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死而复生
    院子的府门中,鬼菩提再次坐回了主座的太师椅上,她喝着徐寒为她沏来的上好沉螺茶,双脚悬空来回摆动。

    一旁的方子鱼低着脑袋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委屈,当然还掺杂着敢怒不敢言的不忿。

    鬼菩提似乎很享受此刻的待遇,她悠哉悠哉的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这才看向方子鱼问道:“小鱼儿,你的功法最近练得如何了?”

    “好得很!”方子鱼没好气的回应道。

    “嗯?!”但话一出口,鬼菩提的冷哼便在那时传了过来。

    方大小姐的脸色当下便是一变,她赶忙改口说道:“我是说我每日都勤练不辍,废寝忘食。”

    “是这样吗?”鬼菩提显然很清楚方大小姐的本性,一脸狐疑的看向徐寒似乎是想要求证这一点。

    徐寒一愣,据他所见方子鱼每日都拉着苏慕安这里吃吃,那里玩玩,何时有修炼过功法,但与此同时,方大小姐却一个劲的朝着徐寒挤眉弄眼,徐寒会意过来,虽然心头有些无奈,但也得帮着方子鱼圆下这个谎话。于是他点了点头言道:“子鱼还是很刻苦的,有将二师娘的教诲记在心头。”

    “唔。那就好。”鬼菩提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虽然心知鬼菩提的年纪恐怕已经过了五十,但那一副少女面孔,做出这样一副神情看上去多少还是有些古怪。

    “对了,蒙梁那小子呢?怎么没见人影?”鬼菩提于此之后又忽的问道。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突兀足以形容的了。

    在徐寒等人看来,这个问题可称得上莫名其妙。

    徐寒匪夷所思的看了看鬼菩提,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师娘...我知道师伯的事情让你很是伤怀,但人终归得向前看,逝者已逝,生者...”

    砰!

    徐寒的话还未说完,他的脑门上便吃了一记重重的板栗。

    “我生你个大头鬼!姑奶奶像是老糊涂了的人吗?”鬼菩提像是看穿了徐寒的心思,沉着面色便喝问道。

    徐寒可不敢招惹对方,他连连赔笑言道:“不像不像,二师娘百年如一日,始终貌美如花。”

    “哼!”听闻此言方才满意的鬼菩提再次坐回了自己的太师椅上,但眉头却皱了起来:“这么说来,你们没见到那小子?”

    话到于此徐寒也听出鬼菩提此言并非玩笑话,他不禁疑惑道:“蒙兄不是尚在剑陵守陵吗?我们怎会见到。”

    一旁的方子鱼也被徐寒与鬼菩提的对话所吸引,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鬼菩提,显然对于此事颇为在意。

    鬼菩提站起了身子,缓缓走到了徐寒的身前,而眉头却在此刻越皱越深,她言道:“差不多一个月前我便收到了消息,在隆州发现了那小子的踪迹,看架势应该是来寻你们的,可之后他便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没了踪影,毕竟是那个混蛋唯一的弟子,要是就这么死了,我可不好向他交差,故而方才来寻你们问一问。”

    “那他到底在何处?是不是出事了?”听闻这话的方子鱼顿时脸上的神情慌乱了起来,她赶忙问道,语调不觉间也大了几分。

    “出事?”只是她的慌乱却并未得到应有的回应,鬼菩提看了方子鱼一眼,眯着眼睛言道:“如今天下,能让那小子出事的人可不多,而其中大半都在森罗殿的监视中。”

    这话里所透露出的讯息让徐寒脸色一变,可还不待他发问,鬼菩提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好了,蒙梁那小子的事情你们不必担忧,我会解决的,反倒是...”

    说到这里的鬼菩提微微一顿,目光再次落在了徐寒的身上:“小徐寒,出来送送二师娘。”

    说出这话的鬼菩提显然是有些什么事情要与徐寒单独言说,回过神来的徐寒虽然心底疑惑,但却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便要跟出去,反倒是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叶红笺,有些担忧的站起身子,但却被徐寒递来的目光阻止了下来。

    而一旁忧心蒙梁安危的方子鱼亦想要跟上,却被鬼菩提的眼神所震,不敢上前。

    “好好练你的功法,否则当某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还会一如既往的只能袖手旁观。”鬼菩提淡淡言道,说罢此言她便领着徐寒出了府门。

    ......

    已近五月末的横皇城,夏日正盛。

    走在横皇城街道上的行人大抵行色匆匆,不愿在这毒辣的阳光下多逗留半刻光景,但饶是如此,那生得宛如瓷娃娃一般可人的紫眸少女依然免不了招来那些行人暗暗投来的目光。

    不过鬼菩提对此却不以为意,她在沉吟了一会光景之后,忽的转头看向身旁的徐寒,有些苦恼的言道:“是不是像你这年纪的孩子都不愿意听话?”

