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情之一字
    刘叮当当然知道自己会死。

    在此之前她甚至想尽办法让自己快些去死,但她并没有成功。

    广林鬼去了镇魔塔之后,按照约定,她很听话的在他们落脚的客栈等他。

    虽然对于广林鬼需要做的事情,刘叮当的心底多少有些担忧,但她还是选择相信了广林鬼。因为他答应过她,做完了这件事情,她的病就会好,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没有旁人的地方,待上一辈子,救他们俩。

    这样的承诺,让刘叮当的心中充斥了对于未来的向往。

    所以她很认真的过着广林鬼不在的日子。

    她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起床,也按时的服用广林鬼留给她的妖丹。

    很快,半个月的光景便过去了,这是她与广林鬼约定时间的最后期限,她有些担忧,但转念一想,或许他遇见了些什么事情耽搁了。

    所以,她继续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起床。

    只是那妖丹却一日少过一日,本来按照广林鬼的计划,他留给刘叮当的妖丹数量足够她吃上整整一个月的光景,这还是计算了她对妖丹的需求每日递增的情况下。

    可很奇怪的是,到了后面几日,刘叮当对于妖丹需求的增幅却是远远超出了广林鬼的预料。

    为了能够拥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到广林鬼回来,刘叮当小心翼翼的规划着每日服食妖丹的数量,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时间,为此她每日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压制自己吞噬妖丹的**上。

    虽然这个过程有些辛苦,但她却也坚持到了第二十天。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压抑自己内心吞噬妖丹的**的缘故,这些日子她变得有些神情恍惚,以至于在第二十一天清晨醒来之后,她惊恐的发现,那些用于保存妖丹的瓷瓶尽数洒落在地,而瓶中的妖丹却也没了踪迹。

    她记不得昨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被人盗走了妖丹,还是在她恍惚间,将那些妖丹尽数吞噬了干净。

    但无论发生了什么,这对于刘叮当来说都是一件噩耗。

    失去了妖丹便意味着若是广林鬼再不回来,她便不得不面临一个极为艰难的处境——妖化!

    事情发生在三日之后,也就是广林鬼离开的第二十四日。

    三日未有进食妖丹的刘叮当将自己关在了客栈中,她过得很艰难,长时间未有进食妖丹,让她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表的剧痛,就像是有数以万计的蚂蚁,在不断啃食着她的皮层一般。

    每一息的光景对于她来说都变成煎熬。

    她不得不时不时的用脑袋撞击那客栈的木桌,以此缓解这样的剧痛,同时让自己渐渐模糊的意识保持清醒。

    但身为半妖,很多事情注定并非意志二字便可改变的。

    就在这天夜里,刘叮当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臂上开始生出之色的鳞甲,她很害怕,却不只当如何应对,她死命想要用手扣下那鳞甲,可那东西却极为坚硬,以她的力气根本拿他无可奈何。

    她害怕极了。

    她还想要等到广林鬼回来,等着与自己的小和尚去到那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她要等到他,在那之前,她不想变成妖怪。

    所以她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去到横皇城的街道上买了一把匕首,她小和尚教她的办法,咬住一块毛巾,用油灯将匕首烧得透亮,然后狠狠将之插入了那鳞甲旁的血肉中,将那鳞甲,连同着自己手上的血肉,一同剐了出来。

    从未经历过这样事情的刘叮当在做完此事之后,疼得牙龈打颤,加上多日不曾进食妖丹的缘故,她竟然便在那时昏死过去。

    待到她再次醒来,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查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势,而令她绝望的是,她手臂上那昨日被她咬牙割下鳞甲的位置,竟然再次生出了紫色的鳞甲,更可怕的是,不知是她的右臂,她的浑身上下都开始出现这样的鳞甲,甚至就连自己的脸上也不能幸免。

    这让她心头的惊恐更甚,以她的阅历根本想不到当以什么样的办法去应对这些,她只能将自己关在客栈中,那里也不去。

    但这显然不是解决事情应有的办法,于是就在这天晚上,她的嘴角开始伸出獠牙,双手长出了锋利的利爪,嗜血的冲动浮现在她的脑海,她渴望着某些东西,那是一种忽然涌现在她心头的本能,她难以压制下这样的本能,反倒是自己的意识随着那本能的涌向而变得愈发薄弱。她难以控制的趁着夜色飞出了客栈。

    那一刻的她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她飞速的穿越了横皇城,在某一个角落中寻到了一位男人。

