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痴儿啊
    徐寒狠辣的手段着实太过出乎诸人的预料,十二镇中罗刹门的长老,一刻钟强还是执剑阁的三线金袍,这样的人物,说杀便杀,杀得还如此干净利落。

    饶是这徐寒已经给过大夏江湖太多的震撼,但此刻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诸人依然免不了心神失守,脑袋一片空白。

    而这也是徐寒想要的效果,杀鸡儆猴,确保一些正在酝酿的小麻烦被扼杀在摇篮中,毕竟无论是性命还是那本源妖力,对于寻常修士来说都是值得他们好生掂量一番的重要筹码。

    有了这前车之鉴,诸人自然不敢再说些什么,他们继续安静的跟在了那努力攀爬的半妖身后,等待着她去完成某件事情,又或者死在这路上。

    徐寒虽然保下了半妖,但周身的力量却一刻也不敢松懈的被他运转着,一旦有任何异变,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拿下这半妖。

    徐寒的初衷与出于感动的方子鱼不同,这般要的执着固然让人动容,但这样的动容却远不足以支撑起徐寒冒着风险顶着诸人的不满将她的性命留下,徐寒有着自己更深层次的打算。

    这半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疑点。

    她为何会出现在横皇城,若是森罗所造出的半妖,此刻弃之不顾,必然将之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下,以森罗殿的行事风格自然不大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而若是并非森罗殿所造,难道这世上还有某些人在秘密进行着这样的计划?当然除开这些,让徐寒最为在意的却是这半妖身上忽的升腾起的那股晦暗气息......

    他想着这一切疑问,或许会在那半妖寻到她执着的想要寻到东西之时,解开一些,故而徐寒方才保下了这半妖。

    .......

    上山的路愈发难走,每一步对于那半妖来说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佛光也随着距离龙隐寺越来越近而变得愈发的耀眼,寻常人走在其中只觉浑身舒畅,就连体内气息的流转也变得快了几分。但我之良药,却是彼之毒物,那愈发耀眼的佛光,却让半妖周身的鳞甲不断被灼烧,带着血痂的鳞甲成片成片的随着她的步伐而落下。

    而她的虚弱似乎给了那体内的晦暗气息可乘之机,那股与妖气截然不同的黑色气息开始不断萦绕在她的周身,晦暗之气蔓延开来,几乎将她的身形包裹其中。

    “撒!!”

    似乎是觉察到自己状态已经到了强弩之末,那半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呼。

    她依然还在迈步,还在攀爬,但每一步的迈出都让她的气息愈发微弱,而与此同时那股晦暗的黑色气息却在此消彼长之下,愈发浓郁。

    “她能去到那里吗?”方子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终是忍不住问道。

    徐寒没有回答方子鱼的问题,因为他并不能给出答案,即使此刻那龙隐寺的山门已经就在眼前,但这不过百余道阶梯对于这半妖来说,说是天堑也不过分,相比之下徐寒更担忧的是,随着这半妖愈发虚弱,若是她完全被那晦暗的气息吞噬之后,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虽然他相信对此事早有预料的龙隐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心底却难免有些担忧。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股正在不断自半妖体内漫出的晦暗气息究竟代表着什么。

    “咦?你看!”就在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一旁的方子鱼却忽的发出一声惊呼,诸人闻言纷纷侧目看去。

    只见这时,那半妖周身的鳞甲已经尽数在这佛光的照耀下脱落在地,她的身子也因此变得血肉模糊,紫色的鲜血不住的流淌。

    她距离那龙隐寺的山门只剩下了十道台阶。

    但她的身子似乎已经抵达了某种极限,她迈出的步子悬在了半空中,迟迟未有落下,她的眸子血光闪烁,像是在与某些东西做着争斗,直到十余息的光景之后,她的脚方才落在了阶梯之上。

    “撒!!!”

    而这看似简单的一步,却让她承受了无比巨大的痛楚,她再次发出一声哀嚎,可另一只脚却也在这时,决然的迈出。

    寥寥不过十步的阶梯,她却足足花去了一刻钟的光景,当她来到那最后一道阶梯前时,她的身躯因为失去了那些鳞甲的保护,在那佛光的灼烧下,鲜血四溢,将她浑身都侵染了个彻底。

    她再也没有力气迈出那最后一步。

    她的身子猛然栽倒在地,虽然极力的伸出手,想要走上那最后一步阶梯,可依然没有了气力的手臂显然不足以拖动此刻如有千钧之中的身躯。

    撒...

    撒...

    她倒在了那里,只有嘴里还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渐渐微弱的轻呼。

    那轻呼像是悲鸣,又像是眸中呼唤。

    或许是回光返照的缘故,她血红的眸子竟然在那时恢复了清明,嘴里发出的语调,也从之前无意义的悲鸣,变作了诸人能够听得明白的声音。

    “小...”

    “小和尚...”

    “是她!”徐寒也在这时终于认出了这半妖的身份,他从那双眸子以及她所呼唤的声音中看出了这半妖竟是那位一直跟在广林鬼身边的女孩。

    徐寒的心头一震,那么如此说来,这半妖要找的东西,其实就是那位广林鬼?!

    自从魏先生飞升之战后,徐寒便没了广林鬼的消息,对于那个古怪的小和尚,徐寒的心底还有许多疑问,而如此看来,那小和尚应当就在这龙隐寺中。

    徐寒隐隐约约间想到了一些东西,他记得真切,那位名为后卿的妖君曾称呼这小和尚为李东君,而李东君乃是龙隐寺百年前的主持,亦是这大夏的国师。

    若说那妖君认错了人尚且可以当做巧合,可若是这龙隐寺也有意保护那广林鬼,那么想来这小和尚与那李东君之间必然存在着些什么联系。

    念及此处,徐寒看向山门处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他意识到似乎有一个天大秘密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就要朝着他揭开那神秘的面纱。

    而就在他望向那山门之时,一道身影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山门前。

    那身影望着倒在脚下的人儿,发出一声长叹。

    他言道:“痴儿啊。”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