    鬼菩提以一种老母亲教育不听话的儿子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虽然明知道以二人之间的身份,鬼菩提这样的话并没有任何不妥,但徐寒还是不由得一愣,倒并非不喜鬼菩提说教,只是单纯的不知鬼菩提话中所指。

    当然鬼菩提接下来的话,很快便解开了徐寒心头的疑惑。

    “我不是已经让元修成与你叮嘱过了吗?不要与森罗殿作对!”鬼菩提很是不满的言道,说罢她又叹了口气:“唉,你们这些家伙,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徐寒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当日元修成忽的转了性子对他提点是背后有鬼菩提在“作祟”。

    他的心底在那时难免有些感动,细细想来鬼菩提为人虽然有些古怪,也少有对徐寒给出什么好脸色,但实际上却始终在帮助徐寒。

    “二师娘的心意徐某自然清楚,可有些事情...”徐寒由衷言道。

    只是这番话还未说完,便被鬼菩提生生打断。

    “你以为拦下他们就能阻止森罗殿的计划?刘笙也好,那个刘叮当也罢,都给了森罗殿足够的证据去确认他们的推论,你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他们的计划依然按部就班的推行着,而你却因为你的冲动被摆在了森罗殿的对立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鬼菩提的声音在此刻低沉了几分,显然对于徐寒在镇魔塔中的行为极为不满,当然在这不满的背后所隐藏的是她对徐寒处境的担忧。

    徐寒无法反驳鬼菩提的这番话,他低着脑袋沉默了好一会光景,方才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么做的作用并不大,只是想求一个问心无愧...”

    这样的话却并未得到鬼菩提的认同,紫眸少女在那时扶额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恼怒的言道:“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剑陵的人都是这副德行...不是大义当先,就是问心无愧...”

    面对这样的苛责徐寒只能是连连苦笑,不敢再多说半句,恐惹得鬼菩提不满。

    大抵是觉得徐寒认错的态度还算让她满意,鬼菩提的语调很快便缓和了下来,她颇有些无奈的言道:“好在如今大夏朝廷与执剑阁对于森罗殿都有了提防之心,短时间内森罗殿的势力很难在侵入横皇城,这些日子你就给我安生一些,森罗殿那边,我争取帮你搞定了。”

    徐寒闻言哪敢不从,赶忙拱手拜谢。

    “谢什么谢,以后少给我找些麻烦,就是最好的感谢了!”鬼菩提没好气的说道。

    “对了。”就在徐寒尴尬应是时,鬼菩提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又言道:“我不知道你混入执剑阁究竟要做什么,但事情若是做完了就赶快走吧,大夏近来可不安生。”

    这时鬼菩提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徐寒很清楚能让身为十殿阎罗的鬼菩提露出这样的神情的事情显然不是一件小事。他不禁下意识的问道:“二师娘指的是何事?”

    鬼菩提当然听得出徐寒这是在讨她的话,她又是没好气的看了徐寒一眼,但嘴里还是回应道:“这些日子各门各派离奇死去的那些大衍境的强者,你没听说吗?”

    “这个自然知道。”徐寒点了点头,萧蚺便是为了处理此事方才离开横皇城的,但据南宫靖说这么些日子过去了,萧蚺依然未有所获。念及此处,徐寒又问道:“师娘知道是谁在后面捣鬼吗?”

    “你以为我是大罗神仙啊?什么都知道?”鬼菩提却极不客气的回应道。

    “在我心中,二师娘就是天仙。”大抵也摸清楚鬼菩提这吃软不吃硬的路数,徐寒自然毫不吝惜的夸赞之词。

    “这油嘴滑舌的本领,倒是剑陵那些木头人难以望其项背的。”鬼菩提冷哼一声,虽然脸色依然不善,但语气却明显软下了几分。

    而后她又微微沉吟了数息的光景,方才再次言道:“大夏之于大周,虽然国力强盛许多,但你以为这样的强盛比起江湖之上各宗门的实力差距,何如?”

    徐寒闻言,皱了皱眉头,他细细思索了一番,若说大夏国力与大周国力比起来是象牛之别的话,那江湖上两国宗门的实力差距却可看成仙凡之遥。

    徐寒曾经也不止一次暗暗思索过若是大夏能够说服半数,甚至只需四分之一的江湖宗门力量一同出征边疆的话,恐怕陈周二国早已被纳入了大夏的疆土。

    “大周仙人不过玲珑阁的司空白与天斗城的岳扶摇,陈国就更加不堪,唯有那位离山的衍千秋,反观大夏一宗三门十二镇几乎都有一位以上的仙人坐镇,足足二十余位仙人大能,如此大的数量差距,你觉得是真的大夏人杰地灵,还是陈周二国修士愚钝呢?”大抵也看出了徐寒心头所想,鬼菩提的眸子在那时眯了起来,她盯着徐寒意味深长的问道。

    这个问题显然并不是徐寒能够回答的,他之前在知晓大夏江湖势力之时确实有过诧异之感,但却并未去细想其中缘由,此刻鬼菩提发问,他也难以给出答案,只能是在微微思索之后言道:“或许是因为镇魔塔的缘故。”

    徐寒并不确定的猜测道,而理所当然的是这样答案显然不对。

    鬼菩提闻言之后摇了摇头:“你去过镇魔塔,也得到过高级别的本源妖力,那东西虽然是好东西,但在登临仙境这件事情上,这本源妖力也只能锦上添花,却鲜有雪中送炭。”

    徐寒当然知晓鬼菩提话里的意思,他曾细细研究过这大夏仙人之下的修士们趋之若鹜的本源妖力,他确实可以加强修士对于大道的感悟,提升登临仙境时的成功率,但这样的成功率远不足以让一个寻常修士登临仙境,也自然无法解释大夏仙人的数量为何多到了如此地步。

    他再次看向鬼菩提,问道:“那二师娘的意思是,大夏仙人数量如此之多,背后还另有隐情?”

