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有很多
    徐寒的喃喃自语瞒不过一旁叶红笺的耳朵。

    女子转头看向徐寒,疑惑道:“吞噬?什么意思?”

    徐寒闻言回过了神来,正要说些什么,可这时远处却有两道身影忽的落了下来。

    “徐寒!你在做什么?”其中一道身影方才来到徐寒的身侧,当下便怒斥道。

    不用多想,此人自然便是那执剑阁的另一位七线金袍,南宫靖。

    徐寒在这横皇城中闹出的动静着实太大了一些,明镜司那位名为曹冕的明镜候一早便带着大批人马来到执剑阁,向南宫靖兴师问罪。

    南宫靖自知理亏,自然只能一个劲赔礼,而心头却免不了憋上一大肚子的怨气,此刻寻到了徐寒也自然得朝这位一切的始作俑者宣泄怒火。

    与叶红笺的对话被打断的徐寒,并未生出半分的怒意,他朝着南宫靖眨了眨眼睛,一脸不明所以的言道:“奉阁主之命捉拿妖物啊。”

    大抵是因为徐寒这装糊涂的样子太过可恨,又或者是某些南宫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素来沉稳的七线金袍心头的火气却是蹭蹭的往上冒。她盯着徐寒,咬牙言道:“捉拿妖物至于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吗?既然发现了妖物,为何不速速擒下,反而放任她在横皇城中乱窜,这要是出了祸事,伤了百姓,我执剑阁当被置于何地?”

    这般的说辞,徐寒大抵是可以一笑而过,可是他身旁的叶红笺却并非那易于之辈,她在徐寒的事情上素来护短,哪容得南宫靖这般挑衅?

    当下,叶红笺的眉头一挑便站到了徐寒的身前,大有一副母鸡护犊的架势。

    “明镜司也好,你南宫大人也罢,抓了这妖物多少时日了?可曾见过对方的模样?我夫君一出手便将之逼出,这样的效率恐怕是南宫大人想也不敢想的吧?况且这妖物已经在我们的监视之下,一路行来虽有慌乱,却不曾伤到一人。妾身却是不知南宫大人这火气究竟是从何而来?”叶红笺一番长篇大论说得那南宫靖是脸色铁青,却又寻不到半点反驳的余地。

    她脸色阴沉的盯着叶红笺看了半晌,最后只是言道:“即便如此,这般扰民也是不...”

    只是这样的反驳还未说完便再次被叶红笺打断:“总好过南宫大人与那明镜司只能守株待兔,每每只能在那妖物杀人之后,姗姗来迟吧?”

    “你!”南宫靖闻此言顿时眉宇之间煞气涌动,她迈步上前,似乎就要出手,而身为大衍境的气势也在那一刻自她体内奔涌而出。

    可是面对这样气势汹汹的南宫靖叶红笺却并无半分的惧意,她眸子一眯,一身红色长衫涌动,自她体内奔涌而出的气势,比起南宫靖竟是不遑多让。

    “好了好了。”这时,南宫靖身后的南宫卓见势不妙赶忙拉住了这剑拔弩张的二人,他笑呵呵的打着圆场:“大家都是为了捕捉那妖物,既然寻到了那妖物,咱们就应该联手一同对敌,毕竟大家都是执剑阁的人,切莫为琐事伤了和气。”

    南宫卓这般说着,还不忘朝着徐寒挤眉弄眼,末了还伸出一只手藏在袖口下,朝着徐寒小心翼翼的竖起一个大拇指,毕竟这么多年来,能将他的姐姐气得如此模样,以南宫卓所见也仅有徐寒一人而已。

    徐寒将这些尽收眼底,暗觉好笑,却不多言。

    好在这南宫靖虽然在许多事情上有意针对徐寒,但却还算识得大体,她在恶狠狠的盯了徐寒与叶红笺一眼之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说吧,你们打算如何做?”她沉了沉眉头如此问道。

    虽然南宫靖的语气依然不善,但对方既然服了软,此刻徐寒也没有继续在与她纠缠的必要,他拉了拉身前叶红笺的身子,叶红笺倒也明白徐寒的心思,她盈盈退到了徐寒的身后,模样乖巧,与之前那声色内敛的模样仿佛判若两人。

    南宫靖将这般作态看在眼里,眉头微微一皱。

    徐寒自然未有察觉南宫靖脸上这细微的变化,他沉着声音指了指那依然还在横皇城的街道上横冲直撞的半妖,言道:“此物力量极强,并且此刻身上还在产生某些未知的变化,若是在城中开战,免不了伤及无辜,因此我们打算等到他逃离此处再与之交战,只是...”

