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张 当局者迷
    ,精彩小说免费!

    南宫靖很笃定的心中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巧合。

    她很巧合在结束一天的执剑人会议之后,去往家父旧友杜先生的家中拜会,而在路途中又很巧合的遇见了徐寒与叶红笺。

    她当然可以绕路而行,嗯,或者说绕开二人那条路才是去往杜先生府中最近的一条路。而她恰好,今日就像走一走这条有些绕的路,而很巧合的是徐寒与叶红笺也正好走在这条路上。

    她当然可以加快脚步,但很巧合的是今日的她刻意放慢了脚步,跟在了二人身后。

    于是又非常巧合的是,她目睹那古怪的青衫老人与徐寒二人之间的大战。

    虽然她对于徐寒存在着诸多不满,但无论怎么说徐寒也是执剑阁的人,秉着这安内必先攘外的原则,以及确定她远不是那青衫老人的对手之后,南宫靖便去到了杜先生的家里,请出了这位儒道大师出手。

    这是一串略显牵强,但终究说得过去的逻辑。

    可说不过去的是,她冲入杜府时那惊慌失措的神情,以及在确定徐寒脱险前那失神的模样。

    想到这些,南宫靖的心头便犹如一团乱麻。

    她不明白这样的情绪究竟是从何而来,又因何而起。

    故而但她出现在徐寒与叶红笺面前时,南宫靖少见的低下了脑袋,不敢直视这二人的目光。

    .....

    不过获救的徐寒虽然奇怪于南宫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细细联想一番之前杜平策所言之话便大抵猜到,这位儒道大师能出现这里,恐怕还得归功于这位南宫小姐。

    他微微一笑,朝着南宫靖一本正经的拱了拱手:“徐寒谢过南宫大人救命之恩。”

    南宫靖听闻此言,身子微微一震,过了小半会光景方才言道:“我只是...只是恰好看见了...而已..”

    她当然尽可能的想要自己的话听上去拥有足够的说服力,只是那断断续续的语调,却显然并未有让她如愿,为此南宫靖的两颊上泛起一抹红云,虽然尚浅,却也算得是这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回。

    若是她那位弟弟南宫卓在此,见到这番情形免不了又要为徐寒竖起一次大拇指。

    只是徐寒心头还在疑惑已经死去夫子为何会出现这里,又为何执意杀他,虽然对于这些缘由,徐寒隐隐有些猜测,但这样的猜测却并不能让他心安下来,反倒是心情愈发的沉重。也正是因此,徐寒并未注意到此刻南宫靖脸上的异样,而一旁的叶红笺虽然有所察觉,但也只是深深的看了那南宫靖异样,并未点破。

    场上的气氛在那时有些局促,年过七旬的杜平策看了看这三位后生,眼睛眯起,大抵是读了了些什么,他在那时索性言道:“我听靖儿说,徐公子有一位朋友身患恶疾...”

    听闻此言的徐寒顿时回过了神来,他连连朝着那位杜老先生点头言道:“确有此事,不知...”

    “我已应了此事,既然今日相见,那择日不若撞日,就请公子引路吧。”老儒生笑呵呵的言道。

    徐寒大喜过望,也就暂且放下了自己的心思,嘴里连连言道:“如此甚好,有劳先生了。”

    ......

    夏夜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徐寒领着杜平策回到府门时,那倾盆而下的暴雨早已偃旗息鼓。大抵是心头有异的缘故,南宫靖说着是要处理那场大战之后的一些事宜,借故并未随着徐寒等人离去。

    徐寒想来此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无论是横皇城中的百姓还是大夏朝廷方面都得给个交代,也并未觉察南宫靖的异样,反倒是朝着对方又是一阵道谢,这才离去。

    此刻那徐寒所在的别院外,诸人齐聚,他们大抵也都知道刘笙对于徐寒来说的重要性,因此也对此事表现出来极大的关心。

    只是他们大抵不同医术,虽然诸如楚仇离方子鱼等人翘着脚尖在那窗口看了半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徐寒虽然学过些医术,但也只是粗浅的皮毛,他看得出此刻坐在刘笙身旁的杜平策是在以内力探查刘笙体内的状况,但却无法知道具体的情形。只是从杜平策那时不时皱起的眉头中隐隐感觉到了某些不妙。

    刘笙的情况显然不容乐观,杜平策足足在刘笙床榻前坐了一个时辰。

    他时不时的把脉、观舌,又辅助于内力探究经脉,这样的过程繁琐又无趣,加上这本来便已夜色渐深,心忧此事的徐寒倒是一直密切的关注,但方子鱼与楚仇离等人在最初的新鲜劲过去之后,便一个个的坐到了墙角耷拉着脑袋,颇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

    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杜平策站起身子,诸人见状也以为事情有了结果纷纷站起了身子。

    “先生,何如?”而徐寒自然是首当其冲的那一个,他快步来到了杜平策的身前,焦急问道。

    老儒生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微微一沉,随即言道:“公子接一步说话。”

    徐寒闻此言加上杜平策此刻脸上的阴沉之色,顿时明白了些什么,他的心头也不免一沉,但还是点了点头,随着杜平策迈步而出,而身后的诸人虽然也关心此事,但见杜平策说了此言,自然不好跟上,只能是一脸疑虑的站在原地看着离去的二人。

    ......

