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 等到何时
    “不是说...这些家伙...都是...坏人...吗?为什么...府主大人...还要...用他们?”夜里的横皇城,一座三层高的酒楼屋顶,苏慕安一边吃着糖葫芦,嘴里一边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一旁的方子鱼闻言,无奈的看了吃得津津有味的男孩一眼,没好气的言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徐寒在当天夜里便将那些执剑人派了出来,大张旗鼓的巡逻横皇城。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府中的众人,苏慕安听闻要捉拿妖物,这般“行侠仗义”的事情小家伙却是不肯放过,嚷嚷着便要跟来,徐寒却是不许,害怕这孩子在不可知的意外中受伤,可是小家伙却一门心思的想着要效仿他那位祖宗,做一名救国救民的大刀客,徐寒拦不住他,只能让方子鱼跟着以防不测。

    并且在那之前还嘱咐方子鱼,领着苏慕安远远看着就行,没他的命令不可轻举妄动,毕竟这抓捕妖物的事情绝非一两日的光景那般简单,以他对那所谓的妖物的某些猜测想要逼出此物,恐怕得耗费些时日,他想着以孩子的心性。这股热情褪去,估摸着也就不会再参与此事。

    只是他却远远低估了这苏慕安的韧性。

    足足四日的光景过去,那些执剑人被徐寒编成了两班,每日不停的来回巡逻,却始终并无所获,可苏慕安的热情并未被此消磨半分,反倒是方大小姐厌烦不已,早已失了耐性,每日都被苏慕安拉着去往高楼之上监视着徐寒分配给他们的区域。

    当然这所谓的区域在徐寒的算计中,是决计不可能出现那害人性命的东西的。

    “那咱们派出这么多人出去巡逻,那坏人能出现吗?”苏慕安当然想不到这些,他看着方子鱼继续问道。

    “你要是坏人,你会出现吗?”这几日一直被苏慕安拉着来到此处的方大小姐,心底对于苏慕安自然是充满了怨气,此刻说起话来也极不客气。

    苏慕安却听不出方大小姐话里的怨气,他很是自觉的歪着脑袋,眉头紧皱的思索了一会光景,这才言道:“应当不会。”

    “这不就对了。”方子鱼说道,神情看上去已经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那府主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苏慕安却继续没完没了的追问道。

    大抵是这样的问题听得太多,方子鱼想也不想的回应道:“骗你的呗。”

    这话出口,苏慕安顿时一愣,他甚至连手中的糖葫芦也顾不上继续吃下去,而是瞪大了眼珠看着方子鱼,像是听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方子鱼这时才回过神来,她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些什么话,苏慕安的心思单纯,打心眼里崇拜徐寒,若是真的被他知道徐寒骗他,恐怕足以让这小家伙伤心好一阵子。

    方子鱼看着瞪大了眼珠的苏慕安,心头有些慌乱,在那时正要张口说些什么补救此事,可是话还未有出口,苏慕安的声音便在此时再次响起。

    只见这小家伙一脸恍然大悟的言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方子鱼有些心虚的问道,要是这苏慕安为此伤怀,她还不只当如何安慰对方。

    “原来方姐姐跟我一样笨,府主大人那么聪明,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想法,方姐姐也不知道,所以才这样骗我。”说着,苏慕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色,似乎是在暗暗欣喜于自己的明察秋毫。

    方子鱼闻此言,顿时脸色古怪,她终究还是错估了这小家伙对于徐寒那近乎到了盲目的崇拜,他或许从未想过徐寒会欺瞒于他,哪怕这样的欺瞒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

    念及此处的方子鱼,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有了之前的教训,她自然不会再与这苏慕安进行这口舌之争,她连连点头:“嗯,想不到小安安这么聪明,果然瞒不过你。”

    苏慕安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意,方子鱼将之看在眼中,心底却是又忍不住一声长叹:徐寒这家伙...当真是男女通吃啊...

    ......

    坐在不远处的酒楼之中,将这般情景尽收眼底的叶红笺转头看向正襟危坐在身后的徐寒。

    “想不到子鱼被这小慕安收拾得如此服服帖帖。”她抿嘴一笑,走到了徐寒的身侧。隔得有些距离,她自然是听不见方子鱼与苏慕安的对话,但每每想到这几日方子鱼一脸不情愿的被苏慕安兴冲冲的拉来守夜,饶是以叶红笺的性子,也暗暗觉得有些好笑。

    此刻的徐寒正翻看一张铺满整个桌面的横皇城地图,他拿着一只毛笔在那地图上勾画着某些标记,他听闻叶红笺此言,头也不抬的回应道:“一物降一物,就跟当年楚大哥怕宋兄一个道理。”

    说到这里,徐寒忽的停下了笔,抬头看向叶红笺问道:“听说宋兄的孩子出生了,叫什么名字?”

    “徐来。”叶红笺坐到了徐寒的身边,笑眯眯的盯着少年。

    “徐来?宋徐来?清风徐来,好名字。”徐寒不觉有他,他如此叨念道,便再次低下了头,开始继续在那地图上勾画些什么。

    叶红笺看了看那张被徐寒勾画得有些杂乱无章的地图,撇了撇嘴,自从决定找到那位四处害人性命的“妖物”之后,徐寒便每日都带着这地图在上面勾画,饶是也红笺也弄不明白徐寒究竟在打些什么主意,可她倒是清楚以徐寒的性子,从来不会去做这无用之事,所以她也极为知趣的没有多问缘由。

    但此刻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在那时忽的出言问道:“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时徐寒用笔在那地图上再次划去了某一处,于是整个地图之上便只余下了一处尚且未有被徐寒勾画,而那一处赫然便是之前森罗殿的聚集地——苦头巷!

    “差不多了。估摸这两日便能有结果了,这几日辛苦了。”徐寒抬头看向叶红笺,颇有些愧疚的言道。

    可谁知听闻此言的叶红笺却转头看向徐寒,她很是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

    “我问的是...”

    她的嘴角于那时忽的荡开一抹笑意,她凑到了徐寒的耳畔,呵气如兰的言道。

    “我们什么时候也能有咱们的小徐寒...”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