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地狱归来之人
    夜里的横皇城依然热闹非凡,寻常百姓似乎并未受到来自边境战事又或者江湖上的暗流涌动的影响。

    行人们依然穿梭在街道上,商贩们依然卖力的吆喝着。

    大人物的烦恼与他们无关,至少在某些事情发生之前,与他们无关。这并非他们的麻木不仁,而是很多事情即使你忧心忡忡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与其如此,踏踏实实的过好的当下的日子,对于这些寻常百姓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从那饭店出来只有,叶红笺与徐寒之间的立场似乎发生了对换。

    叶红笺犹如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一直低着脑袋沉默不语,但不同的是,徐寒却是不敢,也不舍得真的对叶红笺发出什么脾气。

    他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匪夷所思。

    这样鱼目混珠的事情着实不像是以叶红笺的性子能干出来的事情。

    不过此刻细细想来其中也确实存在着一些猫腻,毕竟以叶红笺之前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做派,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厨艺上有如此精进确实不是一件说得通的事情。

    只是徐寒确实未有想过,叶红笺会拿着饭店中的饭菜,充当自己亲手所做这样的事情,故而除了感叹之外,也未做他想。

    他看了看身旁低着脑袋沉默不语的叶红笺,想着寻一个话题化解此刻的尴尬,虽然他无法理解叶红笺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但事情根源显然还是出在自己这里。他自然不会去为此而苛责叶红笺,故而他在微微思索之后便要说些什么。

    “小寒...”只是话未出口,便被叶红笺抢先打断。

    本以为叶红笺会一直沉默下去的徐寒听闻此言,微微一愣,转头问道:“怎么了?”

    叶红笺的脑袋在那时埋得更低了,街道两旁灯笼所射出的火光映照在一袭红衣的女子的侧脸,不知是否是因为某些不能言说的慌乱的缘故,生得眉目如画的女子那双会说话的眸子上睫毛不安的眨动。

    她停下了脚步,又沉默了数息光景方才用比起平时低了不止数分的声调言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做得很差劲?”

    徐寒又是一愣,叶红笺这个问题对于徐寒来说多少有些突兀。

    他用了约莫一息的光景仔细的思索了一番这个问题,然后他的脸上浮出笃定之色,他果决的摇了摇头:“没有!”

    “我其实一直觉得红笺做的饭菜是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徐寒的这番话说得可谓是斩钉截铁,那一脸正色的模样,大有谁要是与他在这一点上有所分歧。他立马便会把剑而上,杀对方一个人仰马翻。

    只是这在他看来再好不过的答案换来的却是叶红笺又一个大大的白眼。

    叶红笺方才脸上的落寞之色,在此刻可谓烟消云散,她脸带些许怒意的言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徐寒眨了眨眼睛,不解道:“那是什么?”

    叶红笺不由得抚额长叹,此刻心底大抵在暗暗质问自己,究竟是出于怎样的缘由她方才看上了这个笨蛋。

    但事已至此,叶红笺也只能承受下这份遇人不淑的“恶果”。她沉了沉眉头,问道:“我问的是作为妻子,我是不是做得很差劲!”

    徐寒这时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只是这样的问题放在之前,徐寒或许还能与叶红笺好好聊上一聊,但此刻明显已经被徐寒的木楞激出了一身火气的叶红笺,显然不是徐寒招惹得起的对象。

    在强烈的求生**的驱使下,徐寒再次重重的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言道:“怎么会呢!你做得不能再好了!”

    将徐寒如此模样,叶红笺心头的怨气大抵也消了八成,她又白了少年一眼,但脸上的神情却又在转瞬之后变得落寞了起来。

    “我只是在想,我似乎从未帮到过你什么...”

    叶红笺的脑袋低了下来,声音也再次变得微不可察。

    “在长安也好,在这儿也好,甚至就连给你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我也做不到...”

    “像我这样的妻子,真的称职吗?”