    鬼菩提耸了耸肩膀,说道:“算不算隐情我不知道,但森罗殿从十年前便开始想要渗透入大夏,可大夏的仙人数量着实令人忌惮,大抵是因为如此,森罗殿中专门有人好生研究了一番大夏江湖的局势,然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说道这里的鬼菩提有意顿了顿,徐寒知道是这二师娘有意卖关子,他自然得配合对方,在那时问道:“什么现象?”

    “同样的修为,嗯,我是指在大衍境表现出来相差无几的修为与战力,但于大周修士来说难以扛过的天劫,大夏的修士却可以很轻松的度过。”

    似乎是觉得这样的说法太过抽象,鬼菩提又在其后言道:“想来司空白那次度过天劫的过程你应该也曾见过,司空白虽然侵淫剑道多年,但其天赋却算不得如何出众,当时负责收集大周江湖人士的一位阎罗曾断言过司空白致死也难以登临仙人之境,这位阎罗的眼光毒辣所言之物少有失算之处,可司空白却在对抗天劫的最后关头却如有神助,竟是做到这一点...”

    “于此森罗殿做过细致的记录,而前些日子你那位死对头,赤霄门的掌教大人,在度过他第三次天劫之时,也曾发生过类似的状况,再往后,估摸着这个消息你恐怕还未曾知晓,那位落霞谷的罗墨也在前日度过了天劫登临仙境,而之前所述状况也曾在他的身上发生。”

    说道这处,鬼菩提再次停下了她的话,这一次倒不是她有意卖关子,而是她知道如此多的讯息一下子被灌入徐寒的脑海,这少年恐怕需要耗去些时间将之消化。

    而徐寒也果然在听闻这些事情之后沉下了眉头,据他所知的是,当初谢闵御之所以一直追着他们不放,为的便是魏先生的那道金乌真火,想要以此对抗第三次天劫,以他那不择手段的架势,显然是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对抗这次天劫;而之后鬼菩提所言的那位罗墨,徐寒也略有耳闻,此人早年也算是天纵之才,但宗门仙人不幸陨落,以至于年纪轻轻的他便被寄托了挑起宗门大梁的重任。大抵也是因为如此,此人之后行事大抵畏首畏尾,徐寒也曾听萧蚺断言过以他的性子不可能能够登临仙境。但偏偏他也做到了这一点,这各种巧合加在一起,难免让徐寒也心生疑窦。

    再者而言,徐寒所知的是那位司空白与太阴宫的无上真人似乎存在这某些联系,至少他夺取刑天剑,斩杀大周先帝的事情最开始的动机便是源于无上真人的箴言。此刻再联想大夏这些仙人们的异样,一个可怕的猜想在那时不可能避免的浮上了徐寒的心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还得在想上一层,近日来那些杀伐大夏大衍境强者之人又是何方势力,他们的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鬼菩提在约莫十余息的光景之后再次言道。

    徐寒一愣,不禁又有些奇怪:“难道以森罗的情报网对于那群人也没有丝毫的头绪吗?”

    鬼菩提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我所担忧的地方,那群人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般,不禁之前毫无踪迹可寻,之后就是森罗殿有心调查,却也每每无疾而终,通常数日蹲守最后也只换来一具大衍境强者的尸首,却丝毫寻不到那凶手的踪迹。能做到这一点的于我看来,要么真的是为复仇而归的恶鬼,要么就是哪个隐世宗门派出一群仙人强者。”

    说到这里的鬼菩提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的又说道:“对了,还有一点,估摸着连执剑阁也不曾知晓的消息。那些死去各个宗门的大衍境强者在之后的调查中都发现几乎都是受到了同门功法的袭击...”

    听闻这些的徐寒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低着脑袋沉默不语。

    鬼菩提将他这样的神情看在眼中,似乎也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沉重,索性她换作了一副轻松的语气言道:“总之不管是恶鬼复仇,还是仙人作乱,你好生将自己的事情做完,就离开此地吧,毕竟小命要紧。”

    说罢此言她看了看天色,便准备离去。

    可这时那低头沉默的徐寒却忽的出声言道。

    “或许不是恶鬼,也不是仙人...”

    “嗯?”

    那时那少年的眸子中亮起一道阴沉的光芒,他盯着鬼菩提,以一种极为古怪的语调言道:“是从地狱归来的亡灵...”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