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妖患
    砰!

    徐寒来到执剑府时,萧大阁主正摔碎了第九个瓷瓶。

    一旁南宫靖静默的立在萧蚺的身侧,她的眼睛眯起,看着地上散落一地的瓷片,嘴唇微启轻念道:“三万八千二百一十六。”

    这是今日坏在萧阁主手中各种事物价钱的总值,她默默记在心头,等到这阁主大人心头的气焰散去,再告诉对方,足以让一心敛财的这位阁主大人心疼好几日的光景。

    徐寒的到来让这位正在默记此事的南宫靖抬起了头,待到看清来者是徐寒时,这位七线金袍眉头一皱,但很快她便压下了这抹异色,继续计算着今日执剑府中损坏的事物。

    徐寒倒也从这满地的狼藉中看除了萧蚺的怒气,但他自然不会去在这时打扰萧大人的雅兴,他沉了沉眉头,坐到了府邸一侧的木椅上,安静的等待着萧蚺做完这一切。

    “阁主!阁主!”只是跟在他身后的南宫卓却没有这样的眼力劲,他见那萧蚺端起了第十个瓷瓶,顿时心头一紧,赶忙快步走上前去,嘴里焦急的言道。

    只是他却远远低估了萧蚺此刻心头的怒火,他手中的瓷瓶在南宫卓上前的一瞬间被他狠狠的扔了出来。

    砰!

    一声闷响,那瓷瓶毫无意外的撞到了南宫卓的脑门。

    南宫卓应声倒地,一旁的南宫靖扶额长叹,徐寒眉头一挑,似笑非笑。

    看着额头浮出一片淤青勉力站起身子的南宫卓,萧蚺的脸上并未有露出半分的愧疚之色,反倒是不满的嘟囔道:“说过多少次,我发脾气的时候不要靠近。”

    南宫卓哪敢反驳萧蚺,他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才言道:“不是阁主大人叫我去寻徐护法的吗?我这就将他带来了。”

    听闻此言,萧蚺好似这才发现徐寒一般,他肥头大耳的脸上浮出惊喜之色。

    “哎哟!徐护法你终于来了。”

    他快步走到了徐寒的跟前,热切的伸出手拍了拍徐寒的肩膀,那模样分明是像极了多年未见,久别重逢的老友。可徐寒却清楚得很,他与这位萧阁主可是昨日方才见过,有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故而徐寒并未回应萧蚺的这份热情。

    他眯着眼睛看着萧蚺,轻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何事,让萧阁主如此气愤?”

    “唉!”萧蚺闻言又是一声长叹:“你是不知,那...”

    说到此处似乎是又有几分怒意,萧蚺竟是说不下去,他看了看一旁揉着额头上的乌青之处的南宫卓,言道:“你来说。”

    南宫卓闻言一愣,方才回过神来,他却是不敢去忤逆这正在气头上的萧蚺,只能是盯着乌青浮肿的额头看向徐寒言道:“今日前方传来消息,江之臣与邱尽平两位国柱分别领着四十万与三十万大军朝着剑龙关与长武关进军了...”

    徐寒的眸子在那一刻豁然睁大。

    这多少是一个出乎他预料的消息,虽然早前便有风声说到过,这二位国柱奉李榆林之令屯重兵于边境之上,显然是准备再次开始他开疆拓土的宏图霸业,但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事情怎么也得等到秋后再行。

    毕竟与朝廷那几支精锐不同,国柱们所募的兵马除开小部分精锐,其中一大半平日里都有开垦军田的规矩,秋后动武可让士卒将一年播种的良田收割干净,而此时动武,战事若是焦作一些,大好良田便尽数被荒废...

    因此这秋后动武,算是一道默许的规矩。

    当然徐寒并无暇去关心大夏大片被荒芜掉的良田,但毕竟无论是陈国还是大周都有徐寒的故人,而李榆林之前从未对外宣称过此事,如今忽然进军,显然是志在必得,徐寒免不了为那些故人暗暗担忧。

    但很快他便压下了自己心头的异样,沉眸看向一旁依然怒气未平,胸口起伏不定的萧蚺,问道:“此事确实出乎预料,不过这与萧阁主...”