    说道此处,徐寒微微迟疑。

    “有话直言,扭扭捏捏与女子何异?”南宫靖似乎有意与徐寒作对,这不过一两息的迟疑,便招来了她的嘲弄。

    徐寒却也是习惯了南宫靖这般的行径,他微微一笑并不放在心上,随即便将之前的一系列猜测尽数告知了南宫靖。

    听罢这一番话的南宫靖,眉头深皱,她微微感应了一番那半妖身上的气息,的确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她点了点头,也算是认同了徐寒等人的计划,只是心头免不了依然还有些疑问:“可是她为何一定要去到龙隐寺,那里可有仙人大能坐镇,去了别处尚且还有意思逃脱升天的可能,去了那处岂不等于送死?”

    徐寒却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言道:“这个可能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

    龙隐寺作为世间传承最为久远的几处宗门之一,自然有他的特别之处。

    只是,徐寒怎么也没想到,这宗门,或者说着门中某些人物竟然还有这未卜先知的本事。

    依照以往的情形,这个时间的龙隐寺理应香火鼎盛,香客往来不绝,为了尽可能的减少伤亡,徐寒早早便与那些负责城防的军官沟通让他们派出军队去疏散那里的人群,可是很快军官们便传来了消息,龙隐寺今日闭寺,山门之中并无任何香客。

    要知道龙隐寺这么多年来,除了在每五年一次的执剑人大比之外,几乎从未有过闭寺这样的说法,徐寒自然有理由相信,龙隐寺中的大人物们,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今日之事。况且这妖物在横皇城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横皇城里的那些仙人们也极为默契的未有一人出面阻拦,诸多巧合联系在一起,徐寒以为这其中恐怕还有某些他所不知道的猫腻。

    很快,那半妖便冲出了横皇城的闹市,直直的杀入了龙隐寺的山门之中。

    而就在那只半妖踏入山门的一刹那,坐落于山腰处的龙隐寺中却忽的亮起一道宛如骄阳一般的金色佛光,那光芒耀眼,伴随着阵阵梵唱响彻山巅。

    在这佛光的照耀下,那半妖顿时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哀嚎,跟在她身后的诸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金色的佛光落在半妖的身上,她身上紫色的鳞甲不断升腾起一道道白色的雾气,就像被烧焦了的树枝,甚至还有一些紫色的鲜血在这样的灼烧下不住的渗透她的皮层下涌。

    她本就狰狞的容貌,在此刻更显可怖。

    可是饶是如此,那半妖依然没有停下她的脚步,她的嘴里不住发出哀嚎,可脚步却坚定不移朝着那龙隐山的台阶拾阶而上,从她身上各处流出的鲜血,也随着她的步伐洒落一地。

    这番情形落在诸人眼中,他们的脸色都不由得为此一变。

    这半妖的行径着实太过古怪了一些,她若是再这么走下去,诸人甚至不用出手,她自己便会在这漫天的佛光之下被焚烧致死。他们自然想不明白,这半妖究竟是为了什么方才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究竟要做什么?这么下去她会死的。”苏慕安到底是孩子心性,见这半妖的惨状,很快便忘却了之间双方本该敌对的立场,一脸不解与担忧的问道。

    “她想赶在她死前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徐寒沉着眉头回答道。

    苏慕安脸上的神情在那时愈发的困惑,他不解道:“可若是她不来这里,不就不用死了吗?”

    徐寒闻言,哑然失笑,他嘴里的“死”与苏慕安所谓的“死”,实际上是两个东西,但他却并没有细细与苏慕安解释其中的不同,毕竟那对于小家伙来说终究太过沉重了一些。

    他看着那蹒跚而上,脚步迟缓,目光中却写满决然的半妖。心头一沉,在那时伸出了手轻轻抚摸在苏慕安的脑袋上,他叹了口气:“有些东西对于有些人来说,比性命更重要,你不用为此感到伤怀,因为这在他们看来,为了那些东西,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苏慕安听得似懂非懂,他亦望了望那只半妖,方才转身仰头看向身旁的徐寒,再次问道:“就像师傅和墨剑仙一样?”

    在小家伙的心底,始终对于那年元归龙与墨尘子的赴死耿耿于怀,既愧疚于自己的袖手旁观,也疑惑于他们的执着。

    徐寒闻言,愣了愣,他转头看向身旁的男孩,目光在与之对上之时,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然后,他点了点头,言道。

    “嗯,是一样的。”

    “你现在或许不懂,但有一天你找了那样一份东西,你会发现,那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那府主大人有这样的东西吗?”

    “嗯...以前没有...”

    “那现在呢?”

    徐寒侧头看了看身旁的诸人,嘴角的笑意在那时又重了几分。

    他又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轻声言道:“现在,有很多。”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