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子,好福气
    “罗刹门、血刀山、焚天谷、落霞谷、虎啸山庄...这三门十二镇中,十二镇里近有半数已明确倒向赤霄门,这还未有算上态度暧昧的风月楼、听剑府、龙虎门...”

    从执剑阁的会议上回来之时,天色已经渐近黄昏,虽然只是三线红袍,但依然被邀请参加这次会议的方子鱼走在横皇城的街道上,嘴里嘟囔道。

    “城中发现的从各个宗门赶来暗自潜伏在横皇城中的江湖高手,足足有七八百人,这些尚且还只是被发现的,那些躲藏在暗处的恐怕是这个数字的数倍之多。”一旁的晏斩也在这时接过了话茬,神色凝重的言道。

    “唉...”方子鱼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样子,这执剑阁是凶多吉少了。”

    说到这里方子鱼还转头看了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徐寒一眼,她问道:“姓徐的,你说这执剑阁好歹也与大夏朝廷同气连枝,赤霄门若是真的带着这些江湖人士对执剑阁出手岂不是与朝廷都撕破了脸皮?”

    方子鱼这无心之问却是戳中了徐寒心头的疑惑。

    他自一开始便想到了这一点。

    以宗门之力对抗朝廷,哪怕看上去大夏王朝比起林立的宗门要弱势许多,但廋死骆驼也比马大,双方真的撕破脸皮的话,无论哪一方获胜,大抵都会落下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如此行径着实颇为不智。

    可若是赤霄门一人发疯也就罢了,他们又是如何说服其余这些宗门,跟着他一起冒这么大风险行使此事呢?

    这背后难道还隐藏这些什么被诸人忽略的原因?

    徐寒想不明白,而今日的执剑人会议大抵也是因为如此无疾而终,无奈的南宫靖也只能下令各部严防死守,当然更是嘱咐徐寒要看紧他手上那百来号随时可能叛变的执剑人。

    除开此事大夏各宗门大衍境的强者接连遭到不明组织暗杀的事情也在近来愈演愈烈,萧蚺亲自出马调查此事,足足半个月的光景过去,依然毫无所获,而这也成为了江湖各方指着执剑阁办事不利的重要凭证。

    诸多事情加在一起,徐寒也隐隐闻到了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

    一行人很快便回到了自家府门前。

    而叶红笺则立在那府门前,似乎等候多时。

    “秋后算账啦。”方子鱼见状阴阳怪气的看了徐寒一眼如此言道,一旁的晏斩也伸手拍了拍徐寒的肩膀,示意他多加保重。之后这二人便极为识趣的朝着叶红笺打了个招呼后,便入了府门。

    暗以为叶红笺还在为今日那南宫靖之事对自己生气的徐寒挠了挠头:“那啥...有些饿了,我进去看看楚大哥的饭做好没有...”

    徐寒不无慌乱的言道,本着暂避锋芒的念头,便要一头随着方子鱼二人走入府中。

    只是叶红笺岂能遂了他的心愿,在那时便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徐寒的胳膊。

    “早就过了饭点,我带你去别处吃吧。”女孩轻声言道,只是那平静的语气却让徐寒心头一跳,摸不清对方的心思。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那...那好吧...”

    叶红笺大抵是听出了徐寒语气中的异样,她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言道:“今天答应南宫靖的气魄哪去了?这还是我认识的徐寒吗?”

    “呵呵。”徐寒哪敢在这时去与叶红笺作对,只能是赶忙附和赔笑。

    ......

    叶红笺寻的一家饭店坐落在横皇城城北的一处角落,无论是规模还是店里的装潢都极为简陋,只是最寻常不过的路边摊,但味道却出奇的合徐寒的胃口。

    坐在执剑府听南宫靖一群人说了整整一下午的徐寒确实也有几分饿意,美食当前,他自然是食指大动,在小心翼翼确定叶红笺是真让他来此处吃饭之后,他便敞开了胸怀,风卷残云起来。

    整个过程中,叶红笺并未发声,只是一只嘴角含笑的看着徐寒,似乎这少年胡吃海喝的模样于她眼中也是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一般。

    徐寒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抬头问道:“红笺,你不吃吗?”

    “早就吃过了。”叶红笺对于徐寒的没话找话有些无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徐寒顿时脸露尴尬之色,看看天色恐怕已经过了戊时,这个时辰确实已经早就过了吃完饭的时间。

    叶红笺大抵也看出了徐寒的窘态,她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这徐寒平日里机警得很,却唯独在这男女之上木楞得让人咬牙切齿。但叶红笺也终究不愿见他如此窘迫,只能是自己想办法打破这份尴尬。

    “好吃吗?”她在那时笑着问道。

    终于能够撇开之前话题的徐寒自然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他闻此言顿时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好吃。红笺是如何找到这样一家店的?”

    前些日子,徐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叶红笺亲自做的饭菜之后,给出了一些不太正确的评价。自此以后,叶红笺似乎是下了大功夫,做出的饭菜一日好过一日,极合乎徐寒的胃口。而今日寻到的这件饭店倒也与叶红笺的手艺颇有几分相似,徐寒不由得有些好奇。

    但不知为何,听闻此问的叶红笺两颊之上忽的升起了一抹红云,似乎有意避开徐寒目光一般,她在那时撇开了脑袋言道:“随便...随便寻的一家...”

    “这样吗?”徐寒倒是不疑有他,只是还有些奇怪为何寻到这一家口味与他如此相近。

    “不然呢!”叶红笺的声音忽的大了几分,两颊上也再次泛起了一抹红云。

    饶是徐寒也在这时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他神色古怪的看着叶红笺正要发问,但叶红笺却像是知道徐寒要说些什么,率先一步便站起了身子,语气不善的说道:“吃完没有!”

    见叶红笺作势要离去,徐寒也赶忙将自己嘴角的油渍擦了个干净,也随即站起了身子,他尚且还担心叶红笺还在为南宫靖的事情生气,自然不敢再在这个叶红笺不愿谈及的话题上纠缠下去。

    “店家结账!”他高声朝着尚且在里屋中忙活的掌柜唤了一声,想着结账之后好随着叶红笺一起离去。

    可谁知听闻此言的叶红笺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转身言道:“别!”

    只是这话音刚落,那里屋之中便走出了一位四十岁出头的妇人。

    她笑呵呵的来到徐寒跟前,一副极为熟络的样子说道:“不用啦,这姑娘早就把这半年的饭钱都给公子结了。”

    徐寒闻言正在荷包中掏钱的动作一顿,他看了看这妇人,又看了看一旁扶额的叶红笺,有些不明所以。他可是今日第一次来这饭店吃饭,为何叶红笺会将半年的饭钱都给结下?

    正疑惑间,那妇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公子当真是好福气啊,你家娘子为了寻到一家合你胃口的饭店几乎跑遍了横皇城,方才寻到了我这处,自此之后每日都不辞辛苦从我这里买各种饭菜给你带回去,有这样的娘子,公子怕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吧...”

    老妇人一脸恭维的说道,却未曾注意徐寒那一脸恍然大悟之色,以及叶红笺两颊上忽然升起的宛如落峡一般的羞红...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