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 天下第一
    叶红笺无论如何也不会忘掉这张脸。

    这张在她小时候高高将她举起,说着小红笺长大之后会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姑娘的脸。

    这张告诉她家国大义,苍生为先的脸。

    这张给她讲了许许多多的故事,说了许许多多道理的脸。

    曾几何时,这张脸的主人是叶红笺认为的世上最完美的人。既满腹经纶,又心怀天下。

    她曾引以为楷模,视其为师尊,想要成为与他一般的人。

    只是她的满心憧憬在最后却让她成为了一场对徐寒精细谋划数年算计的帮凶,她为此对徐寒满怀愧疚,但心底却始终无法相信,那个在她眼中慈祥的老人会施展一出这样的毒计。

    当然这些疑惑她早已将之深深的埋在了心里,毕竟夫子已经死了。

    死在她所不知道的某一处,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那破碎的命牌便是铁证。

    可现在,夫子又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距离她不过百丈。

    这并非她的错觉,因为徐寒脸上的惊恐同样向她传达着这样的事实。

    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死而复生还是借尸还魂?他有什么目的?有想要做什么?

    这些疑问都在这时不可避免的纷自涌上了叶红笺的心头。

    可她并来不及去细想这些问题。

    轰隆!

    方才还可见星月的天际忽的乌云密布,一道巨大的雷鸣轰然响起。

    狂风刮来,街道旁的灯火在那时尽数熄灭,商贩们货物被大风刮起,行人的衣衫被扬起。

    出于本能,在意识到大雨将至的诸人纷纷朝着街道两旁的屋檐下快步走去。

    徐寒与那青色鬼魅之间便被让出一条可以直达彼此的路。双方的目光对视,都静默于那忽然狂风大作的街道上。

    滴!

    第一滴雨水,从万丈之遥的高空坠落,重重落在了横皇城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它发出一声脆响,随即便粉身碎骨。

    但那一声轻响,却像是某种号令。

    大雨在一刻倾盆而下,来不及躲雨的行人发出一声声惊呼,在这街道上快步奔走。

    矗立在街角的老人,一身鸦青色的长衫忽然逆风鼓动了起来。

    他双脚所立之处的地面也于那一刻微微隆起,两道裂纹浮现。

    而下一刻,那隆起之处便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着徐寒与叶红笺所在之地蔓延看来,两道裂纹也随着这样的隆起,不断涌向二人所在之处。

    徐寒二人的面色一沉,各自周身的真元与剑意都在那时涌动开来。

    徐寒周身的肌肉高高隆起,浩然的气势荡开,叶红笺的衣衫鼓动,背后一只凤凰神鸟的虚影浮现,于那一刻振翅长鸣。

    轰!

    一声巨响荡开。

    铺就横皇城街道的青石板在那一刻猛然被扬起,碎石与尘埃漫天飞射,两侧行人发出一声声惊恐的高呼,乱做一团试图躲避这些飞石,但却依然免不了被这些石块砸中。

    而那尘埃之中两道大腿粗细的藤蔓犹如毒蛇一般显露出了自己的真身,它们如有灵性一般朝着徐寒二人纷自袭来。

    徐寒仗着自己强悍的肉身,一手伸出抓住了那呼啸而来的藤蔓,手中力道一沉,想着将着藤蔓撕裂,可在出手的瞬间却脸色一变。他分明已经涌出浑身的力道,可那藤蔓却极为坚韧,他的拉扯宛如泥牛入海一般,并未对那藤蔓造成哪怕半分的伤害。

    要知道徐寒的肉身修为早已抵达了第七境不灭境,那肉身的强度已经不是单单恐怖二字可以形容,说是可以单凭肉身劈金断石也不为过,可此刻竟然是拿这藤蔓没有半分的办法。

    正从很大程度说明了一些问题。

    念及此处的徐寒不由得抬头看向街角处那道青衣鬼魅,他的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他从那身影的身上分明闻到了仙人的气息!

    而另一边,叶红笺所唤出的凤凰神鸟似乎对于这藤蔓有着某种克制的效果,凤凰神鸟所激发的灵炎,以及附着在她剑身之上的炙热温度,竟然能将这徐寒都无可奈何的诡异藤蔓斩断,但她所做能做的也就仅限于此了。

    那些藤蔓被斩落之处很快便会再次伸出新的枝干,而不止于此的是,被斩落在地断枝,落地便生根,化为另一同样粗细的藤蔓朝着叶红笺席卷而来。

    这场战斗发生得太过突兀。

    无论是叶红笺还是徐寒都没有心思去细究为何夫子会死而复生的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果决的对二人出手。

    在那强大又诡异的藤蔓的攻势下,他们不得不全力以赴。

    叶红笺陷入了险境,她虽然拥有切开那些藤蔓的能力,但每一次将那藤蔓切开便会有新的藤蔓生成,这样的做法反倒是将她所需要面对的压力,成倍的增加。

    意识到这一点的叶红笺,在以长剑逼开那些再次杀来的藤蔓之后,身子也退去数步,随后她双眸一沉,那柄寒芒闪彻的长剑便于此时被她竖于了胸前。她背后那只凤凰神鸟也似有所感,在那一刻振翅长鸣,而后便化作一道流光附着在叶红笺的长剑之上。

    那一刻,那把雪白的长剑之上炙热的火光亮起,而女子如画的眉目间隐约亦有什么东西升腾而起。

    “凤天翔!”

