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买卖
    剑意与灵炎裹挟而成的凤凰虚影再次于叶红笺的剑锋之中呼啸而出。

    这一式,她激发出了自己浑身的真元与剑意,其展现出来的气势比起之前还要强上数分。

    那些宛如毒蛇一般袭杀向二人的藤蔓在这凤凰虚影的面前,一道接着一道的被切割成碎片,随即又被灵炎灼烧化为灰烬。

    虽然被那些藤蔓削减了数分威势,但那凤凰虚影在毁尽藤蔓之后,却并未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发出一声长鸣,直直的杀向那立于街角的青衫老人。

    它浑身燃着的灵炎带着极高的温度,所过之处,方圆数丈之类的雨水还未来得及落下,便在距离它十余丈的高空中被彻底蒸发,化为白烟升腾而起。

    于是这雨夜中的街道,便于此刻被笼罩在了一层雾蒙蒙的雨雾之间。

    立在街角的青衫老人看着那道呼啸而来的凤凰虚影,冰冷如雕塑的脸上终于第一次出现了某些变化。

    他的嘴角微微蠕动,两个冰冷的字眼自他嘴里吐出。

    “愚蠢。”

    他看得很清楚,叶红笺这一招的威能虽然巨大,但也几乎耗光了她体内所有的真元,而这样的招式远不至于能将他击败,只要他挡下了这一招,女孩便是那砧板上待宰的羔羊,任他拿捏。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的手缓缓伸出。

    但那看似缓慢的动作却又极为精准的在那凤凰虚影撞击在他的身躯之前,摁在了凤凰虚影的头颅。

    气焰滔天的凤凰虚影,能割破雨帘的神火灵炎,在那老人伸出的苍老的手掌面前,却如同小鸡一般滑稽可笑。

    它停了下来。

    就像是遇见了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着实存在的天堑一般,凤凰虚影停了下来。

    而下一刻,一声悲鸣自它嘴里吐出,它的身子便在那那老人手掌微微用力一握之时,彻底化为了粉剂,如流光一般四散消失。

    “这么多年,你就学到了这点本事吗?”老人眯着眼睛问道。

    他一身青色的长衫在那夜风与暴雨飘荡,宛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向生人发出渗人的呢喃。

    “当然不止!”

    而回应他的却不是叶红笺,而徐寒那暴怒如狮吼的声音。

    在那凤凰虚影的身子散去的余光中,少年的身影蓦然浮现。

    他高高跃起,右臂握拳,拳头之上青筋暴起。

    显然这一拳,凝聚徐寒浑身的力道。

    青衫老者的眸子在那一刻眯起,狭长的眼缝中,眸中奇异的光芒闪彻。

    而就在这短短一刹那,徐寒的拳头已然来到了他的面门。

    眼看着这一拳就要轰动老者的身上,但下一刻,老人的身子却忽的消失不见。

    而徐寒的拳头也在这时,轰在了老人方才所立之处的地面。

    轰!

    一声巨响荡开。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在徐寒这一拳之位下被轰出了一道数丈开外的巨大深坑,漫天的尘埃也在这雨幕之中扬起,而真实的力道却远远不止于此。在数息之后,一道道裂纹顺着徐寒的拳头所在的凹坑中蔓延开来,那街道两侧的房屋竟然被这余波所震,摇摇欲坠。

    躲藏在屋中的百姓发出一声声惊呼,赶忙逃离此处。

    徐寒眼角的余光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背后的木匣之中一道道金色剑影涌出,飞射向街道两处,将那些房屋倒塌时塌陷巨大瓦砾分置切割成碎片,掩护那些百姓们逃出这是非之地。

    而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徐寒方才沉眸看向已经立在不远处青衫老人,他终于在这时说出了与老人相逢之后的第一句话,他问他:“你是谁?”

    老人似乎一直在等着徐寒,他并未有在此之后急着出手。

    听闻此问的青衫老者,嘴角浮出一抹笑意,他抬头看向徐寒,意味深长的反问道:“我是谁,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徐寒的面色愈发阴沉,他盯着老人,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不是他!你究竟是谁?”

    “哼。”老人冷哼一声,一袭青色的衣衫在那时再次鼓动,而他脚下的地面也随着他周身真元的灌入,开始不断的隆起,不断的破碎,数息之后,数以百计的巨大藤蔓如毒蛇一般破土而出,张牙舞爪的与他身前不断的纠缠旋转,却并未急着进攻。

    老人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徐寒,又瞟了一眼周遭那些在徐寒所激发的金色剑影的掩护下而成功脱险的百姓,他嘴角的笑意渐渐变得有些狰狞。

    “我不是我。”

    “但你还是你。”

    “表面说着要狠下心肠,可又总是忍不祖住要为一些不相干的人做些什么的徐寒...”

    “我以为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你多少会有些改变,却不想你总是不长记性。”

    老人说到这里,他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但下一刻,他的手便豁然伸出,数道藤蔓呼啸而来,袭杀向徐寒。

    徐寒的心头一凛不敢托大,那被黑色的长剑被他横于胸前。

    铛!

    一声脆响荡开,虽然徐寒极为警觉的挡下了这藤蔓的攻击,可那藤蔓所携带的巨大力道依然透过那剑身传到了他的身躯之上。他的脸色一白,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若不是当年你在蛊林心软,你的朋友何至于现在还躺在病榻之上?”

    “若不是当年你不忍心杀了秦可卿,元修成又怎么会选中你?现在你早已做完了五年的修罗,赎身过自己的安稳日子去了...”

    “这样的你,能活到现在,也算得上是奇迹了。”

    老人在那一刻好似被打开了话匣子,他不断的轻声言道,而脚步则在那时迈开,缓缓的走向被击倒在地,同时被那些藤蔓缠绕住身子动弹不得的徐寒。

    很快他便来到了徐寒的身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满脸不忿的少年。

    脸上的神情即使满满的嘲弄,又充斥着一丝怜悯。

    “既然你那么喜欢救人,不若我便给你个机会...”

    “你去死...”

    “然后给这个世界,换来一份生机。”

    “这笔买卖很划算,不是吗?”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