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一百块都不给我
    林臻动作迅速冲了过去,所过之处,那几个人就纷纷倒地,而且与此同时,杀马特男子也跟着出手了,他的动作也不慢,不过……不过这厮竟然不是攻击向林臻。

    杀马特青年攻击的对象赫然是中年男子乔宇。

    只是乔宇身后一直站着的青年保镖突然窜了出来,阻拦住杀马特青年。

    砰,两人对击了一拳,蹬蹬后退两步,刚稳住身形,杀马特青年再次扑杀了过去。

    场中很多人都被整懵逼了。

    乔宇惊愕了一会,反应过来怒道:“左黑,我花重金请你过来帮忙,你竟然敢反水我。”

    杀马特青年左黑默然不语,拳脚速度很快,打得那个青年保镖连连后退。

    乔宇此时心里惊恐了,他带来的人此时,已经被林臻全部放倒了。

    林臻没有急着去收拾乔宇,而是来到桌子前,轻轻抹去了女子脸上的泪痕,将她扶了起来柔声说道:“不哭,看哥哥帮你好好收拾这几个家伙,把这几个坏蛋打得踏马都不认识,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李道林早已经跑了过来,女子激动地扑入了他的怀里。

    熟悉的画面,熟悉的味道。

    姐妹二人还真是像,林臻无奈,只能将这种不爽,发泄在这些人身上。

    可惜还能站着的,只有乔宇了,他嘴角挂起一丝鬼魅的微笑,走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乔宇惊恐连连后退。

    砰!

    林臻一脚重重踹在他的肚子上,气呼呼说道:“尼玛逼的,不过是用了卫星监控拍摄,还真以为对手有多么厉害,真踏马的坑逼,在我面前玩绑架勒索!”

    啪。

    一巴掌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乔宇顿时错愕了,这辈子,除了小时候被父母掌耳光,这三四十年来,何曾有人敢给他耳光,即便是语气稍微硬点的人都没有一个。

    然而这一刻,他感受到一股无法言语的羞辱,这是他的耻辱,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林臻。

    啪!

    林臻反手又甩了一个耳光,冷冷说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不服来打我啊。”

    砰!

    最后一脚,将他踹到了李道林的身前。

    李道林抬起一脚,就重重地踹在乔宇的脸上,冷冷说道:“跟我斗,可以,但是敢动我的女儿,就不可以,我真是高看你了,你根本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乔宇心中的愤怒无法发泄,一张脸憋得通红,接连几脚和耳光,已经将他高傲的自尊摔得粉碎。

    “你们……你们以为这就赢了我?哈哈……哈哈……”

    乔宇狼狈地大笑不停,像个疯子一样。

    林臻皱了皱眉,虽然感觉到不对劲,但是现在救回了人,他也不会操心太多,淡淡说道:“李叔,我们走吧。”

    李淑贤的脚歪了,不能走路,看她吃力,林臻也不理她的反抗,直接拦腰抱起往楼下走去。

    李淑贤顿时惊吓了一跳,急忙挣扎落地,却被一双稳健有力的手紧紧抱住,阵阵体温和气息传来,令她心乱如麻。

    “放我下来,我不用你抱……”

    看着林臻星眸般的眼睛,李淑贤的反感情绪丝毫不减。

    此时的她,恨透除了父亲以外的男人了。

    林臻眼神里充满无辜,虽然给人一种大哥哥的安全感,但貌似拿错剧本了。

    知恩图报呢?

    以身相许呢?

    结草为环呢?

    林臻不甘心放下她,摊了摊手说道:“你走不了路啊……”

    虽然她的年龄未必比他小,她却倔强如小女孩,皱着眉生气道:“要你管,我能走……”

    至于那个杀马特青年左黑,整个过程中,林臻没有跟他说上一句话。

    但那左黑却一点都不敢有意见,只能将怒火发泄在那个青年保镖身上。

    李道林请来的保镖一脸愧疚之色,默默跟随在三人身后。

    林臻扶着李道林上了车,然后对那个保镖说道:“你送他们回去……”

    那保镖没有异议,很有觉悟的上了驾驶位。

    李道林不解问道:“林兄弟,你怎么了,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回去吧,对了……咳咳,给我一百块打车。”林臻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头,说道。

    李道林‘啊’了一声,反应过来急忙上下掏了一下口袋,他这个身份的人,通常出门都有助理保镖,哪里会带钱,不由望向女儿。

    李淑贤摇了摇头,冰冷说道:“我也没有。”

    三人齐刷刷的目光看向保镖。

    “好吧,我身上只有二十多,今天的饭钱!”保镖脸色有些难看,说道。

    真正难看的是林臻,他嘴角狂抽,心中恨不得冲上去将左黑暴揍一顿。

    “算了,你留着吃饭吧。”

    林臻郁闷不已,也不理会李道林无奈的表情和充满歉意的干笑声。

    废弃工地的三楼,左黑还等在那里没有走,但乔宇等人看见林臻又回来了,吓得四散逃离,也不理会是不是三楼,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

    一个个惨叫声响起,恐怕摔得伤筋动骨的了。

    “尼玛,一百块都不给我!”

    林臻破口大骂,就差没有追着跳下去。

    左黑嘴角微微抽了抽,低头来到林臻身边说道:“臻哥,你什么时候回华夏的?”

    “今天……刚回来,就被你搞得奔波了一场,你说该怎么办?”

    左黑歉意说道:“我请你喝酒,江南市男人的天堂酒吧。”

    “事先声明,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林臻不满说道。

    左黑眉头挑了挑,他认识林臻开始,就没有见过这家伙身上有过一块钱的。

    用他的话来解释,你见过哪个大人物身上带钱的吗?

    只有吊丝身上才会带钱。

    左黑不是吊丝!

    两人几年前就认识了,左黑很承林臻的情,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原本被对手一锅端的,但林臻等人的出现,不但挽救了他们,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完成了,那一刻,他听从林臻的劝诫,离开了佣兵队。

    用林臻当时的话来说,这种生死边缘的日子不适合左黑。

    两人刚刚走下三楼,发现一个砖墙角落不停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这种环境下确实令人好奇。

    他们对视了一眼,偷偷绕路来到一处砖石堆砌的角落,就看见一个女人撅起屁股使劲拱着,一只小脑袋拼命朝着一个小洞口偷瞄着。

    林臻悄悄摸到女人身边,在她耳朵旁边轻轻说道:“好看吗?”

    “嗯,这是上头条的新闻……啊……啊……啊……”

    女子随口应了一声,随即突然戛然而止,继而来了一个跳跃性的高分贝基本练声法,来了个递进式高音,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女人直接吓得晕倒在地上了。

    左黑干咳一声,无奈说道:“臻哥,你,你自己搞定她。”

    原本就没有车,现在无端端又多了一个人,四周偏僻无人迹,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林臻叹了一口气,检查了一下她口袋里的东西,最重要的是检查包裹里有没有一百块钱!

    “陈丽娅,江南晚报实地记者。”

    林臻表情怪异地看了看她的证件和相机。终极特种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