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困惑
    “不苦大师!”待到看清那来者的模样,诸人皆发出一声惊呼。

    而那位立在山门处的老和尚也在这时转头看向众人,他眯着眼睛含笑朝着诸人微微点头,轻声言道:“辛苦诸位了。”

    那些明镜司的甲士与执剑人大抵不明就里,但这不苦大师的面子终归是要给的,于是在那时纷纷回礼言道:“斩除妖邪,乃分内之事,大师不必介怀。”

    不苦闻言嘴角露出的一抹苦笑,却并不去戳破诸人的某些误解,他又朝着诸人点了点头,随即目光便再次落在了那半妖的身上。

    而后,他的一只手忽的伸出,摁在了那半妖的头顶,一道佛光自他的体内涌出,注入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半妖体内。

    出奇的是,本对于佛光有着一股近乎本能的排斥的半妖,在那不苦大师所激发的佛光的照耀下,她身上的伤势却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飞快的修补着。

    很快那血肉模糊,模样狰狞的半妖便诸人诧异的目光下化为了一位容貌俏丽的女孩。

    而正如徐寒所料,这女孩便是那一直跟在广林鬼身边的刘叮当。

    刘叮当似乎也没有料到这样的变化,她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四肢,又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并未发现那些让她变得狰狞的鳞甲,她心头一喜,正要说些什么。

    “快去吧,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而不苦的声音却在那时响起。

    刘叮当一愣,她很快便发现她体内的妖力虽然已经散去,但那股晦暗的黑色气息依然在马不停蹄的侵蚀着她的身体。她顿时明白了些什么,站起身子朝着那不苦大师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之后,迈着步子,便朝着龙隐寺的深处跑去。

    “诸位请回吧。”这时那不苦大师在此朝着山门前的诸人微微颔首,这依然是下了逐客令。

    众人对于这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依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却无人敢忤逆这位不苦大师,因此也只有纷纷压下了各自心头的好奇。

    当然徐寒显然不在诸人之列。

    就在众人转身就要离去的时候,徐寒却忽然迈步而出。

    他走到了那位不苦大师的跟前,像模像样的朝着这位龙隐寺的方丈行了一道佛礼。

    那不苦大师显然也没有料到徐寒会有此举,他转头看向徐寒,眉头微微一挑,并不言语,也不曾挪动自己的身子,似乎是在等待着徐寒的下文。

    而徐寒也并未让他失望,他淡淡一笑,便直视着这位龙隐寺的方丈轻声言道:“在下仰慕贵寺已久,今日得缘,可否容在下入寺一观。”

    不苦大师早已下了逐客令,这时前去,于诸人看来多少有些不识大体,叶红笺等人尚且还好,只是奇怪徐寒为何如此,而那些心怀不轨的执剑人们确实纷纷心头冷笑,暗道这徐寒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一些,在他们面前作威作福也就罢了,但这龙隐寺的方丈可是可比仙人的大能,徐寒此举,轻则碰壁,重嘛...保不齐会招来龙隐寺的不满。

    可就在诸人等着看徐寒吃瘪的好戏之时,那位不苦大师却在眯着眼睛看了徐寒好一会光景之后,点了点头:“嗯,施主既然有心,那便请吧。”

    说罢便退开了身子,给徐寒让出了一条路来。

    徐寒对此似乎早有预料,他亦朝着老人点头回礼,随即便迈开步子,走入了那山门之中。

    这番情景看得众人可谓是目瞪口呆,而同样免不了的是,在看见徐寒成功之后,有人便动了心思,想要效仿徐寒去到龙隐寺中,一探究竟,只是这样的做法却无一例外的遭到了不苦大师的拒绝,他们心底自然不忿,想着凭什么徐寒可以,而到了他们这里却又偏偏不行,但却未有一人敢将这样的情绪宣诸于口,最后都只能是纷纷悻悻离去。

    ......

    徐寒寻着刘叮当的足迹穿过龙隐寺的大殿,走到那最深处的佛堂时,他看见了广林鬼正立在佛堂前,他低首垂眉,嘴角含笑。

    而那位刘叮当则泪眼婆娑的看着广林鬼,她不断的伸手摇晃着广林鬼的身子,可那小和尚却像是睡着了一般,任凭她如何呼喊,对方也不曾抬起头看她一眼。

    徐寒皱了皱眉头,他并不清楚这刘叮当与广林鬼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二人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只是刘叮当废了那么大气力方才来到此处,为的只是见他一面,无论如何,这广林鬼的这般态度,终究让徐寒不解,当然亦不喜。

    “徐施主不懂吗?”这时,身旁忽然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

    徐寒一愣,侧头看向身旁,却见不知何时那位不苦大师依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徐寒倒也并不隐瞒自己心头的想法,他点了点头言道:“拼尽性命,只求一见,无论多大的恩怨,此刻也终得放下了吧?”