    这话自然有些不妥,有道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萧蚺是夏人,大夏发兵陈周二国自然是大事,只是这萧蚺怎么看也不像是如此忧国忧民之人,徐寒却是不懂他的怒气究竟是从何而来。

    “朝堂为了给两位国柱拨发军饷,削了暗中支持执剑阁的银饷。”一旁的南宫卓小心翼翼的凑到了徐寒身旁,用自以为只有二人能听清的声音言道。

    只是萧蚺可是堂堂地仙,若是他愿意即使相隔千丈,蚊啼之音也瞒不住他的耳朵,这南宫卓的话自然也被他挺得清清楚楚。

    他在那时瞪了南宫卓一眼,那生得俊美的青年顿时如受重创,赶忙立到了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静默不语。

    “靖儿、卓儿,你们先出去,我有一些事情要与徐护法单独说一说。”出奇的是,素来脾气暴躁,或者说容不下半点坏话的萧蚺竟未有与南宫卓计较,他脸色一沉如是言道。

    此言一出,南宫靖与南宫卓互望一眼,眸中都有些异色,但二人却终究未有去忤逆萧蚺的意思,在纷纷神色古怪的看了徐寒与萧蚺一眼之后,便退出了这房门。

    待到这屋门之中只余下徐寒与萧蚺二人,徐寒饶有兴趣的看向了萧蚺,却并不言语。

    反倒是萧蚺面色一沉:“两大国柱进军周陈二国,大夏这些年屡屡南下东进却不得其法,今次之战徐护法以为如何?”

    “沙场厮杀之事瞬息万变,徐某不敢妄言。”徐寒的回答却是圆滑到了极致。

    “大夏这几年看似家大业大,但屡屡出兵边境,却屡战屡败,朝堂内耗一空,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反倒是江湖之上各个宗门人才辈出,如此下去,客强主弱,恐为大患。”萧蚺对此也不以为意,他继续说道。

    “萧阁主是不是忘了徐某是周人?难不成还要让徐某人与你一起忧心大夏前途?”见这萧蚺有意顾左右而言他,徐寒却是没有性子与他在这里杯弓蛇影,直接开口便打断了萧蚺的夸夸其谈。

    “萧阁主究竟寻在下所谓何事,不若直言。”

    萧蚺闻言,顿时脸露尴尬之色,他讪讪一笑,随即便正色言道:“这几日的光景我接连收到了来自大夏各个宗门的消息,三门十二镇中几乎都有大衍境的强者离奇死亡...”

    徐寒脸色微微一变,他忽的醒悟过来,这恐怕才是这位萧大阁主暴怒的根源,他沉眸问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摸不清楚,甚至还有许多大衍境强者是死在宗门之中,而镇守宗门的仙人对此都毫无察觉,这便说明...”

    萧蚺的话说道这里便停了下来,后面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能逃脱仙人感知的存在...只可能也是仙人!

    “这些死去的大衍境强者大抵都是大有希望冲击仙人境的大能,虽然此刻还未摆上明面,但暗地里已经有风声说是朝廷为了平衡宗门势力,而派出的杀手暗杀这些有望登临仙人的诸人。”萧蚺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再次言道,他的眉头皱起,神色凝重:“我怀疑有人想要挑起宗门与朝堂之间的事端...”

    徐寒闻此言,也暗暗点了点头:“此事确实蹊跷。”

    他并未对此作出太多的评价,毕竟他对大夏的局势也是所知甚少,大抵也都是听闻各处流言,因此并不好去判断此事究竟是谁出于何种目的去做的。

    “帮我做一件事吧。”这时,那位萧阁主像是做出了某些重要的决定一般,忽的抬眸看向徐寒,一脸正色的言道。

    虽然之前萧蚺答应过徐寒只要徐寒帮他做足三件事情,他便同意让徐寒进入藏经阁最辛密之处,而徐寒也同样很想快些了解此剑的事情,然后离开大夏,毕竟被赤霄门这样的庞然大物盯着始终不会是一件让人太过愉快的事情。

    可是在听闻萧蚺此言之后,徐寒还是皱了皱眉头:“萧阁主是不是太看得起在下了,那些仙人都无法...”

    只是徐寒的话并未说完,便被萧蚺打断:“并非此事,此事关乎大夏局势稳定,背后恐有某些大人物在暗中操纵,我需得亲自前往,你与南宫靖都留在横皇城吧,帮我稳住执剑阁的局势,我估摸着我离开这些日子,赤霄门的同党必然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徐寒一愣,暗暗叹道这想要进藏经阁看样子果真得花些气力,能让萧蚺如此正经相托,想来这位阁主大人已经闻到了赤霄门的某些计划。

    不过徐寒虽然心中对此有所忌惮,但他并无态度的选择,只能是点了点头,嘴里言道:“阁主大人的三件事情看样子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啊。”

    萧蚺闻言似乎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但是这第一件事情便足以让徐寒焦头烂额。

    萧蚺想了想,这才言道:“我这还有一件事情,想来不会太难,你将之一并做了,你我之间便只差一件事情了。”

    “何事?”徐寒却顿时警惕了起来,他虽然与这萧蚺接触不多,但却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可是一个物尽其用之人,此刻怎会如此好心?

    果然看出徐寒疑惑的萧蚺嘴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狡猾的笑意,他凑到了徐寒跟前,笑眯眯的言道:“你听说过近日横皇城闹的妖患吗?”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