着时间,这时候左黑应该也差不多摸到了那处高塔。

    看了一眼掉落附近的陈丽娅包裹,他从里面找出了一块化妆小镜子,手柄处长度不短,他悄然地伸了出去,想借助反射观察着远处高塔的情况。

    砰!

    刚伸出十秒的样子,小镜子被一枪击得粉碎,吓得旁边的陈丽娅一跳。

    “尼玛,这家伙水平还不耐,难怪乔宇之前那么信心十足。”

    幸亏他身后的红砖堆得很高很厚,不然刚才这一枪就不是击碎镜子了,而是透着红砖堆射杀他了。

    陈丽娅脸色有些难看,有些歉意说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他们一定是来杀我的。”

    “……”林臻错愕地看着对方。

    陈丽娅很快双眸里透出一丝坚定之色,看着林臻说道:“身为人民记者,任何的不公平和不正当手段,我都要公开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有些商业大咖就是用所谓的法律手段欺压普通工人,这种行为就是不应该,就是应该受到正义的法律制裁。”

    “……”

    林臻好想说一句:“小姐,你能说人话吗?”

    不过他也隐约感觉到,这女人似乎真的得罪了什么人。

    “只是,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枪哦,你以为是放鞭炮啊。”

    以林臻的见识,都差点要毁三观了,这女人还想帮忙吸引伤害值不成?

    明明是乔宇留下的后手,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在刚才没有猎杀李道林等人,非要等到现在。

    砰!

    又是一枪,不过这一枪放得,好像大失水准。

    砰!

    凌乱的枪声响起,林臻知道,左黑已经找到了对手,现在双方正在激战中。

    林臻没有冲出去,他对左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反而看向陈丽娅说道:“你说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那你知道是什么人吗?你得罪了什么人……”

    “一定是庄帝公司的人!”

    “庄帝公司?”

    林臻对江南市的情况不熟悉,更加不清楚这个庄帝公司是干什么的,不过看她说的如此肯定,难道不是乔宇留下的后手?

    “因为前段时间,我写了一篇关于渝江码头新开发区的新闻报道,拍摄了几组图片,但刊登上报纸的时候,有组图片不小心拍摄到了庄帝公司走私的高档酒,商业调查科的人查封了庄帝公司那批货,如今,庄帝公司的人将这矛头指向我,还派出杀手来杀我!”

    “大姐,这里是和平年代,你别逗我了,派杀手杀你,随便一个混社会的渣渣都能将你轮了又杀,杀了又轮,泥煤的还需动用猎枪,他们是脑袋进水了吧!”

    当然,林臻没有说出来,只是心里诽谤了几句。

    “你真荣幸……”

    陈丽娅愣了愣,不解看向林臻说道:“什么荣幸,你什么意思?”

    林臻忍不住笑问道:“我觉得你很荣幸,对方竟然请动了职业杀手来对付你,告诉哥哥,你的金手指是什么……”

    陈丽娅皱了皱眉,哼道:“莫名其妙。”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