    “徐施主以为此举太过无情?”不苦并不回应徐寒的话,反倒是接着问道。

    徐寒再次点头,说道:“她快死了。”

    他看得很明白,要不了多久的光景,刘叮当便会彻底被她周身晦暗的黑色气息所彻底吞噬,那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刘叮当便已经死了,徐寒经历过数次这样的感受,他很明白这其中的一些变化。

    不苦大师闻言之后,却微微一笑,他回应道:“每天都会有人死。”

    徐寒听不到老和尚话里的禅机,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问道:“这是何意?”

    “每天都有无数人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死去,若是每一个都要为之伤怀,那这世上的每个人岂不都需要活在悲伤之中?”老和尚看着远处的刘叮当二人言道。

    徐寒愈发的困惑,他沉声言道:“这根本不是一个道理。”

    老和尚却淡淡一笑,他沉眸言道:“对于佛来说就是一个道理。”

    说罢此言,老和尚的身后忽的有一尊金色佛像浮现,那佛像高坐于莲花之上眉宇威严,周身佛光围绕,穹顶有梵唱响彻。而沐浴在这佛光之下的老和尚衣衫也在那时鼓动起来,他的语调随即变得高亢了几分。

    “佛曰,众生平等。”

    “于佛来说,花鸟如是,草木如是,皆无任何区别。”

    “至亲父母也罢,交心知己也好,比起素不相识的路人,于佛心中,也不会增加半分的重量。”

    “佛爱众生,这爱亦是平等。不会因仇怨而减少,亦不会因恩情而增加。故天下之人,只要愿意放下屠刀,立地皆可成佛。”

    老和尚说着这些,那背后的佛像顿时金光大作,一道道璀璨的佛光洒下,落在了徐寒身上,将少年的身躯尽数包裹。

    徐寒脸上的神情在那一刻猛然开始变得恍惚起来,他感觉自己好似置身于某处极乐之所,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露着舒适之感。

    “是这样吗?”他目光空洞的看着老和尚背后那尊大佛,像是被人醍醐灌顶之后生出了某种明悟,目光中的空洞也随着这样的明悟,渐渐化为了神往之色。

    “老衲今日得见施主,便觉施主颇有慧根,不若今日便皈依佛门,灭了心头的杀伐之气,与老衲一同普度众生,共登极乐。”

    极乐?

    徐寒某种的神情愈发的恍惚,他似乎眸中的神色从神往变作了狂热,但狂热之余却又多出了些许困惑。

    “可...是...我不能...”他喃喃自语道,似乎在与心底的某些困惑做着最后的搏斗。

    “为何不能?”不苦大师浅笑着问道,他再也没了平日里那低眉垂首的慈悲模样,反倒是眸中多出了一份蛊惑之意,像极了那夜间山林中的鬼魅,在引诱着凡人步入其中。

    徐寒似乎清醒了一些,他死劲的摇了摇头,试图将自己从这古怪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指着那不苦和尚,呢喃道:“你是谁?你不是不苦大师!”

    老和尚似乎很诧异于徐寒到了此刻还能保持几分清醒,但他很快便笑着伸出了手,一道佛光再次注入了徐寒的身上,徐寒眸中方才泛起的一抹清明之色,在那佛光的笼罩下,又随即散去。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度你出苦海,带你往极乐。”老和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他的语调变得愈发的古怪,而其中所裹挟着的蛊惑之意更是毫不遮掩。

    “出苦海...往极乐...”徐寒的神情再次变得恍惚了起来,他重复着老和尚的话。

    “对,来,说出你的困惑,让我替你解惑,然后你就可以放下一切,立地成佛。”老和尚笑眯眯的言道,眸中渐渐泛起的笑意带着一股阴谋得逞后特有的得色。

    “我的困惑...”徐寒呢喃道。

    “对!你的困惑,说出来...”老和尚如此言道。

    徐寒眸中依然是一片恍惚之色,但嘴角却在那时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他很是配合的喃喃自语道:“若是成了佛...”

    “我怎么娶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为我老徐家传宗接代呢?”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