    她的嘴里如初一道宛如敕令的轻吟。

    长剑再次挥出,伴随着一道凤凰虚影,直直的朝着那呼啸而来的藤蔓袭杀而去!

    不得不说的是,叶红笺被大周誉为年轻一代最有天赋之人,此言确实并非虚言。徐寒离开长安时,这女孩的修为方才堪堪天狩境初期,一脸多的光景不见,此刻她的修为依然到了离尘境大成,身子隐隐有摸到了大衍境的门槛。并且以她的天赋所展现出来的战力,比起大多数大衍境的强者恐怕也不遑多让。

    此刻激发出的剑意与凤凰灵炎裹挟在一起的威势更是好大无比。

    恍然之间,仿佛真有凤凰临世一般。

    那些张牙舞爪的藤蔓在这剑意之下被犹如败革一般切成了数段,但还不待这些断掉的枝条落入地面再次伸出新枝,那与剑意一同裹挟而来的凤凰灵炎也在此刻展露出了他们的威能,只见那些断枝方才坠落,灵炎便将之包裹,转瞬便被焚烧成了灰烬。

    取得这样战果的叶红笺脸上还来不及浮出喜色,那立在街角的青衫老人的衣衫便再次鼓动,两道巨大的藤蔓于他脚下的地面生出,呼啸着再次袭来。

    叶红笺的眉头紧皱。

    不仅因为那些难缠的藤蔓,更因为她无法接受与这位老人的交手。

    可对方却丝毫没有与她坐下来闲聊的性子,出手便是杀招...

    叶红笺的心头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味道,像是某些信仰崩塌后的愁然,但她却又不得不压下这份愁然,转头看向正在与那藤蔓颤抖的徐寒,她沉声唤道:“小寒!”

    徐寒闻言将手中那把漆黑的神剑一荡,三千金色剑影浮现,谁无法击溃那些藤蔓,却暂时缓住了对方凌冽的攻势。

    随即他转头看向叶红笺,二人的目光对视,当即便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那时,只见叶红笺的双眸一凝,手中长剑一荡,熊熊的灵炎再次于她的剑身上升腾而起。

    ......

    雨越下越大,将横皇城的街道浇得湿了个透。

    乌云密布的城头不见半分光芒,只有那街道上的剑影闪彻。

    寻常百姓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大抵都抱头鼠窜,恨不得远远逃离这处所在,而走不掉的人,也躲进了街道两旁的商铺之中,只敢透过门缝去观察这场寻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战斗。

    而街道中段的一处屋檐下,那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却显得与这抱头鼠窜的行人格格不入。

    身着麻衣的老者撑着一把油纸伞,倾盆的暴雨落顺着油纸伞的骨架落下,于老人的眼帘处形成了一道水帘。

    老人身下梳着羊角辫的女孩子模样粉嫩,脸蛋有些婴儿肥,此刻正抱着一个馒头啃得正香,不过相比于手中的馒头,似乎眼前这场随时可能殃及池鱼的生死之战更能吸引小女孩的注意,她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眉眼之中带着些许向往之色。

    “师父,他们也是在打架吗?”

    “嗯。”

    “为什么和刚刚的不一样。”

    “天下功法万千,打起来的方法自然也不一样。”

    “那哪一种更厉害?”

    “都厉害,但都不是最厉害。”

    “那你会最厉害吗?”

    “自然会。”

    “那你什么时候教给我?”

    “我已经教给你了。”

    “你骗人!”小女孩歪着脑袋仔细思索了一番,老人教过她写字,教过她蹲马步,教过她吃饭不能只吃肉,也要吃菜。但这些比起眼前你来我往,都差上许多。

    她正要寻老人理论,可老人却像是在那时失去了对眼前这场大战的兴致,转身便要离去。

    小女孩见状赶忙冒着雨追了上去,嘴里不满的嘟囔道:“不教就不教,就知道骗人。”

    迈步而行的老人侧眸看了看腮帮子鼓得宛如金鱼一般的女孩,笑了笑。

    “天下最厉害的功夫...”

    “是什么?”

    “活下去。”

    “活下去?”

    “嗯。活过了所有比你厉害的人,你便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

    “比如呢?”

    “魏长明...”

    “再比如呢?”

    “乌萧何...”

    “还有吗?”

    “王阳明...”

    “那你现在是最厉害的吗?”

    “不是,还差上一人。”

    “谁?”

    “李东君!”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