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理由
    “李东君!”随着那黑袍这身惊呼,徐寒的眉头也不由微微一挑。

    他虽然之前便早已猜到了这广林鬼与那位大夏国师之间有着某些联系,但是当黑袍唤出这个名字之时,徐寒依然免不了有些诧异。

    当然,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位大夏国师出场的方式。

    他浑身沐浴着金色的佛光,身子似乎并非实体,而是某种投影,或者说一道灵体。

    他的模样俊朗,身着一件同样金光闪烁的袈裟,于他浮现之时,那佛光所照之地,笼罩此处的黑色结界顿时如瓦砾一般尽数破碎。而那些围坐在结界外的龙隐寺僧人们也在这佛光的照耀下,萎靡的气息渐渐变得悠长了起来。

    饶是并无异样的徐寒在那佛光之中也暗觉气息顺畅,好似每个毛孔都侵泡在极为舒适的环境中一般。这与之前那黑袍给予徐寒的感受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样的感受更为自然,也更为舒心。

    当然,那黑袍却没有这么好的兴致,享受佛光的沐浴。

    他盯着那道忽然出现的金色身影,沉着目光问道:“你竟然还活着!?”

    浑身沐浴着佛光的僧人迈步而动,每一度踏出,脚下的地面便会生出一朵金色的璀璨莲花。

    他伸出手轻轻的点在了那神情冷峻的小和尚的天灵盖上,广林鬼满是慈悲的眸子中,在那一刻顿时浮现出困惑之色,当他看清自己的手真掐着奄奄一息的刘叮当时,广林鬼犹如触电一般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一把抱住了气息萎靡的刘叮当,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而这时,那裹狭着金光之中的僧人却继续向前,直直的走到了黑袍的跟前,他微微一笑,言道:“你且未灭,我怎敢死?”

    那黑袍闻言就好似听到了一出天大的笑话一般,在微微一怔之后,竟是发出一道高声大笑。

    “灭我?李东君你忘了我是谁了吗?我如何能灭我?”他在一阵大笑之后,方才收起了自己的笑声,随即凝眸看向那僧人,如此言道。

    “我不行,但他能,不是吗?”李东君神色平静,平静得近乎笃定,笃定得让人难以生出半分的怀疑。

    “你在害怕,所以你做了这些事情。”

    他又继续言道,而这话出口,那黑袍顿时沉默了下来。

    这样的沉默,虽然短暂,但在此地此处却显得格外的扎眼。

    很快黑袍便一拂衣袖,周身的魔气大盛,他言道:“那又如何?你以为他还有本事杀我吗?他已经被我种下了魔种,即使不杀那女孩,他心魔已成,成魔是迟早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语调之中忽的充斥起嘲弄之意:“又或者你再将他的记忆抹除一次?不过你觉得你等到下一个百年吗?”

    似乎是已然觉得自己胜券在握,那黑袍说罢此言,再次发出一阵朗声大笑。他身上的黑气以及他身后那道佛像都在那时金光大作。

    “那就是贫僧的事情了。”李东君脸上的神情依然平静无比,并未应黑袍的话而发生半分的变化。

    李东君转头看了看抱着奄奄一息的刘叮当失声痛哭的广林鬼,眉头一瞥,问道:“你还要留下来看结局吗?”

    黑袍耸了耸肩:“如果你愿意的话。”

    李东君未有答他,只是保持着侧着脑袋,撇眼看他的模样,一动不动宛如雕塑。

    黑袍自然领会到了对方的意思,他似乎对于这位只有灵体而大夏国师依然保存着某些忌惮一般,他再次耸了耸肩,言道:“你救不了他的。”

    说罢此言,那漫天的黑气猛地变得狂暴起来,宛如风暴一般剧烈的旋转,而下一刻,那黑袍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了此处。

    ......

    饶是徐寒也没有想到方才还气焰嚣张的黑袍竟然在这位李东君的面前如此虎头蛇尾,他有些发愣,心底更充斥着各种疑问。

    “救救她吧。”就在他低头思索着这一切的时候,李东君的声音却忽的在他的耳畔响起。

    徐寒一愣,他抬起头,而目光正好对上了这位圣僧的眉目。

    他不得不承认,李东君的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很奇怪的气息,那样的气息让人忍不住会对他生出好感。

    “你能救她的。”李东君再次言道,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徐寒终于回过了神来,他压下了见到这位国师大人的惊讶,也压下了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心底升起的各种疑问。他沉着眸子看着对方,问道:“可我为什么要救她?”

    他确实拥有救下刘叮当的能力,无非便是逼出右臂的妖君精血。但他的右臂方才打开四枚妖穴,而这四次,他都尽数用去,弱过强行动用妖臂,会让他面临妖臂失控的风险。

    况且就算他能够正常使用自己的右臂,他也没有理由为了这不相干的二人耗费这样的底牌。

    而李东君却好似没有听见徐寒的问题一般,他盈盈笑道:“我会驱使龙隐寺众生的佛力注入你的妖臂之中,为你洞开第五枚妖穴,你大可不必担心此举会给你带来任何的隐患。”

    徐寒的眉头皱了起来,心头对于李东君方才生出的那一丝好感在这时尽数烟消云散。

    他并不喜欢对方这般自说自话的态度,更不喜欢对方似乎对于自己一切的了如指掌。

    “我说过,我没有理由救她。”徐寒沉着眉头再次重复起了之前的话。

    李东君依旧不曾恼怒,他盯着徐寒,嘴角的笑意又甚了一分。

    不得不承认的是,那是一道很好看的笑容。

    如裹狭三月春风,如映衬夏夜星光,好看得并不惊心动魄,却溪流涓涓,于心头叮咚作响,饶是数载之后回忆起来,也难以忘怀。

    虽然这样形容一位男子的笑容有些古怪,但徐寒的心底在那一刻却是生出了这样的感受。

    李东君在那时问道:“怎么没有理由呢?”

    徐寒仔细的想了想,以他与广林鬼之间并不算得愉快的几次相遇来说,他确实想不到能有什么理由让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去救对方,但他却并不介意听一听这位圣僧的高论。所以他问道:“什么理由?”

    李东君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说道:“因为,你能救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