    “我听靖儿说过,徐公子与这位朋友是莫逆之交,想来感情匪浅。”一路上杜平策一直沉默不语,徐寒虽然急于知道刘笙的状况,但杜平策不言,他也不好太过急躁的相问。

    直到二人走到了府门口,这时这位杜先生方才言道。

    “嗯。”徐寒自然不会隐瞒此事,沉着声音便回应道:“阿笙救过我的命,说起来他今日落到这般田地,大抵都是因我而起。”

    “唔。”杜平策闻言点了点头,感叹道:“那位阿笙舍命就你,你亦寻尽良方救他,二人皆是有情有义,世上尔虑我诈之事老夫见得多了,徐公子与那位阿笙兄弟倒是让老夫开了眼界。”

    徐寒皱了皱眉头,杜平策顾左右而言他,此番举动让徐寒心头的担忧更甚,他在那时微微沉吟,随即言道:“今日杜先生究竟有何所得,大可告知在下,无论是好是歹,徐某心头早就有了准备,更不会因此怪罪先生,还请先生明示。”

    听闻此言的杜平策又是一笑,他喟然言道:“老朽不说并非有意卖关子,只是着实羞于启齿。”

    “先生何意?”徐寒却是不想杜平策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不禁问道。

    杜平策微微沉吟,似乎是在暗暗整理思绪,过了好一会光景之后,方才说道:“肃然平日里大夏朝堂也好,江湖各方也罢,对老朽都多有敬重,老朽也曾暗以为自己在医道方面的造诣不俗,可是今日我为那位阿笙兄弟把过心脉,观过体征,也用内力将之体内各处都一一盘查,却不得其法,未有查到半分异样,反倒是觉得阿笙兄弟除了昏迷不醒个方面都比常人要好出许多,可究竟为何会昏迷不醒,老朽却是查不出个缘由。说起来,有负公子所托。”

    说道此处,这位儒道大师竟然还一脸歉意的朝着徐寒躬下了身子。

    这哪是徐寒受得起的一拜,于情于理这杜平策愿意帮徐寒医治刘笙便是天大的好事,虽然结果不如人意,但徐寒却是没有半分怪罪杜平策的理由。

    他赶忙伸手扶住了老人正要拜下的身子,嘴里言道:“先生这是作甚,此事在下谢先生还来不及,怎会怪先生呢。”

    二人为此推诿了一阵,杜平策方才作罢。

    而后这位儒道大师又想了想言道:“其实阿笙兄弟的状况虽然古怪,但我以为有人或有良方可治。”

    “谁?”本已失去希望的徐寒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语调也在此时大了几分。

    “普天之下,论修为强弱或许还有诸多争议,但若论这医术高低,我想天下恐无出其右者。”杜平策在那时沉声言道。

    徐寒听得云里雾里,不由得再次追问道:“还请先生明示,此人究竟是谁?”

    杜平策在那时眨了眨眼睛,笑道:“徐公子应当比我更清楚,就在方才公子不是还见过吗?”

    徐寒一愣,但很快便醒悟了过来,天策府夫子的医术确实精妙无比,号称能活死人,生白骨,若说他或有办法救下刘笙,这一点徐寒倒是并不怀疑,可是对方死而复生本就蹊跷,而对法那可谓得而诛之的态度更是诡异,如此前提之下,徐寒能否寻到对方便是未知之数,而就是真的遇到,不再大打出手便是万幸,犹如能够说服对方出手救人呢?

    念及此处的徐寒顿时眉头深皱,沉默不语了下来。

    直到半晌之后徐寒方才苦笑言道:“先生所言无错,只是我与那位夫子...”

    徐寒说到这里脸上的神情愈发苦涩,却是不知当如何形容他与夫子之间那错综复杂的关系。

    最后之言言道:“总之,那位夫子大人恐怕如今只一心想要杀我,如何能够帮我。”

    可谁知一直沉稳持重的杜平策在听闻徐寒此言之时,却忽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徐寒不禁问道:“先生何故发笑?”

    “笑当局者迷。”

    “先生何意?”

    “公子这里可是横皇城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