    她杀了他,并将他的内脏掏出,尽数吞噬了干净。

    整个过程,刘叮当都并非毫不知情,她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这些事情,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无论是杀人还是吞噬内脏,她都很是抗拒,甚至觉得恶心,可是她的身体却给她传来一股难以言说的愉悦感。就想要被她吞入腹中的并非什么人肉,而是某些美味到了极致的佳肴。

    之后的日子,她的意识愈发的薄弱,那股对于血肉,准确的说是对于携带妖气的血肉的渴望完全驱势了她。她不断寻找着这样目标,将之击杀、吞噬。

    当然,能做到这些都归功于妖化后强大无比的身躯,以及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本能”。

    那“本能”带着她一次又一次的逃脱了横皇城中各方势力的追杀,也曾试着想要带着她离开横皇城,但刘叮当那最后一抹想要等到广林鬼的执念,却让她唯一一次战胜了那“本能”,它与她留在了横皇城,直到遇见了徐寒。

    他将她击败了。

    她前所未有的虚弱,而这样的虚弱给了那所谓的“本能”可乘之机,它终于在刘叮当面前扯下了它伪装的面纱。那所谓的“本能”是一股刘叮当难以理解的意志,它趁着刘叮当的虚弱,试图完全占据她的身子。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在之前的每一天中它都在侵蚀着刘叮当的身体,抢夺着身体的所有权。

    而此刻它觉得时机成熟,决定倾巢而动,一举拿下。

    于是刘叮当的生命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而这也让她这几日浑浑噩噩的意识,犹如回光返照一般再次占领了自己的身躯。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切,所以她不顾一切的追寻着广林鬼的气味来到了龙隐寺,她想要在这一切发生之前,见上广林鬼最后一面。

    为此她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最后她也如愿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广林鬼。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与广林鬼的相见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与结束...

    ......

    结界中。

    “小...小和尚...”被掐着颈项高高提起的刘叮当,看着神色冷峻的广林鬼,嘴里艰难的唤着对方的名字。

    “我是佛。”

    “我应普度众生。”

    “亦应斩妖除魔!”

    但她能够得到的回应只是广林鬼犹如梦呓一般重复的话语,以及颈项处一息重过一息的力道。

    刘叮当并不怕死,在来这里的途中她便以及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但她接受不了以这样的方式死去,更放心不下此刻状态古怪的小和尚。

    “是我啊!!”她双手抓着广林鬼的手掌,试图缓解渐渐变得困难的呼吸,而事实上这样的做法却是收效甚微。

    她的意志愈发的恍惚,眼眶中被她强忍着的泪水因为心头的慌乱以及渐渐失去的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力而再次夺眶而出,汹涌密布在了她的脸颊上。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广林鬼,她想要看见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小和尚,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世间情爱都是伤人的毒药,都是杀人的利刃。再美的容颜百年后都是一堆枯骨,当初再让你迷恋的眉目,最后都会耷拉成一块块令人作呕的皮肉。放下红尘,等了极乐,方才没了这些烦恼。不知道这样的答案,阁下满意不满意?”目睹这一切的黑袍在那时转身看向身旁的徐寒,笑眯眯的问道。

    徐寒倒是未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黑袍还记得之前他的问题,他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不会。”

    “我家娘子,可是会登临仙境的大人物,等到我满头白发的时候,她还是会如今日这般貌美如花。徐某人可没兴趣放着漂亮的娘子不要,去与你们这些秃驴作伴的兴致。”

    黑袍对于徐寒拒绝并不感到意外,他看着那即将死在广林鬼手中的刘叮当,负手言道:“情只是累赘,你现在不懂,但有一天你会懂的。”

    徐寒闻言在那时迈步而出,与那黑袍并肩而立。

    “这情之一字,徐寒现在不敢说懂,但以后或许有机会能懂,可是阁下恐怕拥有都不会懂...”

    徐寒说这话时的语调中带着一股古怪的味道,而这让那黑袍不禁心头一愣,他转头看向徐寒,问道:“何意?”

    徐寒却并未理会对方,而是在那时伸手指了指刘叮当二人所在的方向。

    那黑袍似有所感,赶忙转头望去。

    只见那时,广林鬼的身后忽的金光大作,一位双手合十,低首垂眉,面容俊朗的僧人竟然便在那金光之中豁然显露出了身形。

    黑袍的语调第一次发生了某些变化,他带着颤音,以一种不可思议语调惊呼道。

    “李东君!”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