    叶红笺很了解徐寒,她看得出徐寒在为刘笙的事情烦恼,也看得出除此之外,他还藏着某些其他的心思,而这些心思,徐寒从未主动提起,叶红笺想问却又未问,因为她知道,徐寒不说便有他不说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即使她问了,徐寒也大抵也只会寻一些理由搪塞过去。

    但她真的想要为徐寒做些什么,尤其是在今日看见南宫靖为徐寒寻来了那位儒道大师之后,身为女人的直觉让她隐隐意识到了某些不安定的因素,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来自于自己的无作为的愧疚。

    念及此处,叶红笺的眉头一皱,脸上的落寞之色又重了数分。

    徐寒虽然对于这男女之事有时候迟钝了一些,但毕竟心思细腻,很快便从叶红笺的话里想明白了大概的前因后果,而事实上他对于叶红笺并无半分的责怪之意。

    他或许对敌人素来睚眦必报,但对认可的人却又宽容万分。

    并且在他看来,叶红笺并未有做错什么,每个人生于世都是独立的存在,都有自己的不得已与言不由衷。若是要求别人事事都完全站在与自己一般的立场,稍有不妥便觉对方所行偏颇,那自己又何尝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过?

    这样的人,想来大抵永远都不会拥有交心的自己。

    叶红笺在她的立场上所做的一切,已经是她能做到的全部了,况且能让这样的女子对自己如此,徐寒除了满足,大抵也再也无法生出任何的苛责。

    他看着神情落寞的叶红笺,心底生出了几分怜惜。

    在这样的怜惜鬼使神差的驱使下,他竟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那手掌与女孩柔顺发丝传来的触感让徐寒暗觉有些心猿意马。

    叶红笺也被徐寒这忽然而来的大胆举动所惊动,她触电一般的抬起头,却在那时对上了少年目光,而他的声音也随即在她的耳畔响起。

    “我有与你说过吗?”

    “嗯?”

    “你能来这儿,真是太好了。”

    叶红笺的身子一震,她看向徐寒的目光顿时闪烁了起来,那双乌溜溜的眸子中好似会说话一般,映衬着横皇城中的灯火,闪烁着比星光还璀璨光芒。

    似乎是某种默契使然,二人都在这时直直的看着对方,他们的脑袋越靠越近,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彼此将越来越重的呼吸。

    “师傅,他们在干嘛?”这时一声稚嫩的声音打破二人之间旖旎的气氛。

    惊醒的二人触电一般的分开,他们这才意识到他们尚且处于这闹事之中。

    “他们在打架。”

    “打架?那为什么不用刀剑?”

    “额...高手之间的过招便是如此,眼神交汇,看似浑然不动,实则内力神念已交锋千次。”

    “那师傅上次和那什么楼的姐姐靠这么近也是在打架吗?”

    “嗯...当然。唉!别说了,咱们得赶路了。”

    “哦。”

    一段古怪的对话也在这时传入了二人的耳中,他们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中年男子正带着一位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行色匆匆的于不远处离去。

    二人对望一眼,倒是未有去深究这古怪的师徒二人,只是想起之前二人险些在这闹市中情难自已,不免有些尴尬,赶忙在那时又将相碰目光撇开。

    “想不到平日里的木楞都是装出来的,骗起女孩子来,你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怪不得那南宫靖整日变着法的想要往你身上靠...”大抵是觉得这样的气氛着实太过古怪了一些,叶红笺在一阵沉默之后,便再次出言调侃道。

    徐寒哪受得了这样的冷嘲热讽,当下便赶忙解释道:“南宫靖只是公事公办,我与她当真是毫无关系...”

    “那你想有关系吗?”叶红笺眨了眨眼睛。

    徐寒身子一震,肃然言道:“自然不想。”

    叶红笺也被徐寒这番模样逗得噗嗤一笑,她皱了皱眉头,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贼胆。”

    徐寒见她如此,也是微微一笑,正要再说些什么,可那时候他的眉头忽的一皱,脑袋抬起侧眸看向街角的深处。那一刻,他的瞳孔陡然放大,眉宇间浮上了惊恐之色。

    叶红笺见徐寒忽然没了下文,有些奇怪,她抬头看向少年,却也发现了少年的异状。她赶忙循着徐寒的目光朝着那街角处望去,待到看清那街角处的情形之时,她的身子如受重创,生生的僵在了原地。

    那长街的尽头,人来人往。

    而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一位身着鸦青色长衫的老者犹如鬼魅一般立在原地,拥挤的人群从他的身旁经过却好似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一般,而那老者目光同样不曾在那些行人的身上驻足半分,他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恶鬼一般,耸立在那处,目光阴沉,宛如穿过黄泉九幽,越过了生死之门,直抵此处。

    叶红笺终于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惊悚。

    她喃喃言道。

    “夫子爷爷...”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